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二百二十章 上点心吧?

							     
     “嗯?”
          “但我不告诉你!”赵恒之哼哼,谁让你不感动!
          “赵恒之!”姚羽然眯眼,反手就是拧,“你果然皮痒了,欠拧欠揍欠摔打,好啊,姑奶奶满足你!”
          此处省略猪叫般的哀嚎九百九十九声。
          “说不说?!”
          “不说!”
          再次省略猪叫般的哀嚎九十九声。
          “说不说?!”
          “不说!谁叫你不感动?!”
          “敢动?”姚羽然危险一笑,拎起某人就往菜园子去,某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离似曾相识的掺了养料的泥土只有一咪咪距离,她作势放了放手,问道:“还敢不敢动?”
          “不,不敢动……”
          “所以君君在哪?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所以叶君君到底在哪呢?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楚箫诚挚表示,他们正在深山老林与毒蛇猛兽艰苦斗争,所以请诸位看官没事别想我们好吗?老打喷嚏怪招动物们恨的!
          既然楚楼主义正辞严地想要隐藏行踪,咱们就先说别人吧?
          宣纸上其余的三座山脉分别是,落霞山,孤鹜山,长天山,分别在京城东南西方向,而云雾上在北方向。若有朝一日文知理举旗造反,四下一包围,京城就成了孤城。而慕乘风与楚箫相信,大冶国的军队应该有不少已经被策反了。
          于是乎,除了仿佛与世隔绝的米县,慕乘风等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听雨楼人顺藤摸瓜排查被策反的将士,苏雅雅紧盯文丞相的举动,而水乡阁的姑娘与的马蜂帮的兄弟们都尽可能地发光发亮,逐渐摸排出文知理暗中打造的文氏帝国的雏形。
          萧倾悦无数次在心内呐喊,父皇,您可长点心吧!于是,直性子的倾悦公主忍不住了,就蹭蹭蹭跑到皇宫简单粗暴地对皇帝喊道:“父皇,您可长点心吧!”
          可是,又有哪个皇帝是缺心眼的?尤其是跟前还有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皇帝看着女儿来去如风的背影,侧头问秉笔太监道:“方才倾悦说什么?点心?到了吃点心的时辰了吗?”
          秉笔太监:“……回皇上,时辰还未到。”
          “哦。”皇帝顿了一瞬,忽然急转一百八十度大弯问道:“倾悦他们这几日进展如何了?”
          秉笔太监见怪不怪,应声道:“回皇上,据消息,叶小姐和楚楼主出城几日了,而公主与驸马今日也会出城。”
          “可知道他们得到的是什么消息?”话方落,皇帝又道:“朕与你说几遍了,什么回皇上,据消息这等废话就不必说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样古板?无趣!”
          秉笔太监:“回……据……听说也是山。”话落忍不住抹了抹额上的细汗,暗忖,听说可不是据说,不算废话!
          “山
          啊?”皇帝饶有兴趣地顺着小胡子,冷飕飕地呵呵一笑,赞赏道:“文知理看着唯唯诺诺的,胆子倒是大得很嘛,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小动作搞得利索得很呐。”
          秉笔太监:“……”小的斗胆,请问吾皇,养私兵是小动作,那什么才是大动作》
          “好了,有什么消息记得回禀朕,若他们遇着麻烦了,朕能帮一把是一把,总归算是替朕办事嘛。”皇帝合上手边的折子,叹息道:“当年的木家,如今的叶家,朕心中有愧,这俩独苗苗朕说什么也要护住了。”
          所以复仇者联盟自以为隐蔽的小动作都一丝不落地落在皇帝眼里,说的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凡皇帝想知道的,谁瞒得住?
          “事儿就这么着,上点心吧?”
          对于萧倾悦简单粗暴的做法,慕乘风只能叹气,不能认同,但能理解,但这不重要,当务之急是收拾包袱到深山老林一游。
          “倾悦,我走了,辛苦你坐镇京城。”
          萧倾悦眼泪汪汪地拽住慕乘风的袖子,难舍难分道:“相公,你要早日回来!否则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端方如玉的慕公子很想简单粗暴一回,但休养不允许,所以他微微颔首笑道:“我会早日回来的。”话落,一阵风刮过,慕公子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原地消失了。
          “呜呜呜,萧倾悦你要坚强!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相公离开几日嘛!你还要替他坐镇京城!加油!努力!坚强!”萧倾悦边抹眼泪边打气,最后还是嘤嘤嘤地哭了,“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相公,人家想你了……”
          天鹰十二杀其中二杀:“……”问世间情为何物,本杀怎么会知道?
          将军家的小姐就坚强多了,不吭一声地跟着楚箫穿龙潭走虎穴,上刀山下火海,完全没在怕的,只因楚箫说,“夫妻齐心,其利断金!”
          楚箫与叶君君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打入了敌人内部,为防又冷不丁出现个不长眼的,楚箫步步为营,暗下决心非要拿点要命的证据一雪前耻不可。
          在基地摸爬滚打了一遍,楚箫两眼放光地盯着被重重守卫着的某间房,因考虑到叶君君伸手有限,便让其在某个小黑屋等待,他独自去一探究竟。
          好容易东躲西藏地逐渐接近目标,房内诡异地传来压抑的呻吟声,楚箫的脸一黑,没见过猪跑还没见过猪肉吗?于是他沉默了,在进与不进间徘徊千万遍。
          时间仿佛凝固了,唯有不堪入耳的声音绵绵不断。纠结了半个世纪之久的楚楼主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决定,进!为了成就大业,忍辱负重势在必行!
          做了长达半世纪的心理建设的楚楼主,在想看又不敢看最后捂着眼睛透过指缝看到两
          个没穿衣服的大哥后,脚下一打滑,险些华丽丽地落地成盒,好在楚楼主武功盖世,借力一跃悄无声息地藏上房梁了。
          “嗯?什么声音?”
          “声音?小的没听见,大人是不是听错了?”
          “不可能,一定有人进来了!”纱帐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楚箫黑着脸,闭眼开口,“喵……,喵……”
          是的,我们的冰山美人召唤我们一起学猫叫,“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
          “嗬,是只野猫啊?”被唤作大人的人又利落地躺回去,捏着另一人的下巴邪魅一笑,“肯定是被你这只小野猫给引进来的。”
          “矮油,人家才不是小野猫呢,喵”
          楚箫一阵恶寒,险些再次失足,幸好学猫叫的耻辱让他坚定地稳住了,在心内咆哮道:“去你大爷的小野猫!”在不堪入耳的声音再度响起时逃也似的往后头去了。
          叶君君等得发困,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
          “君君,走吧。”
          “唔。”叶君君迷糊地看了他一眼,起身问道:“找到东西了?”
          楚箫沉默地点点头,拉着叶君君原路返回,一路上半句话也没说,惹得叶君君战战兢兢的,想问又不敢问,频频投去怯怯的目光。
          直至出了危险地带,叶君君才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心翼翼道:“楚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楚箫宠溺地拍拍她的脑袋,微微笑道:“没事的,我没事,东西拿到了,咱们先出去。”去他大爷,可算离开那个鬼地方了。某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忽然又不合时宜地出现,他脚步一顿,犹豫了片刻转头对叶君君认真道:“君君,天地万物,阴阳相合乃是正道,余下的,比如……反正余下的都是歪门邪道!”
          经过昨晚的阵仗,他怕死了某天叶君君脑子一抽又想起“攻受”之说,赶紧有远见地先打上强而有力的预防针。
          “啊?哦。咦,楚哥哥你说什么?”
          不给叶君君刨根问底机会,楚箫将叶君君搂在怀里就是帅气的跳跃,几个起落就远远地将那个万恶的地方抛在身后。
          “楚哥哥,咱们可以报仇了吧?”
          “再等等,等赵大人牢底坐穿就可以报仇了。”楚箫如是说,看到叶君君露出担忧的目光,他又道:“放心吧,赵大人不会真的牢底坐穿的。”
          叶君君深以为然地点头道:“说的也是,我看那监牢可结实了,恒之哥哥的小身板反被坐穿还差不多。”
          楚箫:“……”
          远在米县县衙的赵恒之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抬头看着天上的大火球,纳闷道:“这大热天的,打喷嚏是几个意思?
          ”
          正当众人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文知理正在清除内奸的路上越走越远。
          “文放,查了这么久,陈知恩有问题吗?”
          文放摇头道:“回大人,陈大人并无问题,且文大人如今尚不知云雾山出了问题。不过属下查到梁戊德可能有点问题……”
          “有点问题?”
          文放道:“梁戊德是个嘴上没把门的,尤其是喝酒之后,属下查到梁戊德有此在水乡阁大放厥词,隐约提到了云雾山……”
          “说我什么了?”
          文放抹了把汗,斟酌道:“说您一把老骨头还不知消停做弄得厉害,说您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不知收敛,说你瞎指挥着他东北西走好处没捞着还累成狗,说您眼睛小野心可不小……”好吧,后面是他的心里话。
          “本大人让你说这么清楚了?”
          (本章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