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反杀老女人

							     
     即便赵恒之明确说舔狗并没有半点卵用,但他们待遇还是水涨船高,盛夏天必备降温的冰块不提,热腾腾的吃食不用人交代就自动送来,新鲜的时令水果不间断……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吃不到。
          姚羽然斜倚在美人榻,懒洋洋地啃苹果,不知怎么的,吃来吃去,她依然对苹果情有独钟。而赵恒之则在一旁翘脚假寐,提前过上地主老爷的生活。
          “我说,赵大人,府里热闹成这样,你不出去瞧瞧,帮着主持主持大局?”
          赵恒宇的婚事在即,府里忙得鸡飞狗跳,而满府唯一的净土便是他们的院子——任他满府鸡飞蛋打,我自无人打扰,甚至连儿子都有人照看,小日子甭提多美了。
          昏昏欲睡的赵恒之随手拿折扇覆在脸上,闷声道:“大局,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由于天气燥热,他食欲大减,心心念念就是好吃的。再说,出去陪人假笑,他是卖笑呢还是卖笑呢,没事找事呢。
          姚羽然:“……”竟无言以对。
          “二哥,二嫂,就知道你们这清闲。”三少爷不请自来,且十分熟稔地往那一坐,拿起苹果就啃,颇为郁闷道:“娘也真是的,本来天热就心烦气躁,还让我去跟那群傻小子说话,这不是折磨人吗?”
          姚羽然赵恒之:“……”说得跟你不是小屁孩似的。
          不知怎么的,啃苹果也不是那么个滋味,三少爷嫌弃地撇撇嘴,果断将苹果丢在一旁,郁闷道:“天一热,吃啥啥不得劲。二嫂,你还有没有什么好吃的?蛋挞就算了,这大热天的,油腻。”
          闻言,赵恒之也一脸期待地看她。
          面对一大一小期待的眼神,姚羽然将目光落在角落的冰块上,挑眉道:“只要你能找来可食冰,二嫂就给你整。”在米县的那些年,别说冰块,冰渣子也没有,刨冰一直是奢望,可今时不同往日啊。
          “还用找?外头有人吗?赶紧的,上冰窖取冰块来!”三少爷说着,转头看向姚羽然道:“二嫂,还要什么吗?一并给你拿来。”
          自己家,没在客气的,姚羽然洋洋洒洒列出单子,之后坐等材料送来再动手。
          厨房一见二少爷院里要的,立马忙活起来,有的先备上,没有的加班加点,实在没有的只能往街上瞧瞧。没办法。前途无量的二少爷惹不起,惹不起。
          由于没有刨冰机,只能手动碎冰。姚羽然朝俩兄弟招手,“喏,砸吧,怎么开心怎么砸,砸碎了,你们觉得能吃了就成。”
          为了一饱口福,俩兄弟任劳任怨地当起砸冰工,嘿咻嘿咻地你一锤子我一榔头的,玩得还挺不亦乐乎。
          俩兄弟大功告成后,厨房的东西也送来了,姚羽然二话不说开始制作。讲真,制作刨冰并不
          需要技术含量,想吃的都添上就对了。
          “喏,芒果酱,西瓜酱,黄桃酱,喜欢哪碗端哪碗。”
          深信自家娘子/二嫂手艺的赵恒之和三少爷根本不挑的,就近原则,端起一碗就哼哧哼哧扒拉起来,活像几百年没吃饭的饿死鬼。
          默默端起芒果酱的姚羽然满头黑线:“……”请问你们可以稍微顾及侯府公子的面子吗?不过选得好选得妙选得呱呱叫,果然还是芒果最美味。“等回去,咱们就可以推出刨冰了。”
          “必须大卖!”
          正当三人吃得正欢时,星羽面色微僵地进来禀报道:“大人,夫人,三少爷,尚书府来人了。”
          “尚书府?那是什么东西?”赵恒之脱口而出。
          三少爷皱眉想了想,疑惑道:“为嘛觉得有点熟悉?”
          姚羽然:“……不好意思,姑奶奶正是出自尚书府。”
          俩兄弟:“……哈?”
          短暂的尴尬后,赵恒之一跃而起,着急道:“娘子,快,看看我衣裳还行吗?脸蛋怎么样?应该是岳母来了吧?可别失礼了!”
          三少爷则果断捧着刨冰碗去里间,大人的事儿,小孩不掺和,不然一会冰化了咋整。
          姚羽然将突然就紧张起来的赵恒之拽回来坐着,二话不说先来一勺刨冰堵住他的嘴,才慢悠悠道:“不就是见个人,急什么。”
          “这个人不一样!”
          “还不一样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她不一样!”
          “赵恒之,难道不是除了我,任何女人在你心里都一样吗?”
          “是是是!可是娘子,这个女人是岳母!”
          “哦。”
          “……”
          尚书夫人进屋时,夫妻俩候在一旁。姚羽然神色冷淡,赵恒之则干笑,一打照面就冒:这就是他岳母啊……对,的确是初相见。
          “岳母,您近来可好?”虽然陌生得很,但身为女婿,还是要好好表现的。
          尚书夫人自带一股子傲气,微微颔首道:“尚可,只是久没有羽然的消息,今儿路过就来瞧瞧。”
          姚羽然翻白眼,没有我的消息?怪我咯?怕是有我的消息你也堵起耳朵我不听我不听吧?所以这指责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还有,路过就路过,没事还蹿什么门?
          “我们也是刚回京,洛城离京城有点距离,您不知也是寻常。”赵恒之仿佛听出其中意思,笑意微收,客气道:“岳母可想用点什么?还是今儿就歇在府上与羽然说说话?”
          话刚落,姚羽然就给他腰间来几下,杀气腾腾的眼神扫过去,说话,说什么话,要说你跟你岳母说去!
          赵恒之忙用眼神求饶:娘子手下留情,这不是客套话嘛,总不能不离人吧?哎哟哟,疼疼疼,不理不理,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要不是有事,尚书夫人本就不屑来的,再看两人不分场合地眉来眼去,嫌弃之意已经溢于言表,当即道:“不必,本夫人只是来瞧瞧。羽然,有空回去看看你大哥,自家兄弟的事要放心上。”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原来是为这。姚羽然冷笑,就又听她道:“还有恒之,以后若是可以,多提点提点羽然她大哥。”
          这命令的口吻是怎么回事?许久没人敢在头上动土的赵恒之微恼,只是面上笑意不改,正想说些客气话,就听姚羽然冷声道:“拿女儿为儿子铺路,尚书夫人,我就问你亏心不亏心?”
          “闭嘴别逼逼,听姑奶奶说,我在米县艰苦奋斗你在哪里?赵恒之蒙冤入狱你在哪里?我怀胎十月你又在哪里?”
          “请问你凭什么呢,没有时不闻不问,有问时还趾高气昂,我欠你的?哦,是该感谢你们抚养我长大,只是你们将我推出来之时,咱们就一拍两散啦,所以现在,请您有多远滚多远,ok?”
          气得脸色发青的尚书夫人,怒而拍桌,咬牙道:“你这逆女!”
          赵恒之有心调节,但听姚羽然这么一说,深知眼前的岳母不是什么好东西,又在姚羽然凌厉的气场震慑下默默熄了劝架的心思,站在她身旁支持她。
          “母不母,还想让我当孝顺女儿?做梦吧。行了,别拿你那套话来逼逼,姑奶奶早听烦了。要是没事,拜拜了您嘞。”姚羽然做出请的手势,冷眼看她。
          当年,为了给自家大哥铺路,罔顾她的意愿执意将他嫁入侯府,嫁给彼时一事无成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赵恒之,她就想问一句,可曾为她考虑过?不用也知的答案她当然没问,幸好自家争气,连打带哄地将赵恒之掰正了,试问要是她只是寻常的闺阁姑娘,这会还不知在哪哭去呢,刨冰?做梦呢吧。
          “你,你!”
          姚羽然不为所动道:“我什么我,我姚羽然,今儿就撂下话了,你不管我死活,我还管你升官发财还是死老婆?赶紧的吧,仔细一会气撅过去了我还要找人送你回去,麻烦!”
          讲真,窝囊这么多年,彻底爆发出来真是通体舒畅。我去你大爷的封建社会,我去你大爷的不拿女儿当人看,我你去大爷的颐气指使!
          从未想过自己养大的女儿会反咬自己一口,更重要是竟敢不为她大哥的前途着想,尚书夫人气愤交加,扬起手一巴掌朝姚羽然扇去。
          “尚书夫人,来者是客,本少爷敬你几分,可你若是来找茬的,就别怪本少爷不懂待客之道了。”男友力max的赵恒之一把握住她的手甩到一旁,朝外头道:“阿大阿二,送客!”
          “你,你们,怎么敢?!”
          赵恒之耸肩,无辜道:“以牙还牙而已,
          我们有什么不敢的?”话落伸手揽过面色微松的姚羽然,秒变乖巧,“娘子,为夫今儿表现好吧?一会还要吃刨冰!”
          “乖,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娘子真好!”
          最后,在两人的黏黏腻腻中,尚书府人被阿大阿二一左一右“护送”出去,一瞬间,屋内却是沉默了。
          “娘子,想哭想哭,为夫的肩膀借你。”赵恒之很man地贡献出自己的肩膀,还掏出手帕准备好,一副“娘子你哭吧哭吧不是罪”的神色。
          “哭,哭你个大头鬼啦!姑奶奶高兴还来不及,终于,终于反杀那老女人了!”
          (本章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