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六十七章 仙人掌伺候

							     
     “啊啊啊啊,好疼啊,娘子不是说过不揪我耳朵了吗?怎么又上手了?”赵恒之哭爹喊娘,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被姚羽然给扯落下来了。
          “哼,就你这色胚子,不揪你耳朵,你就不长记性。”姚羽然说罢,又加重手上的力道。
          突然,他们身边的身穿绿衣裳的沈大娇,撇嘴道:“啧啧啧,原来外界的传闻是真的啊!”
          她这一句话引起了姚羽然的注意,她这才将自己的手给松开,回头瞪着沈大娇,“你说的是什么传闻?”
          沈大娇冷哼道:“据我所知,乐善好施,英明神武的赵大人,家里却养了一只母老虎,对赵大人一点都不温柔,不是打就是骂,可怜的赵大人,有苦难言呐!活生生被欺负!”
          “就是,我们的赵大人好可怜,也不知道这个母夜叉到底哪里好了?竟能让赵大人如此惧怕。”沈二娇也微微扬唇道。
          两个人那是一唱一和,听得赵恒之愈发觉得自己太窝囊了,完全受到姚羽然的掌控。
          “谁说我怕她了,她昨夜才刚给我端洗脚水!”赵恒之情急之下,口不择言,随口编造出一出,可姚羽然听了却是怒不可恕。
          “赵恒之,你醒醒吧,我给你端洗脚水?你咋不说我给你搓脚丫子呢?”姚羽然本想放过他,可听他这么大言不惭的口气,她好不容易刚平息下去的怒火,又给勾起来了。
          “我当然也想了……”赵恒之带着几分怨气,而事实上,这也只是赵恒之的空想罢了,这压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姚羽然怒瞪了赵恒之一眼,吓得赵恒之把脖子一缩,再也不敢说第二句话,姚羽然当然知道赵恒之是受到这两只狐狸精的挑拨离间,才会如此。
          随即,她转过身去,将矛头对准那两个人,冷声道:“我们这里不欢迎不速之客,请你们离开。”
          那沈大娇忙莲步轻移,走到赵恒之的身边,求助于他,还娇滴滴地说道:“赵大人,您看看,那个女人好凶哦,怎么可以酱紫呢?人家好怕怕,呜呜呜——”
          “不用怕,我会保护你们的。”赵恒之站出来,把胸脯拍得震天响,是时候,展现出自己的男子气概了。
          “赵恒之,你眼瞎吗?这两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姚羽然双手叉腰,眼底透出一丝丝的敌意。
          “娘子,她们真的深受王方两家的迫害,我是在青楼门口救下她们的,别人也是出身贫寒,可你怎么这么不待见她们呢?”赵恒之甚是觉得奇怪。
          “就是,她存心是跟我们过不去嘛,嘤嘤嘤——”沈大娇哭得梨花带雨,好似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赵恒之瞧见沈大娇眼角带着晶莹的泪滴,心儿也跟着颤抖起来,他忙柔声安慰道:“不哭不哭,我给你擦擦眼泪。”
          他忙用自己的袖子给沈大娇擦了擦眼泪,沈大娇这才破涕为笑,还很是得意地瞟了一眼姚羽然。
          姚羽然被气得直发抖,叶君君听到衙门的动静,也款款而来,她看到赵恒之领回来两名娇媚的狐狸精,心里不是滋味,再看看姚羽然那张阴沉的脸,也猜到了几分。
          “这是怎么了?这两位又是哪个狐狸洞里走出来的妖精呢?”叶君君冷嘲热讽道。
          “君君,怎么连你也这不懂得尊重人呢?她们都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别说话这么带刺儿!”赵恒之忙出面维护她们。
          叶君君忙拉着姚羽然的胳膊,说道:“羽然,咱们走,别理他了!看着真窝火!”
          姚羽然心中憋气,可她并不打算表露出来,准备等晚上再来好好收拾赵恒之。待姚羽然走后,赵恒之让人收拾了一下衙门里头堆放杂物的小屋子,腾出来给大、小娇二人住。
          是夜,月光皎洁,赵恒之踱着步子,来到姚羽然的房门口。他心道,白天里姚羽然当时正在气头上,肯定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他想趁这个时候,找姚羽然好好聊聊。
          赵恒之抬起手来,正欲敲门,却瞧见这扇门竟开了一条缝隙,足以可见这门还是虚掩着的。赵恒之暗自窃喜,想来姚羽然应该是刀子嘴豆腐心,嘴里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的,竟给他留门了!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酝酿好情感,郑重其事地推开房门。
          只听见‘哗啦啦’的一声巨响,从门的正上方,倒下来一盆寒冷入骨的冷水。“啊啊啊!”赵恒之发出凄凉的惨叫声,刹那间,赵恒之被淋成狗。
          赵恒之脊背一凉,他用手抹了一把脸,冷得直打哆嗦。赵恒之转身,正准备打退堂鼓,这种母老虎,他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夫君君——来嘛!”谁知,房内却响起姚羽然娇滴滴的声音,那软绵绵的声音,就仿佛是一根鸡毛掸子,在他的心头挠啊挠,真是叫人心痒难耐,欲罢不能。
          赵恒之终于还是憋不住,他忙往里面走去。
          “亲亲娘子,我来了!”赵恒之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湿漉漉的衣裳给脱掉了,循声往床榻走。房间里黑漆漆的,压根看不到人影。越是这样,就越是刺激,越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赵恒之脑海里浮现出姚羽然穿着大红肚兜躺在床上翘首以盼的场景,鼻血差点就要喷溅出来了。
          彼时,赵恒之来到床榻前,看到被子微微隆起。他期待地搓着小手,径直往被子上扑。可随之而来的是更为惨痛的教训!
          “啊啊啊啊!”一声凄惨的叫声划破宁静的夜晚。赵恒之的手仿佛被许多尖锐的针给刺中了,他的手像是万箭穿心似的,疼痛难忍。
          此时,姚羽然才掀开被子,从被子里钻出来。她的手上捧着一盆长满刺儿的仙人掌,脸上挂着一抹得逞的笑容。
          “姚羽然,你你你……”赵恒之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手指头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刺儿,扎心的疼。
          “你什么你啊,是你先得罪我的,我这算是对你小小的惩戒。”姚羽然笑靥如花,只觉得神清气爽,出了心头的那口恶气。
          “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赵恒之指着姚羽然的鼻子,骂道。
          “我哪里无情?哪里冷酷?哪里无理取闹?”姚羽然又将他的话给怼回去。
          “你就是无情,就是冷酷,就是无理取闹!”赵恒之哆嗦着,猛打了一个喷嚏:“阿嚏!”方才那盆冷水,害他一下子就被冷水给浇得个透心凉,到现在还直发抖。
          姚羽然的心突然软下来了,这赵恒之就像是一只被雨水淋湿的流浪狗似的,怪可怜的。姚羽然只好将那被子给他包裹住。
          为了防止他的手指头被仙人掌的刺给感染,姚羽然又走到烛台前,点亮了烛火。她拿了一把针,走过来,帮赵恒之挑刺。
          赵恒之却担心她拿针故意给他使绊子,忙躲到了床的最里面,裹着那大花棉被,缩成一颗圆滚滚的球儿。
          “怕啥啊,我又不会害你。”姚羽然给他翻了一记大白眼。赵恒之生怕姚羽然一生气,会给他来个降龙十八掌,只好乖乖的挪到床的边缘。
          “把手伸出来。”姚羽然冷眼斜睨着看他,赵恒之微微一颤,还是默默地把自己的猪蹄子伸过去。
          “一、二、三、……十!”姚羽然数了一下,赵恒之的手指头上共有十根刺,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心疼,谁让他带了两个女人回来,这十根刺,算是给她自己报仇了。
          姚羽然拿起针,对准他的手指头,借着那微弱的烛光,正准备下手帮他挑刺。
          “啊!”赵恒之的额头一滴冷汗滴落下来,他紧抿着嘴唇,心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他这个人最挨不住疼了,看到那闪闪发光的银针更是瑟瑟发抖。
          “我这还没扎下去呢,你怕啥?”姚羽然好笑地看着他,这胆小如鼠的样子,还真叫人忍俊不禁。
          赵恒之只好深吸一口气,又重新把手指头伸去给她,赵恒之屏住呼吸,闭着眼睛,忍着疼痛。
          过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姚羽然才顺利地帮他把那十根刺都给挑出来。
          “好了。刺都给你挑出来了。”姚羽然勾唇一笑,她忽而又想起一件事来,便说道:“我可告诉你,你明天可得把那两只狐狸精给我赶出去,否则,你明天就得露宿街头!”
          若是换成别的良家妇女,她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关键是这两个小妮子,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的骚气,让姚羽然不得不怀疑,她们这是来者不善。
          “她们的遭遇其实跟李翠娥她们差不多,都是被迫卖入青楼的苦命女子,今日若不是我及时出现,她们只怕现在就已经被人给玷污了。”赵恒之连忙解释道。
          “是么?可我怎么觉得她们两个人像是带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而来的呢……”姚羽然嘀咕道。她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这种小白莲花她是见多了。是黑是白,她只需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