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九十七章 巧遇慕乘风

							     
     听到衙役的这句话,姚羽然不由得脊背一凉,她惊呼道:“毒死在牢中?那些人下手也太快了吧!”
          而赵恒之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们忙活了大半天,结果真正的幕后主谋却没揪出来,那两个人就这么一死了之了。
          也不知道到底那个人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无视王法,草菅人命。赵恒之蹙起眉头,沉声道:“娘子,我们也去大牢看看吧。”
          姚羽然神色凝重,点头道:“嗯!”
          两人一同前往衙门的大牢,这大牢原本是破旧不堪,不少刑具也生锈或坏损了,姚羽然抬起头来,瞧见头顶还有一张蜘蛛网。
          “娘子,呜呜,有老鼠!”赵恒之指着那边角落里窜过去的一个小黑团,额头冒出了冷汗。
          姚羽然冷哼一声,道:“我早说过了,这牢房也得让人打理一下,你嘴里答应,可却没派人来。”
          “咱这大牢平日里也没关什么人,派人手来打理,也太浪费人力了……”赵恒之嘀咕道。
          姚羽然环顾四周,这牢房里还有一扇小铁窗是开着的,若是有人想要毒害王中胜和方连清的话,从这小铁窗翻窗进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他们正说话间,瞧见前面柳大人和几个官差,都聚在其中一间的牢房里。赵恒之探了探脑袋,急切道:“娘子,咱进去看看!”
          姚羽然未应答,径直抬脚往里走去,赵恒之紧跟其后。他们来到关押王中胜和方连清的牢房中。
          只见牢房的地上躺着王中胜和方连清的两具尸体,他们脸色苍白,嘴唇发黑,还口吐白沫,姚羽然猜想着,他们二人定是中了某种江湖奇毒,只是她对毒物了解甚少,从小养在尚书府里,虽学了不少武功,却对这些毒物知之甚少。
          “柳大人,这……这才一眨眼的功夫,他们怎么就被人给毒死了呢?”赵恒之惊惑道。
          柳大人神色冷峻,眸色陡然一滞,唇角微勾道:“我刚才问过牢里的衙役,他们说他们闻到一股古怪的烟味,后来就昏迷过去,等他们醒来后,王中胜和方连清就被毒死了。”
          “柳大人,民妇,方才进来牢房时,看到那边有一扇小铁窗,刚好够一个人钻进来牢里。我猜那人应该是提前在小铁窗放迷烟,再跳进来的……”姚羽然将自己心中的猜想给说了出来。
          “好端端的,干嘛要留个铁窗呢?”赵恒之又自顾自嘀咕了一句。
          姚羽然瞪了赵恒之一眼,没好气道:“还不是怪你,那铁窗本来是有铁棍挡着的,那些铁棍都坏掉了,才让人有机可趁,你要是叫人来修缮牢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柳大人眸色暗沉,道:“赵夫人,你也别怪赵大人了,若是他们背后的主谋想让他们死,必定会想尽一切法子,置他们于死地。”
          “唉,要是能揪住幕后的主谋就好了!”赵恒之愤恨不已。这案件似是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赵恒之想着还有一份贪腐名录在他手中,只是现在还不能拿出来给柳忠权。
          柳忠权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道:“赵大人,本案算是了结了,至于幕后的主谋一事,依本官看,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来……”
          “那依柳大人的意思是?”赵恒之微微一怔,并没有听出柳忠权的话外音。
          柳忠权唇角微动,道:“本官在砚州城还有其他要事,至于那灵火会,本官也已派遣得力部下上山围剿,米城的这桩案子,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剩下的还请赵大人都费心些。”
          姚羽然算是听出了柳忠权话里的意思,可赵恒之还在发愣,姚羽然知道赵恒之应该是反射弧比较慢,便小声提醒他道:“人家柳大人还有其他正事要办,哪能一直陪我们周旋……柳大人的意思是他要想回去了。”
          赵恒之听罢,有些沮丧,这算哪门子的告一段落,明明幕后的真凶还没揪出来,他料想着,像柳忠权这样的大忙人,肯来米城,还帮忙围剿灵火会,已经算是很仁慈的了。
          彼时,赵恒之双手抱拳道:“柳大人,您放心,属下必定会竭尽所能,处理剩下的琐事。柳大人舟车劳顿,要不要在我们衙门这儿休息一夜再走?”
          柳忠权眸光微闪,摆手道:“不必了,本大人还是得快些赶回去砚州。”
          “那下官送送大人。”赵恒之说罢,还做了个请的姿势,柳忠权大步地走出牢房。
          姚羽然本想再看看现场有什么线索,只是她转念一想,能下毒的人,肯定就是江湖上的杀手,即便是找到杀手,那也无济于事,那些杀手是相当有职业操守,断然不会供出幕后主谋
          这座小小的米城算是又回归到宁静之中,没了王中胜和方连清两只大害虫,也太平了许多。米城里的其他地头蛇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会不小心步上他们的后尘。
          姚羽然和赵恒之在米城的小日子过得相当清闲,赵恒之居安思危时不时带着几名捕上街去巡逻,俨然一副街长的派头。
          这一日,姚羽然百无聊赖地坐在庭院里,忽然眼前一亮,对着身边立着的星竹,说道:“星竹,你随本小姐去外面逛逛,顺便瞧一瞧赵恒之有没有寻花问柳……”
          星竹听闻姚羽然这一番话,“噗嗤”一声笑了,浅笑道:“主子,您前段时间不是还说,像二少爷那样的浪荡纨绔,根本不会有哪家姑娘瞧得上他吗?怎么这会儿却……”
          “这寻花问柳那是他的本性,至于人家姑娘喜不喜欢他,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指不定有哪家姑娘眼瞎,会看上他。”姚羽然忙一本正经地解释。
          星竹又眉眼弯弯,浅笑道:“嘿嘿,那小姐您不也嫁给赵二公子了?您是在说自己眼瞎吗?”
          “咳咳咳,我那是被逼无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是有得选,打死我也不会选他那种玩世不恭的纨绔弟子,我要选的是……”姚羽然欲言又止。
          她不禁想起了她的初恋情人来,她想起慕乘风已经娶了公主萧倾悦了,慕乘风是她的心头上的白月光,更是她不愿提起的人。
          “小姐,您又想起慕公子了吗?”星羽挑眉问道。
          姚羽然缄默不言,可星羽看出了姚羽然的心事。星羽打小就跟在姚羽然身边,她家小姐的心思她也是看在眼底的,慕乘风是姚羽然最割舍不下的人。如今,两个人一个娶了,一个另嫁他人,自然是有缘无分的了。
          她家小姐刚加入侯府时,整天嚷嚷着要和离,要给赵家二公子一个颜色看看,可过了这么久,和离一事已是许久未提。
          “小姐,依奴婢看,您是否已经喜欢上姑爷了?”星羽多嘴地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姚羽然脸色涨得通红,好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似的,她却还要嘴硬地否决道:“才不是,我才不会喜欢上那个登徒浪子!”
          “好了,小姐,您不是还要去盯着姑爷吗?走吧!”星羽浅笑盈盈道。
          姚羽然便欣欣然起身,盈盈款款地走出衙门的大门。米城就这么芝麻绿豆点儿大,她也知道赵恒之平日里都在哪条街上闲逛。
          在街上,小商小贩的吆喝声不断,“胭脂水粉咯!”“冰糖葫芦!不甜不要钱……”“卖馒头,包子,一文钱一个……”
          没了王中胜和方连清,整个米城一片和睦的氛围。姚羽然忽然有了购买欲望,一手拿着糖人,一手拿着根冰糖葫芦,明明想好的出来盯着赵恒之,却是在这里买东西吃。
          “前面好香啊,好像是在炸麻花……”姚羽然闭着眼睛,仔细地闻了闻,闻到那阵阵的香味,只觉得更加嘴馋。
          “我要过去买那个!”姚羽然说罢,兴冲冲地往前跑,星羽还没反应过来,那姚羽然已经跑得老远了。
          突然,有个人撞到了姚羽然的身上,姚羽然感觉胳膊一阵吃疼,她手上吃到剩下一半的糖人也被撞掉在地上碎成好几块,姚羽然便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骂咧咧道:“谁啊,谁这么不长眼睛?!”
          “羽然,是你……”熟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低沉浑厚,是姚羽然未曾忘记过的声音。
          姚羽然猛然抬头,果然看到那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正站在她的面前。
          “乘风哥哥,怎么是你?”姚羽然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的惊喜,她情不自禁地扯住慕乘风的袖子,像是怕他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似的。
          可她又想起来,如今她已嫁做人妇,而慕乘风也有了自己心仪的对象,听闻萧倾悦公主温柔大方,还拥有一身的才艺,是个才华与美貌并兼的奇女子,想必慕乘风一定很疼爱他的那位娘子。
          “我刚好路过米城,我也没想到竟如此之巧合,会在这里碰到你。”慕乘风淡淡一笑,其实他方才是故意朝姚羽然这边撞过来的,是想引起姚羽然的注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