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将夜

将夜

猫腻
玄幻
类型
2019-08-15
上架
8876331
字数

第八十九章 初入公主府

							     
         第八十九章 初入公主府
         宁缺决定拿出一天时间不去登楼看书,带着桑桑去拜访公主殿下,然后顺便杀个人。对于这个决定,桑桑确实不怎么喜欢,不是因为她不喜欢杀人――她从小到大在宁缺背后、在宁缺身边看到宁缺杀过太多人,早就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不喜欢宁缺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还是不肯真正的休息一天。
         虽然小侍女有情绪,但晚上的煎蛋面依然没有打任何折扣。之所以面里没有放花椒也没有放葱花不是惩罚,而是因为宁缺最近这些天夜里经常恶心呕吐,胃肠有些承受不住这些辛辣调料,必须吃的清淡些。
         吃完煎蛋面,用热水把脚烫到快要发红,宁缺舒服地倒在了床上。桑桑就着他剩下的水把自己的小脚洗了洗,然后倒掉洗脚水爬上床,分开细细的双腿骑在他的腰上,开始替他按摩舒缓精神。
         确认他进入熟睡,桑桑轻轻嘘了口气,抬起右臂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膝行到床的另一头,钻进自己的被褥,贴着陈锦记的脂粉匣子美美地入睡。
         半夜时分,她被宁缺痛苦的呻吟声翻滚声惊醒,骨碌一滚便钻出了被褥,翻身下床踩着那双旧鞋,动作极为熟练地用脚尖拨出床下的铜盆,然后歪着身子坐到宁缺身旁,用小手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间或自上向下用力揉抚。
         宁缺脸色苍白俯卧在床边,探出小半个身子对着下方的铜盆不停干呕,眉眼拧在一处,显得极为痛苦。先前吃的食物已经过了胃肠,所以这时候吐出来的便是睡前喝的那两杯热茶,还有些胃液胆汁。
         自从在书院内开始登楼看书以来,每天夜里他都禁受这样几次这样的折磨,不止让他身体变得愈发虚弱,就连桑桑也被折腾的白日极为疲惫。
         每当熟睡后,白天在旧里看的那些墨字便会变身为一个个浓稠漆黑的怪物,从他脑海最深处泛起来,持戈挥刃不停冲杀挥舞,然后急剧变大膨胀,汇聚成一艘大船,不停鼓荡着他的脑海,碧海生起惊涛骇浪,让身处海中的他极度眩晕,胸腹间一片烦恶,生出强烈的干呕冲动。
         看似噩梦,但宁缺很清楚这不是梦,这只是旧二楼那些神符师书写的字符与自己的精神世界之间产生的激荡感应余波……以一种玄妙的方式呈现出来。
         夜夜承受这种折磨,如果能够把那些墨字记住,也算是付出便有收获,然而令他感到极度失落甚至无比愤怒的是,当那些墨字在自己脑海中兴风作浪之时,他如同患了失语症和文字辩识障碍综合症,明明看着那些墨字清晰出现在眼前,看着那般熟悉,却张着嘴怎样也读不出来,认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字。
         日日在旧痛苦煎熬读着看不懂的书,夜夜在老笔斋晕眩难受看着认不出的字,不是一天,而是很多天,如果换成意志力稍微薄弱些的人,大概早就已经放弃,但对于宁缺而言,这种非人的痛苦折磨却是他十六年生命中所能找到的最好机会,除非一直撑到最后的最后还没有希望,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放弃。
         都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这句话并不算错,这个世上最了解夏侯大将军的人里肯定就有宁缺一个,但这句话并不完整,因为推来算去,世上最了解你的人终究还是你自己――宁缺很了解自己,所以知道没有走到山穷水尽那处时,自己绝对不会拂袖回头。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生命有危险,那位女教授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东窗畔,他清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自己会坚持登楼苦读读出腹内所有苦水,直至身体越来越虚弱,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尽可能多地把名单的那些名字划掉。
         那张油纸上的第二个名字是:前宣威将军麾下副将,陈子贤。
         做为最受天子宠爱的公主,李渔常年住在皇城之中,但在长安城里也有自己的府邸。第二日,宁缺和桑桑被领去的地方,便是位于南城某幽静处的公主府。
         今日她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短曲裙,中裙上绣着色彩清丽的大株异花,再配上绕襟深衣,略有山峦之感的裙摆垂至足背之上,显得华贵又而不俗。
         “宁缺呢?”
         只有桑桑一人走进了公主府后宅。
         李渔微微蹙眉看着被太监带进来的小侍女,然后开颜一笑,走上前去牵起桑桑微凉的小手,和声说道:“有些日子没见了,你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公微感诧异一问便转了话题,但那名太监却是不敢怠慢,苦着脸禀报道:“那厮坚称男女有别,私见公主不敬,所以坚持在外面侯着,现在彭先生正在值日房里陪他说话。”
         桑桑由她牵着自己的手,仰着小脸轻声解释道:“少爷最近身体不大舒服。”
         李渔眼帘微垂,掩住眼眸底部那抹淡淡失望与恚怒之色,不再去理那滩烂泥般的少年,牵着桑桑的小手向平榻走去,嘲笑说道:“你家那个惫懒少爷,最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浑劲儿,天天要往旧二楼跑,身体怎么能舒服?”
         “殿下,我倒觉着少爷挺了不起的。”桑桑极认真地替宁缺说话。
         李渔摇头轻笑,伸手在桑桑微黑的额头上敲了下,说道:“你这小丫头,整日就只知道那个少爷,也不想想他哪里有个正经少爷的样子,说起来我就觉得不忿,像你这样能干勤快的丫头,宁缺那家伙真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福才能把你拣到。”
         一边说着话,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屈膝盘腿就在软榻上坐了下来。
         说来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真是很奇妙,李渔在渭城第一眼瞧见桑桑这丫头便觉得亲近,又怜惜她被宁缺像牛马般使唤,在自草原归来的旅途上经常以婢女的身份寻她说话,倒真是有几分情意,而桑桑自幼跟着宁缺长大,脑子里也没有太多尊卑敬畏的概念,单纯就是觉着公主殿下是个好人,也愿意和她亲近。
         李渔问了桑桑几句他们主仆二人到长安城后的经历,桑桑很老实地把那些开书铺考学之类的琐碎事说了遍。李渔本在默默思考宁缺与朝小树之间的关系,忽然感觉到手中桑桑的小手冰凉又有些粗糙,看着她微黑的小脸蛋儿,忍不住怜惜之心大作,说道:“让你脱了奴籍,不要再跟着宁缺,就来我公主府上做个管事姑娘怎么样?我也不要你去侍候旁人,你只需要替我打理府中事务即可。”
         公主府前庭,靠着假山水池的侍卫值日房外,彭御韬皱眉看着身旁椅上的苍白少年,忍不住说道:“当时北山道口你何等样悍勇,怎么现在瞅你脸色如此苍白,身体如此虚弱,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进书院读了几天书,便读成了个废物?”
         宁缺笑了笑,懒洋洋地靠在竹椅上晒着太阳,看着他说道:“彭大人,你那天又不是没瞧见旧的热闹,这事儿现在想来还是有些玄乎,多提无益。对了那些草原蛮子呢?还有你和侍卫兄弟们既然立了功,怎么还在公主府上?”
         “公主从草原带回来的那几个蛮子都被陛下特召进了羽林军,你知道我大唐向来有这种规矩,羽林军用的多是异族人。至于我们……”彭御韬微笑说道:“我们跟着殿下在草原上厮杀奔回,实在是不乐意也不放心再离开她身边,宫里也有这个意思,所以我现在虽然兼着骁骑营副统领的差事,但主要还是跟着殿下。”
         骁骑营副统领可是个地地道道的重要位置,宁缺连声恭喜,然后忽然想到春风亭那夜的厮杀,不由微微一怔,暗想这位置大概正是那夜里空出来的。
         虽然宫中默允彭御韬依旧跟着公主李渔,但他现在毕竟担着骁骑营副统领的职位,尤其是最近羽林军骁骑营连番震动清洗,所以他极为忙碌,陪宁缺说了两句营中便来人道有要事需要处理。他向宁缺陪罪两声后匆匆而去。
         跟着公主李渔的那些侍卫和蛮子,如今一部分补进了羽林军,一部分回到了宫中,此时公主府里的侍卫基本都不认识宁缺,但看着彭副统领对这少年都如此客气,又知道是公主殿下专门召此人前来,倒也没有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
         堂堂骁骑营副统领却对自己如此客气,宁缺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在北山道口自己救了众人一命、唐人极为敬重英雄好汉,双方在旅途上结下了战斗情谊――更重要的原因是大概彭御韬已经察觉到,公主对某人重新动了招揽之心。
         这也正是为什么宁缺今日不进公主府后园的原因。他如今人生的重心和目标都在复仇与书院之上,不敢靠近帝国上层那些争斗,而且基于心底最深处的某个令他感到寒冷的猜测,他下意识里想要远离这位公主殿下。
         虽然那个雨夜与朝小树并肩一战后,无论他愿或不愿意,都已经被扯进那些是非争斗之中,但他很清醒地认识到,现在的自己终究还只是个小人物,跟着朝小树在夜色江湖里为宫中厮杀可以,要跳出阴沟与地面,直接与那些宠大的势力正面对上,自己这种小人物随时可能莫名其妙悄悄死去。
         就像是当年将军府被抄斩的满门,又像是不久前在墙下闭上眼睛的卓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