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七十八章 醉香楼

							     
     “呃,还真的是,我走错了……”叶君君后知后觉,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尴尬地往另一边走去。
          见叶君君进屋后,楚萧长舒一口气,方才叶君君接二连三向他发问,要不是那么一个吻,只怕难以脱身。
          楚萧独自一人站在皎洁的月光下,他望月低吟道:“君君,为了能够十里红妆地娶你,我楚萧绝对要挣够钱,在你爹面前扬眉吐气。”
          他决心要挣足银子,日后定踏马京都,许她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翌日,灿烂的阳光洒满米城的大地,连屋顶都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
          姚羽然打开面前的大水缸,缸里酸菜的酸味儿扑鼻而来,这些酸菜是最新腌制出来的,姚羽然托楚萧联系好了酒楼,今儿早上这批酸菜便交给阿大阿二他们运过去临城交货。
          彼时,赵恒之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酸菜包子,边吃边说道:“娘子,我要出门巡逻去了。”
          姚羽然绣帕一扬,笑眯眯道,“夫君君,且稍等。”赵恒之以为姚羽然要交代什么大事,只见姚羽然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的右边脸颊上落下一个香吻。
          她这一招糖衣炮弹,还是从沈大娇和沈小娇身上学来的,要想抓住男人的心,不是先抓住男人的胃,而是要学会撒娇!撒娇的女人最好命,要时不时的撒娇卖萌,外加亲亲抱抱举高高。
          “嘿嘿。”赵恒之捂着自己被吻过的脸颊,一个劲儿的傻笑,两人的感情似乎在这座小小的米城里生根发芽,最起码,现在两个人不像以前似的,穷追猛打,又踢又掐的了。
          “夫君君,今儿我跟你一块去!”姚羽然笑靥如花道。
          “蛤?”赵恒之幽深的眸色一滞,神色略异的睨着她问:“你跟着去干啥?”
          姚羽然理所当然道:“自然是要盯着你了,省得你再带什么三娇、四娇的姑娘回来!”
          赵恒之这才意识到,姚羽然这是不放心他呐!赵恒之只好讪笑道:“好好好,那便捎上娘子一块去!”
          除了姚羽然之外,赵恒之还带着他最信任的贴身小跟班:陆天和陆海。一行人昂首挺胸地往衙门外走去。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姚羽然环顾四周,街上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仿佛米城是个和平祥和的小乡镇。然而,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仅是表面现象,最最最黑暗的地方就暗藏在角落里。
          “我们往醉香楼的方向走。”赵恒之用手一指,指着远处那人来人往的酒楼。
          “是,大人!”陆天陆海兴致高涨,齐声应道。
          “你该不会就是嘴馋,想吃东西吧?”姚羽然狐疑地望着他。赵恒之这个浪荡纨绔,脑袋里除了青楼也就是酒楼了!
          “亲亲娘子,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这醉香楼是王方两家的招牌酒楼,我这是去打探底细!”赵恒之嬉皮笑脸道。
          姚羽然这才想起王中胜说过的话,王中胜说醉香楼是他们王方两家的招牌酒楼,她唇角微勾,道:“也罢,京城的大小酒楼,我都吃腻了,倒想见识一下这米城的醉香楼如何!”
          不知不觉中,姚羽然和赵恒之他们一起来到醉香楼的门口,大门口的正上方,有一块巨大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醉香楼”三个金灿灿的大字。
          有两位一胖一瘦的金发碧眼大胸女郎站在醉香楼门口,笑吟吟地招揽客人。
          那位穿着粉色薄纱裙的金发胖女郎,朝赵恒之抛了个媚眼,娇滴滴道:“来嘛,客官,往里面请!”
          赵恒之听得骨头都酥了,抬脚便往酒楼里面走,姚羽然冷着一张脸,这赵恒之果然是见色眼开,一看到美女就挪不动步!可既然来了,就干脆进去瞧瞧!
          姚羽然也在赵恒之的身后往里走,他们刚进门,就有一位穿得花枝招展的黄衣美人朝他们走来,将他们领进去一个别致的雅间,竹凳子,竹桌子,桌面上的白色玉净瓶里,插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客官,请选菜。”黄衣女子端着一个类似于签筒的东西,弯下腰来,将签筒呈给赵恒之。
          此时,姚羽然见赵恒之瞥了一眼那签筒,又神色古怪地将那签筒递给她,赵恒之笑嘻嘻道:“亲亲娘子,你先选!”
          姚羽然接过签筒,她从签筒中取出一支签,才发现上面写的是菜名,每根签上面的菜名都个不相同,仔细一看,那菜名取的很是雅致,什么“追云捉月”,什么“小二黑成亲”,“珍珠丸子”、“雪媚娘”……
          姚羽然神色一滞,心中暗啐一口,想不到王中胜还挺有生意头脑的。这种菜名完全不知是啥材料所作,只能靠瞎蒙了。
          “那……就来给我这个珍珠丸子、小二黑成亲,和这个绝代双骄吧!”姚羽然琢磨个半天也没猜出来,只好随口一点。
          “是,马上为客官上菜。”那黄衣女子将菜单给端走了。
          待黄衣女子走后不久,门外遂进来一位紫衣女子,端着一壶酒盈盈款款地朝赵恒之走来,她二话不说,干脆坐在赵恒之的大腿上。
          “客官,奴家为你斟酒~”紫衣女子媚眼如丝道,嘴角勾起一丝狐媚,在他的耳边呵着热气。
          赵恒之暖玉在怀,顿时心猿意马。他的鼻间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味儿,便接过酒杯,抿了一口,不由得感叹道:“噫!这酒可真香!”
          陆天和陆海在旁边拼命给他眨眼睛,有姚羽然在场,只怕赵恒之会小命不保,连他们也救不了他。
          “赵……恒……之!”姚羽然咬牙切齿道,赵恒之瑟瑟发抖,忙推开了那紫衣女子。
          看到赵恒之这般模样,陆天和陆海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你们站着干嘛,快坐下。”赵恒之还招呼着陆天和陆海坐。陆天和陆海二人面面相觑,终是坐了下来。
          姚羽然浑身冒着冷气,要不是她也来,指不定赵恒之就跟着这狐媚子给搞上了。而紫衣女子见姚羽然面上有怒意,便识趣地离开这里。
          顷刻过后,一名红衣女子摇曳着裙摆,端着菜过来了。
          姚羽然一看那三盘菜,脸色瞬间绿了,这都是啥破玩意儿,她拾起筷子往那一盘装着红椒和青椒的菜里翻了翻,秀眉微蹙,道:“你别告诉我,这就是‘绝代双骄’吧?”
          那红衣姑娘捂嘴而笑,柔声道:“没错,这的确是‘绝代双骄’,是用新鲜采摘下来的纯天然绿色食品青椒和红椒烹饪而成……”
          姚羽然不甘心,又用筷子指了指面前的另外一盘菜,忿忿不平道:“那我要的小二黑成亲和珍珠丸子呢?难道就是这两个破了壳的皮蛋和这糯米团子?”
          “是的呀,您瞧瞧,这圆溜溜的皮蛋,不就是像新婚燕尔的夫妻,坦诚相见嘛!还有这雪白雪白的糯米团子,和珍珠丸子不谋而合。”红衣女子笑吟吟地给她做解释。
          闻言,姚羽然差点没气得呕血三升,这黑心酒楼,敢不敢再坑一点!完全就是耍人的嘛!
          只是顷刻间,那一双清澈的眼眸里就荡漾起怒色,姚羽然将筷子按在桌上,霍然起身,厉声道:“不吃了,走人!”
          赵恒之忙劝阻她道:“娘子,这些菜都还没吃呢,先吃了再走。”
          “且慢!客官还是先把账结一下吧!”红衣女子唇角微勾,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个迷你算盘,打得啪啪直响。
          半晌,姚羽然凝眉而视,忙问道:“那是多少钱?”
          红衣女子兰花指一翘,朱唇轻启道:“客官,一共是二百五十两。”
          闻言,姚羽然向后倒退数十步,她伸出手来,颤抖地指着算盘,道:“你你你,你算错了吧?就这三道破菜,还敢收本姑奶奶二百五十两!”
          红衣女子红唇微嘟,道:“矮油,客官,您别激动嘛,这些菜,其实才五十两,但是呢,你家相公喝了我们家的招牌女儿红,那酒自然是贵了些~”
          “我屮艸芔茻!”姚羽然一个没憋住,直接爆出大冶国的标准国骂。
          “啊,这酒,竟然这么贵!”赵恒之不由得瞠目结舌。
          而姚羽然阴沉着一张脸,他们虽然带了银票出来,也不是给不起,只是,这银票给得太不值得了!就这几道破菜,也敢收这么贵!
          红衣姑娘见姚羽然如此纠结,便又娇滴滴地说了句:“哎呦,客官,您难道要赊账吗?”
          姚羽然脸上有了一丝的愠色,拍桌喝道:“不!我姚羽然吃饭从不赊账!付钱!”
          赵恒之在旁边默不吭声,陆天只好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银票,送到红衣姑娘的手上。姚羽然虽然付了钱,可她瞧着这两三道菜,胃口全无,只好命陆天和陆海将酒和菜通通打包带走。
          红衣姑娘得了银票,眉开眼笑,笑得像朵花儿,娇媚道:“客官,您要常来呦!”
          赵恒之跟在姚羽然身后,走出酒楼。可赵恒之的心里头直打鼓,因为他瞧见姚羽然的脸黑得跟猪肝色一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