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我的纨绔相公

我的纨绔相公

林家三妹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9-08
上架
1556777
字数

第三百四十章 无巧不成书

							     
     如此熟悉的声音,蹲墙角的姚羽然一拍脑袋,无语道:“这也行?”扛着熟睡的赵恒之,
          走到三人跟前,“从钱宅来的吧?”
          楚箫微微颔首,做出请的手势,严肃道:“密道内别有洞天,最好请赵大人亲眼一看。”叶君君连连点头,俏脸愤愤。
          一见楚箫这样,姚羽然知事关重大,只能开启叫醒服务,搓脸,捏脸颊,顺道语音服务,“赵恒之,回去再睡,醒醒。”
          “唔。”刚睡醒的赵恒之像猫一样软萌,揉着惺忪睡眼,迷糊中看见楚箫和叶君君,还以为任务完成了,随手拉着姚羽然就要往记忆中的房间走去,“回家好啊,可以好好睡个觉,娘子,咱们睡觉去。”
          姚羽然拎着他的衣服将人带回来,二话不说开始摇晃,努力唤回他的神智道:“赵恒之,赶紧清醒清醒,否则明儿就把你脱光了吊在城门口展览。”
          三人:“……”画面太美不敢看。
          “娘子,不好吧,你想看咱们自己回房去看,怎么当这么多人面说嘛,怪不好意思的。”赵恒之作娇羞状。
          三人:“……”讲真,他们真的不想听人家的闺房乐事。
          略羞耻的姚羽然:“……”啪的一掌拍在他后背,咬牙低声道:“赵恒之,你这小胳膊小腿小排骨的,有什么好看的?姑奶奶不稀罕,赶紧的,要是误事,哼哼!”
          就是欠揍,皮痒,这一巴掌下去,赵恒之瞬间清醒,只是还有点懵逼,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不必解释,一会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给三人一人一颗迷魂药的解药后,五人终于进密道。
          密道之内果然别有洞天除去直接连通两府之外,另外挖出几间屋子,干啥用的?瞧瞧一间间关着的孩子,又得脸上还挂着泪痕,哪还有不明白的?万幸的是,孩子身上虽有伤痕,但显见的并无性命之忧。
          “一共十个孩子。”
          “虎子可在?”
          “最右边那个模样挺像的,应该是他。”
          “在就好。”
          赵恒之脸若冰霜,冷哼道:“这群人好大的胆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胆敢胡作非为,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我们赶紧救人吧!”叶君君的小暴脾气上来,撸起袖子就要干,还气愤地踹了几脚被迷昏的看守者。
          另外三人同时反对道:“不可。”
          兜头被浇了盆冷水的叶君君:“?”今儿不就是来救人的吗,为什么大家都反对她?难道她又串戏了?
          姚羽然看向赵恒之,赵恒之道:“今日准备不充足,时间,人手皆不够。而且我怕这只是其一,若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只怕后患无穷。”
          “赵大人进益了。”姚羽然笑道。
          赵恒之傲娇地抬下巴,抱臂道:“
          那是。”对上姚羽然似笑非笑的笑容,他忙改口道:“是娘子教得好。”
          仔细研究了暗室之后,五人离悄然开。
          不想一回府就看见苏雅雅忧郁地在那抹泪,那哀怨劲儿,跟被人抛弃的寡妇也没啥两样。啊,虽然不是被人抛弃的,但寡妇是没跑了。
          见往日咋咋呼呼的苏雅雅如此林黛玉作态,众人吓一跳,该不会查案查着看又跟某人看对眼,可某人却是有家室的,更惨的是某人还是案犯,因此两人有缘无分所以她伤心欲绝?啧,就是这么回事了。
          对了个眼神,姚羽然硬着头皮上前问道:“雅雅,你这是……?哎呀,你傻呀你,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你哭什么,好男人多得是,不气馁,咱们再找就是。”
          苏雅雅缓缓抬起头,斯文地拭去泪花,蹙眉道:“赵夫人又在满嘴跑什么火车?什么花花草草男人的,我苏雅雅是那么俗气的人吗?”
          众人内心OS:是,真是,十分是,简直再是不过了。
          果然,下一句她又义正辞严道:“你们怎么就不理解我呢,我是为了给恒儿找个好后爹,才不是为了自己,看看你们那样,不用说也知道又在心里编排我了。”
          众人内心OS:您心里有数就成。
          “所以,赶紧多给我介绍介绍,听好了,丑的不行,矮的不行,穷的不行,小老婆一堆的不行……(此处省略10086字)……嗯,差不多就这样,你们多上点心。”
          眼见画风朝诡异的方向发展,姚羽然及时出声道:“这顶顶重要的事,咱们不急,不急,苏姐姐,你先说说你刚才哭啥,泪花直抹。”
          “唉,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这一说,我又该哭了,可怜,真可怜啊!”
          一言不合就开始抹眼泪,这不是林黛玉也得是琼瑶剧,众人懵逼,他们明明走的是可爱搞笑外加逗比路线的好吗?一见这,牙花子开始泛酸,抽了抽嘴角,人人捧脸,继续看她的表演。
          “我有一句话先撂这,那左宅没问题,一点问题也没有,还怪可怜见的。”
          这都哭上了,他们能说有问题吗?忙真情实感地捧哏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都对,请你继续。”
          “我跟你们说。”
          “你说。”
          “那你们还插嘴?”
          众人闭嘴不说话,连连摇头。
          “咋的了,姐说话你们都不带搭理的?”
          众人内心有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嗯,您请说。”请问,他们到底是说话呢,还是说话呢?为什么做人这么难?
          苏雅雅挥挥小手绢,“这还差不多。”说着,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才道:“今儿我去的时候,那左夫人没睡,还搁那哭呢,一声声的,肝肠寸断,哭得
          怪瘆得慌的。”
          “但同是女人,自有一份惺惺相惜在心里头,我一时没忍住,就现身安慰她。”
          众人:“?”干得真她大爷的漂亮,这是去当妇女之友了?
          “干嘛都这么看我,我做得不对吗?不过那会给她吓一跳,还以为我是哪来的孤魂野鬼。但都没关系,反正那妇人好歹是劝住不哭了,我俩还姐妹轻情深地谈了半宿。”
          众人:“……”这就姐妹情深了?女子之间的友谊真像龙卷风,来得又快又突然。
          “从这半宿的聊天中我才确定左夫人不是坏人,她那会拿东西吸引孩子进自己家,是想念自家儿子了。唉,说来也是个可怜人,她儿子一年前叫人拐跑了,怎么也找不见,自从大受打击,精神时好时坏,在街上见着小孩总以为是自家儿子,这才……”
          众人心中隐约有个想法,左夫人的儿子该不会是刘宅和钱宅那伙人偷的吧?左邻右舍的腋下的去手,这心肠的有多狠?
          “没了?”
          “没了啊,还想有什么?”恢复本性的苏雅雅翻了个白眼,摊手道:“刚好想到恒儿始终没个后爹,一时悲从心来这眼泪就啪嗒啪嗒流,拦也拦不住。”
          众人内心OS:哦,原来还是为了后爹的事。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哎赶紧说说,你们那两处怎么回事,是不是贼窝?”
          上下眼皮打架的赵恒之表示,“苏姑娘,一言难尽,咱们明儿再说?诶,公鸡都打鸣了,可让我睡会觉吧。”
          见赵恒之确实困得不像话,姚羽然干笑一下,直接扛着人走。
          “赵恒之,姚羽然,你们两个没良心的!”
          可转眼,楚箫和苏雅雅等人也不见了,只还犹豫着该不该走的杀杀留在原地,只觉身旁一空,抬眼就看见苏雅雅如狼似虎的目光,默默朝后头缩了缩,就见苏雅雅迈着魔鬼的步伐走向自己,霸道地抬起他的下巴,“要不,你给恒儿做后爹怎么样?老娘一定要给那些杀千刀的好好看看,老娘宝刀未老!”
          莫名其妙走上“霸道总裁爱上我”剧情的杀杀从她的咬牙切齿的语气中听出笑意,心尖儿一颤,来了一句,“要不我给您讲讲那刘宅和钱宅的事儿?”
          “真有事?那你给我讲讲,赶紧的。”
          可怜的杀杀鞍前马后忙了半夜依然不能下线,只能自动晋升妇女之友,与苏雅雅唠嗑到天亮。
          屋顶上的某几杀对他发去表示心疼的“贺电”,然后,找个地方睡觉去。
          翌日,既然已经确定万恶之源在钱宅和刘宅,洛城的城门是该打开了,不过这打开也是有讲究的,要被动,而不能主动。估摸估摸日子,那伙人是该着急了,就等他们主动出击。
          “楚楼主,这回得多麻烦听
          雨楼和天下楼的兄弟门,等事儿一了,我请兄弟们大吃一顿!”安排好盯梢的岗位,姚羽然心情大好道。
          楚箫笑问:“鸿运楼?”
          “成,你说哪就哪,就是上皇宫御膳房也成!”
          赵恒之一听这话,忽然露出狐狸笑,拍板道:“就鸿运楼。”面对他们好奇的眼神,他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免费吃饭的想法?”姚羽然挑眉坏笑,免费什么的,整人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知我者莫若娘子也,你们且等着,我一会就去套路孙子名。啧,人生嘛,何处不套路?”
          (本章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