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七十六章 替罪羔羊

							     
     李二蛋这一番话里,尽是无奈和妥协,姚羽然仍是不解,她一个没憋住,抓住李二蛋的衣襟,大声质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不想给你娘报仇了吗?你娘才刚死不久,你就这么放弃了?”
          “你们不知,昨夜我经历了些什么,他们带人过来,把我狠狠地羞辱了一番,那个王中胜还让人把我家给砸了,我家中还有六个妹妹,最小的妹妹才十岁,他们威胁我,若是我不肯答应,他们就要把我六个妹妹统统卖到青楼……”李二蛋颤抖着,他抱住自己的脑袋,蹲下来,抱头痛哭。
          “什么!这个杀千刀的王中胜,王八羔子,我非宰了他不可!”叶君君听到李二蛋这番话,拔刀而出,眉目飞扬,打算去找王中胜算账。
          李二蛋抬起头来,泪眼模糊,他摇摇头道:“没用的,王中胜是我们米城的恶霸,惹不起!我想,既然我和他抗衡不了,倒不如随了他的意思,收了他的银两,不仅能保住我和我亲人的性命,还能过上好日子。”李二蛋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求相安无事。
          姚羽然心中窝火,这李二蛋怎么如此这般没用,被人这么一吓唬便当起缩头乌龟!她拧着眉头,厉声道:“李二蛋,你忘了你娘是如何惨死的吗?”
          赵恒之大步流星地走上来,握住李二蛋的手,痛心疾首道:“不!你决不能妥协,像王中胜这样的恶人,你若是就此放过,只会助长他的气焰罢了!”
          “随便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再重蹈覆辙的……”李二蛋万般痛苦,却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楚萧走过来,拍了拍赵恒之的肩,道:“赵大人,依我看,还是放弃吧。”
          “不,我绝不会放弃!”赵恒之语气充满坚定,只要一天不扳倒王方两家蛀虫,他便决不罢休。
          “哥哥,哥哥!”这时候,一个手拿拨浪鼓的红衣小姑娘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婉,你怎么出来了?”李二蛋原本黯淡的眼神,稍微有了些亮光。这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李小婉,只要看到她,他对生活就有了盼头。
          “我……我想娘亲了,我已经有几天没见到娘亲了……”李小婉说完,清澈的眼眸泛起了闪闪的泪光。
          李二蛋看到她流泪,心里也直发酸,他不知该如何跟李小婉解释这一切。
          “娘,她已经死了对不对?爹爹很早就病逝了,现在连娘也……”李小婉滚烫的泪水哗啦啦地滴落下来。
          此情此景,是多么的令人悲痛,姚羽然眼眶泛红,她忍不住走去,抱了抱李小婉,掏出绣帕帮她抹泪,柔声安慰道,“小妹妹,你别难过,你娘只不过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而赵恒之也趁此机会想再劝说李二蛋,他艰难地开口道:“二蛋,你难道真的甘心放过那个大恶人么?”
          李二蛋痛苦地闭上眼睛,他的娘亲至今尸骨未寒,那日他娘惨死,他却没能站出来,已背上不孝的罪名,可如今,却连站出来状告凶手的勇气都没有!他娘亲在黄泉之下,只怕是不能瞑目了!
          “好,我会出面,我会再去告状!我一定要让王中胜付出代价!”李二蛋咬牙切齿道,他这一次是下定决心,要跟恶人苦战到底。
          “你能幡然醒悟,那是再好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坚定你的立场。”赵恒之松了一口气。
          正当他们带着李二蛋回到衙门之时,却发现有人已在衙门的大门口等候了。来的人正是恶霸王中胜,他竟然命人将王家的管家王炎五花大绑,亲手送过来。
          赵恒之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王中胜,你这玩的是哪一出?”
          王中胜却是对赵恒之做了个揖,讪笑道:“赵大人,我从衙门回去之后,就开始整治家风,没想到,还真的让我揪出了老鼠屎。原来是我的管家王炎!”
          “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杀死张荷花的人,是这个人?”赵恒之眉眼似都带着冷厉的寒气。王中胜这番话骗骗三岁孩童也就罢了,竟敢骗到他头上来。这个人明显是王中胜搪塞过来的替罪羔羊。
          “呜呜呜——呜呜呜——”此时,从王炎的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王炎这一诡异之举,立马引起众人的注意,姚羽然只觉得这王炎似是中了什么邪,干脆摇着王炎的肩膀,激动地质问他:“你想说什么呢?说清楚一点!”
          “呜呜呜——”王炎痛苦地摇摇头,像是有苦难言,一言难尽。楚萧凑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惊讶的发现王炎似乎是被人下了毒,说不出话来。
          “不用再问了,这王炎已经被人下了毒,变成个哑巴了……”楚萧眸光微寒,将视线落在王中胜身上。
          众人也明白过来,王炎被人下毒,那肯定跟王中胜摆脱不了关系。
          王中胜装作无辜状,双手一摊道:“各位,拜托,我这个配合赵大人办案的良民,怎么可能会下毒呢?再说了他这个杀人凶手,只不过是靠装神弄鬼博取同情罢了。”
          性格刚烈,脾气火爆的叶君君气得七窍生烟,拔出大刀,架在王中胜的脖子上,冷冷道:“你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
          “姑娘,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何必这样对我呢?我好怕怕。”王中胜颤抖着身子,故作可怜。
          李二蛋脸色苍白,额头上有冷汗冒出。本来打算来告状的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王中胜的厉害之处,白的也可以说成是黑的,倘若真的要跟王中胜硬磕到底,搞不好自己的下场便会跟王炎一样,或许,会死的更惨也不一定。
          “大人,我……我想,我要告的人,就是这个王炎,那天天太黑了,我看错人了,就是王炎,他教唆几个家仆,打死了我娘!”李二蛋当着众人的面,又改了口风。
          “李二蛋,你……你怎么三天两头就变卦,你的话,还有没有一点点可信度?”姚羽然揪住李二蛋的衣襟,超级无敌想打爆他的狗头。
          这个李二蛋真是叫人蛋疼,仿佛是一株墙头草,风吹两边倒,这个冤案,怕是要石沉大海了。
          而此时,王中胜也意味深长地望了李二蛋一眼,李二蛋倒吸一口凉气,那王中胜的眼神里,分明是在恐吓他,若是不乖乖顺着他的意思,只怕日后会找他的麻烦。
          “我说了,我要告的人是王炎,没错,就是王炎杀了我娘!和其他人无关。”李二蛋又重复说了一遍,这次比上一次更加坚定自己的话。
          “李二蛋,你真是没救了!”姚羽然扼腕叹息,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挫败感,好不容易才说服李二蛋跟着他们来到衙门,转眼间,又成了一场空,他们算是白忙活一场了。
          李二蛋自知自己辜负了赵恒之他们的良苦用心,只好默默地低头不语。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而让自己的生命还有活着亲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他是不敢冒这个险了。
          “嘿嘿,大人,我都说了,我是良民,您可得明察秋毫啊!”王中胜更是得意,那狐狸尾巴都快翘上天去了。
          “哼,王中胜,你别得意太久,天道好轮回,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被雷给劈死的!”叶君君放出狠话,她也将自己的大刀给收了回来。若是用她的刀伤了他,叶君君都会觉得脏了她的刀了。
          王中胜却色眯眯地望着叶君君,乐呵呵道:“你这姑娘还真是有趣,老夫喜欢!”
          “滚!”叶君君恼羞成怒,恨不得一掌把这个老色鬼给劈死。
          “君君,我们走,别再管他了!”姚羽然杏眸微瞪,当下气不过,干脆拉起叶君君,往衙门里走,横竖这个烂摊子,姚羽然也没法管了,只能交给赵恒之去收拾了。
          赵恒之的心情极其复杂,可眼下好像也没有其他解决的法子,那王炎也替王中胜做了不少坏事,把王炎给惩罚一顿也算不上什么。
          赵恒之眼神徒然变得冷冽,厉声道:“来人,把王炎押进大牢里,听候处置!”目前的处境,他只好顺坡就驴,起码,先抓个虾兵蟹将啥的,也算是平民怨了。
          “是,大人!”陆天、陆海便大步上前,将王炎给带走了。
          王中胜对这样的结果十分满意,扯着嘴角,对赵恒之谄媚一笑:“大人果然英明,爱民如子!草民在醉香楼随时恭迎大人的大驾!”
          “哼!”赵恒之懒得搭理他,愤然拂袖,转身迈进衙门的门槛。
          赵恒之回到衙门后心有不甘,怒摔椅子,大喊一声:“我一个堂堂大冶国九品官员,难道就治不了那两只大害虫吗?”
          姚羽然坐在他旁边,低头轻抿一口茶水,幽幽道:“嗯,你现在的确是没那个本事可以整治那两个大害虫。”
          姚羽然算是摸透了,这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别说赵恒之了,即便是头脑机灵的她,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能扳倒这两只大害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