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七十九章 救下唐三宝

							     
     “赵恒之,靠靠靠!要不是你喝了那一杯酒,也不至于浪费那么多钱!”姚羽然扭过头去数落了他几句,她的眉眼似都带着冷厉的寒气。
          “唉,娘子,我也是没想到。这王中胜一直叫我去醉香楼,只怕早就设好了这一出要等我往里跳!”赵恒之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事情发生得太快了,那二百五十两的银票,说没就没。
          姚羽然一把揪住赵恒之的耳朵,冷声道:“以后再也不许到这家什么狗屁醉香楼吃饭!听到没有!”
          “亲亲娘子,人家好痛啊,耳朵要废了!呜呜呜——”赵恒之叫苦连天,哭丧着一张脸。
          姚羽然本想再数落他一顿来着,哪知,在半道上,她却听见一个孩童的哭声,“呜呜呜,求求爹爹,别打我了……疼疼疼!”那是哭得一个叫撕心裂肺。
          姚羽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喝醉酒的壮汉正拿着一根皮鞭,抽打着一八岁孩童的屁股,那力道十分的重,“啪啪”鞭打声,叫人听得心惊胆战。
          “可恶,怎么能这么毒打孩子呢!”姚羽然眉头紧皱,抿着双唇。
          “娘子,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赵恒之也动了恻隐之心,他攥紧了拳头,准备去救人。
          姚羽然微微颔首,大步地朝那边走去,赵恒之也连忙跟上。
          那举着皮鞭的壮汉,一看到姚羽然他们过来,就收起了皮鞭,而那八岁孩童慌忙躲在姚羽然的身后。
          可能是被那人给打怕了的缘故,姚羽然隐约感觉那孩童似乎在瑟瑟发抖,稚嫩的脸庞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莫怕,有我们在。”姚羽然柔声安慰道。
          那壮汉却瞪着一双如同大黑牛似的黑眼珠,怒喝道:“臭婆娘,少管闲事!”
          姚羽然把那孩子护在自己的身后,杏眸微瞪道:“哪有像你这样当爹的,成天就知道打打打!把孩子都打怕了,他这样反而不会感激你,只会记恨于你!”
          “他根本不是我爹,他是我的继父!”姚羽然的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那孩子探出颗小脑袋,大声囔道。
          姚羽然眼睛微眯,冷声道:“哼,果然不是亲生的,难怪会这么虐待孩子!”
          赵恒之冷冷的勾唇,脸上带着一丝鄙夷:“这种人本事不大,就只会欺负孩子,会遭报应的!”
          “我这也是为了他好,这熊孩子,上蹿下跳竟打碎了我的酒,要是不管,迟早有一天成祸害!”那壮汉骂骂咧咧道。
          “啧啧啧,瞧你这一身酒气,你个烂酒鬼,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姚羽然给他来了一记大白眼。
          “嗝儿!”壮汉本想说什么,却忽然打了个嗝儿,酒气涌上喉头。
          赵恒之捂住嘴,不耐烦道:“行了,你啥也别解释了,这孩子我们要带回去!”
          “大哥哥,你真的要带我走吗?”那孩子一脸兴奋道,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一把眼角的泪痕。
          赵恒之郑重地点头,低眉浅笑道:“嗯,带你回去!我们衙门可热闹了!”
          “太好了,我要跟你们走!”那孩子拍着手叫好,可壮汉却是黑沉着一张脸,他准备伸手去抓孩子的胳膊。
          说时迟那时快,姚羽然一手擒住那壮汉的手腕,将他的手用力拧着。
          “啊啊啊,疼!快放手!”那壮汉哭丧着一张脸,他的手快要被她给拧断了。
          姚羽然这才松开他的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壮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而姚羽然又弯下腰去,对着那孩子说道:“小不点,我们甭理他,走!”
          一路上,姚羽然问了那孩子几个问题,才得知这被人毒打的孩子名字叫唐三宝,而唐三宝的继父唐大海是个烂酒鬼,一日三餐都离不开酒。方才唐大海在鞭打唐三宝,根本不是为了唐三宝打翻酒坛子一事,而是因为唐大海想让唐三宝上街乞讨,好用乞讨来的钱给他买酒喝。
          唐三宝才讨要来三文钱,唐大海嫌他没用,这才拿鞭子打他,说是想让他长长记性,以侯才会更加卖力地替他乞讨到更多的银两。
          “三宝,你也太可怜了,呜呜……”姚羽然听罢,眼泪刷刷的流。
          “岂有此理,这是什么破继父,简直是吸人血的蝙蝠!”赵恒之听罢,便是骂骂咧咧的,对唐三宝的遭遇充满同情。
          赵恒之忽然很感激自己的亲爹赵铭,最起码赵铭对他还算不错,即便他像是个大米虫似的瘫在家里,赵铭也不会丢给他一只破碗,让他上街乞讨去。
          “那个家,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哼!”唐三宝嘟着嘴道。小小年纪,竟能比寻常人经历过得更多坎坷之事,这点倒是让赵恒之颇为怜悯。
          “对了,那你娘呢?”姚羽然忽然想起这么个问题,若是唐三宝跟着他走了,剩下他娘亲,肯定会想他的。
          唐三宝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他万分沮丧道:“我娘……我娘去年才过世的,那时候唐大海只顾着喝酒,连我娘病了,也不管不顾。”
          姚羽然眸色一滞,她更加同情唐三宝的境遇,她不由得摸了摸唐三宝的小脑袋。
          转眼间,姚羽然和赵恒之又回到衙门。衙门和往常一样,依然是闹哄哄的,姚羽然看到叶君君抓了一只蛐蛐,正忙着逗蛐蛐,她还时不时地将蛐蛐抓起来,在楚萧的眼前晃悠。
          “君君,快把蛐蛐放下。”楚萧惊恐万状,他平时端的是一副白衣飘飘,英俊潇洒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如今,见到了蛐蛐,却是吓得脸色发青。
          姚羽然幸灾乐祸地望着楚萧,没想到他一个堂堂听雨楼的楼主竟然会惧怕这种昆虫!
          “哎呦,蛐蛐又不会咬人,那就怕啥呢?嘻嘻。”叶君君嬉皮笑脸道,她看到楚萧这花容失色的样子忍俊不禁,甚是好玩。
          赵恒之忽然窜到叶君君的身旁,将她手上的那只蛐蛐给抓在自己手上,笑道:“君君,人家楚楼主可是正人君子,才不屑跟你这市井小民玩什么斗蛐蛐呢。”
          “恒之哥哥,不如你到后山去,再抓两只过来,我们来个蛐蛐大战如何?”叶君君一时竟兴致卓然,笑意更浓了些。
          楚萧一听,感觉自己好像有了巨大的危机,他潜意识里还是把赵恒之当成自己的情敌来看。
          楚萧冷着嗓音道:“赵大人,您公务繁忙,还是别跟人家斗蛐蛐了吧?”
          一股浓浓的醋味儿,弥漫于空中,赵恒之感受到来自楚萧的醋意,忙讪笑道:“那是,那是,我压根无暇斗蛐蛐。”
          “我有时间!”此时,忽然冒出一个孩童清脆的声音,叶君君定睛一看,才发现说话的人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只见姚羽然的身旁多了一个小不点,那孩子皮肤黝黑,有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正怯生生地往她这边看。
          “你又是谁?”叶君君眉眼弯弯,饶有兴趣地盯着那比她矮了一大截的小屁孩。
          唐三宝憨憨一笑,奶声奶气道:“姐姐,我叫唐三宝,是姚姐姐和赵哥哥把我给捡回来的,他们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叶君君嘴角漾起一丝笑意,笑道:“好呀,那我们衙门就多了一个人,往后要更热闹咯!”叶君君倒是不反对有人进来衙门,她还能多些玩耍的人。
          “咕噜噜……”赵恒之的肚子忽然响起来,他本来是打算在醉香楼里吃一顿的,可看到那些什么青椒红椒顿时没了食欲,现在只想吃姚羽然做的酸菜饼。
          赵恒之扯着姚羽然的的袖子撒娇,道:“亲亲娘子,人家想吃酸菜饼,你去帮人家做些来吃好不好?”
          “好啊,那你答应我,今晚给我端洗脚水。”姚羽然眸光闪过一丝的狡黠,想让她亲自下厨,得拿出点诚意来。
          赵恒之沉吟片刻,咬牙道:“成交!”
          唐三宝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颇为好奇,便昂着小脑袋,问道:“大哥哥,你们所说的酸菜到底是何物呢?”
          “酸菜嘛,哈哈哈,这是你姚姐姐研发出来的食物,酸爽可口,是一道美味佳肴。”赵恒之笑嘻嘻道。
          姚羽然也颇为自豪,在这大冶国,她姚羽然算得上是酸菜的开山鼻祖,那相当于是现代的老干妈了,简直可以和老干妈平起平坐了。
          想到这里,她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意,道:“小三宝,不如我带你去尝一尝,传说中的酸菜,保准你立马爱上那种妙不可言的美味!”
          唐三宝兴致勃勃,拍着小手道:“好咯,吃酸菜咯!”姚羽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而唐小宝屁颠屁颠地跟着姚羽然去厨房。
          在厨房内。
          “你先等等,我出去外面的水缸取一些酸菜过来。”姚羽然拿了一块桂花糕给唐三宝,她自己则去准备制作酸菜饼的食材。
          厨房内,只剩下唐三宝一人。唐三宝环顾一圈这破旧的厨房,这灶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油垢,抬头一看,那房梁上还有一张大大的蜘蛛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