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丢小孩了!

							     
     孙子名这一气,又是卧床半月,贴心的夫人回佛堂了,小妾关在院里出不来,只有粗手粗脚的下人伺候,好不凄惨。
          一事换一回心腹的惯例——反正孙子辈的多的是,孙子这回换了个孙不平,别误会,孙不平和孙平没半毛钱关系。
          “孙成那小子马厩扫得怎么样了?还有孙功,办成点事没有?”
          是的,即便卧病在床,身残志坚的孙子名不忘对付赵恒之的大业,遥控指挥心腹搞事情,然鹅,并没有什么卵用。
          孙不平觑了眼孙子名,低头小声道:“那孙成……已经被赵大人挖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知情不报?说,你是不是赵恒之派来的卧底。”屡战屡败之后,孙子名逐渐敏感多疑,总怀疑有刁民要害他。
          孙不平:“……大人您冤枉小的了,小的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怎么会是赵大……赵恒之派来的卧底?只是先前大夫有言,说您这病禁不住刺激,所以小的才……”
          说得在情在理,孙子名勉强认同,摆手道:“孙成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哼,看我日后不折腾得他生不如死!那孙功呢,与孙成同流合污了?”
          孙不平斟酌道:“孙功是办成了点事,协助赵恒之将衙门上下清理了一遍,如今衙门一派清朗风月朝气蓬勃……”见某大人想吃人的眼神,他老实闭嘴,唉,人太老实,不会说话,这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日子啊。
          “……得了,甭说这些糟心的,说说,有什么松快点的事儿没有?”对心腹们失去信心的孙子名放弃挣扎,待他病好之日再战。
          孙子名忙道:“小的听说公主和驸马爷准备回京了。”
          “当真?!”
          慕乘风与萧倾悦的确要打道回京了,同行还有的刘磊落与王正义,只因文知理的死期终于到了——如今已是秋后。
          一路上,刘磊落与王正义打打闹闹,她这回回京主要是接自家饱受折磨的老爹出狱,顺便引见内定的岳婿俩见面,嗯,最后找她娘去,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
          慕乘风笑看俩打闹不知疲惫的小年轻,心中轻叹,转头与萧倾悦一笑,相敬如宾的日子也不错,反正知己好友皆在。
          此番回京,是了却他亲眼目睹文知理为含冤的木家满门的血债血偿的心愿,二来与京城道个别,是的,他打算携妻长住归去来。啊不,是协助姚羽然经营归去来。
          文知理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何况是关照过的牢头,精心挑选了不少犯人,尽量做到面面俱到——折磨文知理的花样百出,底线是保证不出人命。
          再见到文知理,是在刑场的一堆烂菜叶臭鸡蛋中间,白发苍苍乌七八糟,囚服是完整的但这会五颜六色,跟开了调料铺子似
          的。瘦骨嶙峋,双目浑浊,全然不见当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风。
          慕乘风站在不远处的高楼,迎风而立,只等一句,“午时已到,行刑”,只等长刀落下,人头落地。
          “乘风,木家冤仇已报,他们也能含笑九泉了。”萧倾悦握住他的手,轻声道:“以后……你就为自己而活吧。”
          慕乘风微微颔首,低沉道:“总算尘埃落定。自从行走江湖,快意潇洒吧。嗯,归去来就是江湖,过一段时日咱们就回去。”
          萧倾悦:“……归去来是江湖?”
          “有人在的地方就是江湖,归去来就是江湖。”
          至于刘卜助,本来高高兴兴地被自己闺女接走,结束折磨的日子,可一看一九尺大汉恬不知耻地跟在自家闺女身后,顿时扎心,这才哪到哪,自家白菜就被猪拱了,他不服!因此两人差点打起来。
          差点,就是没有,不是因为王正义懂事,任由岳父大人打骂搓揉,毕竟抢了人家的珍宝。而是因为刘卜助叫王正义身背的大刀给吓到,怂了,只能鼻子哼哼将自家闺女往身旁拉,开始上眼药,低声道:“这人谁啊,一看就不是好人。”
          光明磊落的刘磊落是不可能遮遮掩掩的,心直口快道:“爹,你说什么呢,这是王正义,又是王又是正义,怎么可能是坏人?
          哎,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爹刘卜助,从前的江南太守自带贪官属性,如今痛改前非,就一没钱没权没势力的穷屌丝。浑身上下唯一的有点就剩有我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闺女。”
          什么也不想说刘卜助抽了抽嘴角,这什么坑爹闺女,老底都揭了,连底裤也不留一件,他不要面子的吗?
          “他,王正义,没什么名声但武功确实高强的呆头鹅侠客,如今是天下楼第一杀手。除了呆点,穷点,傻点,愣点……嗯,也没什么缺点。哦,差点忘了说,我的男朋友,你未来女婿,认识认识?”
          茫然抹脑袋的王正义,他咋听着感觉自己没啥优点,他有这么笨吗?算了,在未来岳父跟前露露脸比较重要,嘿嘿傻笑,试探问道:“岳、岳父?”
          刘卜助心情十分复杂,悄摸白了个眼,可又叫他身后的大刀吓住,皮下皮肉不笑道:“小伙子很精神嘛,来日方长,这岳父不急着叫,不急着叫,叫爹吧。”
          刘磊落满头问号:“?”请问自家老爹莫非坐牢把脑子给坐傻了?啧,监牢害人,监牢害人啊。
          王正义回不过神来,我想当你女婿,你却把我当儿子,闹呢?
          “哦错了,叫大爷,从此以后我是你大爷。”
          王正义:“……”是我太天真,不是想让我当儿子,是想当我大爷。好吧好吧,总归是岳父,哄着,“大爷,
          我大爷。”
          “对,你大爷。”
          “你大爷?”
          “……”
          一滑不溜秋,一愣头愣脑,还不知道谁坑谁呢。
          刘磊落懒怠理会他们莫名其妙的对局,头也不回地走在前头,呼喝道:“赶紧的,找娘去,来日方长,随便你们瞎认亲戚。”
          “哎,小磊落,这就来!”
          “哎,亲闺女,爹这就来!”
          “幼稚鬼!”
          洛城内,一听说慕乘风和萧倾悦走了,身残志坚的孙子名又开始作妖,这会没玩什么打打杀杀的,直接污蔑赵恒之品行不端,男女通杀,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跟真看见了似的。
          哦对了,这回进步了,还有人证,痛心疾首地控诉的赵恒之荒淫无道,仿佛他就是惨遭折磨的受害者。
          一听外头的风言风语,姚羽然心思一动就知道又是闹哪样,挑眉看向叶君君,摊手道:“估计就上回给闹的。啧,男女通吃啊赵大人。”
          赵恒之凑到姚羽然跟前,哼道:“冤枉,天大的冤枉,比那窦娥还冤,我也要哭一个十月飞雪去。”
          “别闹。”姚羽然好笑地敲他的脑袋,“赶紧想想这事儿怎么对付,没得真把名声给败坏了,当年‘京城四害’的名头还没过瘾?不容易啊,让一浪子回头,姑奶奶可是下了大力气。”
          舔妻人氏赵恒之上线,连连捧哏,左一句夸,又一句赞,一旁的楚箫和叶君君简直没眼看,侧头啃西瓜去。
          闹腾了好一会,赵恒之才道:“既然他觉得我男女通吃,那我就通吃给他看!”
          “卧槽赵恒之,你别真是个断袖吧?想跟姑奶奶当姐妹就直说。”
          赵恒之:“……娘子稍安勿躁,勿躁,为夫不是这个意思!”弱弱地指向看戏的俩人,“我的意思是,咱们再打扮打扮上街一回呗,怎么滴,本大人就断袖给他们看。”
          “哦,这还差不多,那我们就继续当夫妻吧。”
          总算抱住命根子的赵恒之心有余悸,自言自语道:“保住就好,保住就好。当夫妻多好,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从此走上幸福的康庄大道。”
          “言之有理。”
          落在二人后头的叶君君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恒之哥哥不容易啊,咱们可得对他好些,啧,姐妹诶。楚哥哥放心放心,我不会这么对你的,大不了同归于尽。”
          楚箫:“……”讲真,同归于尽也好不到哪去。
          姚羽然与叶君君女扮男装,赵恒之与楚箫人手一个,四人化身螃蟹横行霸道去了。
          “我觉得此处应有歌声,螃蟹一啊爪八个,两个尖尖这么大个,眼一眨,脖一缩,爬呀爬呀过沙河,过沙河!”
          “娘子真满腹才华。”赵恒之无视街上人嫌弃的眼神,咸猪手搂住姚羽然,不
          时亲密地俯首帖耳,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简直有辱风化。
          孙子名一听这消息,忙让人广而告之,纷纷猴戏似的将几人围住,嫌弃的眼神溢于言表,就差破口大骂了。
          但四人恍若未闻,走走逛逛,吃吃买买,不亦乐乎。
          正此时,不知哪来的一阵“妖风”,恰好将姚羽然和叶君君的帽子吹开,秀发散落,女子之身呼之欲出,外加俩大兄弟一人一句,“娘子”,围观吃瓜的群众瞬间明白了什么。
          可没等他们再说两句澄清的话,一中年妇女哭喊着,“狗剩,娘的儿,你在哪儿?!”
          (本章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