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二十八章 死里逃生

							     
     “岂有此理!快给我追!”金炎彪一声令下,所有瓦缸寨的人马都倾巢出动,漫山遍野的寻找姚羽然和赵恒之的踪影。
          而彭东和阿大他们趁乱,也逃走了,可惜,瓦缸寨的人一心一意在搜寻两位新娘子的下落,根本无人顾及他们。
          姚羽然和赵恒之慌不择路,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故意制造出不和的假象,好携手逃跑。
          “我怎么感觉他们追上来!”赵恒之跑得气喘吁吁,上气快接不上下气,腿像是绑了千斤重的石头。
          “快跑,他们的确是追来了!”姚羽然耳朵很灵敏,那些土匪的脚步声是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姚羽然往前走,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山崖边,后有追兵,前有悬崖,此情此景下,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姚羽然,也不由得脊背发凉。
          “美人儿,快乖乖出来吧!”不远处传来光头金炎彪粗犷的吼声。姚羽然从声音判定,金炎彪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完蛋了,完蛋了,又要被抓回去了。”赵恒之心如死灰,他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中。
          姚羽然却一咬牙,她将视线落在了山崖边上的藤蔓上。她用手扯了好几条藤蔓,将藤蔓拴在一起,抛下山崖。
          “快!顺着藤蔓往下逃!”姚羽然额头冒出一滴热汗,对着赵恒之喊道。她自己已经顺着藤蔓往下滑下去。
          死到临头,赵恒之别无他法,只得跟着姚羽然,一块往藤蔓下面爬下去。
          “美人儿,你怎么下去了?”金炎彪穷追不舍,来到崖边,对着山崖下的人,发出一声呐喊。
          赵恒之本来快要来到山崖底下,结果听到金炎彪的喊声,吓得虎躯一震,跌倒在地。
          “真是笨死了!”姚羽然满眼鄙夷道。
          “不好,我的脚,我的脚崴了……”赵恒之可怜兮兮,躺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脚踝,苦不堪言。
          这种节骨眼下,姚羽然又不能见死不救,她只好弯下腰来,特爷们地说了句:“快上来!我背你!”
          赵恒之紧抿薄唇,当即攀上姚羽然的脖子,被姚羽然背着走。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我怎么觉得越走越荒凉……”赵恒之环顾四周,这里的芒花都有大半个人高了,杂草丛生,荒无人烟。
          “别怨天尤人了,能从魔爪里逃出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本姑奶奶还得背你这只大肥猪。”姚羽然愤恨道。
          想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都没说什么,他倒好一路上念叨个没完,她恨不得把他丢在这荒山野岭里喂野狗。
          “我哪里肥了?我这还不够90斤呢,嘤嘤嘤——”赵恒之泫然欲泣,眼眶泛红,说他是肥猪,简直是污蔑他了。
          姚羽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把赵恒之给丢在了草丛里。
          “亲亲娘子,你别丢下我,我好怕怕!”赵恒之心里发虚,这荒山野岭,不是有毒蛇,那肯定也有豺狼猛兽,他还年纪轻轻,可不想暴尸荒野……
          “那你还讲不讲废话呢?”姚羽然冷哼道,双眼闪过一丝森冷的光芒。
          “不了,不了!不敢了!”赵恒之委屈巴巴的,摇头道。娶得如此刁蛮悍妻,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了。
          姚羽然自认倒霉,背上自称不到90斤的绣花枕头赵恒之。
          夜渐渐黑了,星星和月亮都一齐出来了。姚羽然背着赵恒之,十分艰难的走着,他们倒是走出芒花地了,可是却仍在一片小树林里绕着。
          姚羽然将赵恒之扔至在地,她累得跟条狗似的,喘着粗气。
          “亲亲娘子,我肚子好饿啊……”赵恒之哭唧唧道,而他的肚子也很争气的,发出“咕噜噜”的响声。
          “他娘的,别说你了,本姑奶奶都恨不得吃了你!”姚羽然冷哼道。
          此话一出,赵恒之心中一凛,吓得他抱紧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
          突然,姚羽然看到森林里有一团微弱的光,据她的肉眼估测,那火光应该是火堆,也就是说,有人在那里生火。
          “看,那里好像有人!”赵恒之也发出惊叹声。
          “走,过去瞧瞧,说不定能蹭点吃的!”姚羽然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干涸的嘴唇。她扶着赵恒之朝那火堆的亮光走过去。
          当姚羽然他们靠近火堆时,才发现原来,这火堆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叶将军家的幺女叶君君。
          上次叶君君还找她单挑,现在竟在这种鬼地方遇到叶君君。不知叶君君见到她和赵恒之在一起,会不会把她大卸八块?
          姚羽然心里一咯噔,忙放开赵恒之的手臂,往旁边挪了两步,和赵恒之保持距离。
          此时,姚羽然注意到,叶君君身边还有一个翩翩儒雅的白衣公子,他一双如墨的眼眸,像是万丈星河般璀璨夺目,那英挺的鼻子,如同被人精心雕刻出来似的,无可挑剔。再看看那粉嫩的薄唇,像极了那桃花似的,粉嫩嫩的,叫人想要摘下一朵。
          公子美如玉,即便是紧抿薄唇,也是那么的潇洒迷人。姚羽然看得心旷神怡,口水哈喇子不自觉的滴落在地。
          “啊啊啊,小受受!!!”然而,比姚羽然还不淡定的是叶君君。
          她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亮光,对着赵恒之狂奔而去,如痴如醉地望着赵恒之。
          “叶君君,别来无恙啊哈!”赵恒之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生怕叶君君会对他伸出咸猪蹄。毕竟他的魅力无敌,叶君君先前对他也是痴心一片,恨不得自己拎着嫁妆嫁入侯爷府,当他赵恒之的小妾。
          可惜,赵恒之这次失算了,叶君君自从闭门攻读奇书《腐之又腐》后,她的世界观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异性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男男大法好!
          叶君君还对《腐之又腐》中美男排行榜第一名的楚萧十分感兴趣,千里迢迢路遥遥的跑到深山野林里,寻到了住在听雨楼的楚萧公子。
          叶君君见到楚萧本人,还不甘心,正发愁要给楚萧找个合适又登对的小受受,完成CP配对。
          这赵恒之来的时机正是恰到好处,叶君君立马把矛头对准了赵恒之。
          “好久不见,恒之哥哥,不知有没有心上人呢?”叶君君旁敲侧击,若是赵恒之还没找到合适CP,她想给楚萧和赵恒之牵红线。
          赵恒之听罢,喉结不自觉的滑动一下,他瞥眼看向姚羽然,哼,姚羽然这个母夜叉,害他不浅,还差点害他‘嫁给’虎妞。他觉得自己断然不会爱上姚羽然。
          对,没错,他对姚羽然只有恨,没有爱!赵恒之自我肯定。
          “没有,我没有任何心上人!”赵恒之斩钉截铁道,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晰。
          姚羽然双眼微眯,她咬牙,心一横,抬脚往赵恒之那没崴脚的右脚狠狠地踩了一脚。
          “啊啊啊——”赵恒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泪眼婆娑的望着姚羽然,哭唧唧道:“亲亲娘子,我错了,我此生只爱你一人!”
          “什么?你方才不是还说你没有心上人吗?怎么……”叶君君横眉冷对,她可不能让姚羽然坏了她的好事。
          “咕噜噜……”
          “咕噜噜……”
          正当这时,姚羽然和赵恒之的肚子很有默契的唱起了空城计。姚羽然只好低着头,对叶君君说道:“叶姑娘,你先别关心赵恒之的情感世界了,有没有干粮,我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了……”
          为了哭惨,姚羽然故意把挨饿的时间说得夸张点,好博取同情。
          在一旁默不吭声的楚萧,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姚羽然和赵恒之二人。这两人虽是穿着火红嫁衣,可来头似乎并不小。
          以他听雨楼楼主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楚萧立马推断到,男的应该就是侯爷府家的赵二公子,至于他身边的美娇娘,应该就是他刚迎娶不满一年的媳妇姚羽然。
          这两人身份特殊,楚萧心想,若是自己能顺利绑架这两人,靠这两人发家致富,他也不必在那四面漏风的听雨楼里啃着馒头配咸菜了。
          “姑娘,我这里有几个饽饽,拿去吃吧!”楚萧露出春风和煦的笑容,取出几个香饽饽,递给姚羽然。
          姚羽然感激涕零,对楚萧的好感值直线上涨。只恨世道如此不公,自己不能嫁给萧乘风也就罢了,怎么就不能嫁给像楚萧这样菩萨心肠的美男子呢?
          “多谢公子……”姚羽然柔声道谢,有两朵红云浮上她的脸颊。
          赵恒之不客气,趁她犯花痴的时候,从她手里抢了两个饽饽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咳咳咳——”赵恒之吃得太急,差点被噎死。
          “小受受,你没事吧,你可不能死!”叶君君万分关心的望着他,她又急忙转过去,对着楚萧道:“楚萧,你看看,你家小受受都快被噎死了,他的脚好像还瘸了,你还不英雄救美,抱他去你的竹楼。”
          叶君君方才看赵恒之行动不便,还被姚羽然牵扶着走路,现在想顺水推舟,撮合赵恒之和楚萧这对‘金童玉男’。
          “那不是竹楼,那是听雨楼。”楚萧面无表情地纠正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