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花掉1000000亿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都市
类型
2019-09-12
上架
546153
字数

第116章 年轻真好啊

							     
     每一个被惯坏的小孩,都会用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方法来索取他想要的东西。闪舞
      
         洪辛书今天想要的东西是颜面,于是一个微信叫来了以六哥为首的八位哥哥。
      
         只是,你们是来搞笑的吗?
      
         洪辛书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今晚最丢脸的人,今晚最丢脸的人应该是现在半跪在张小剑面前的六哥。
      
         六哥此时的模样完全没有来到这里时的威风八面,张小剑要他纹个皮卡丘,他居然立刻点头:“哥,纹..必须..纹皮卡丘,我..还想..在肚子上..纹个小火龙...”
      
         全场一片爆笑,他们果然是来搞笑的。
      
         六哥身后的几个同伴没心情笑,只觉得今天丢人丢到家了。
      
         他们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些逃离这里,已经没有了和张小剑动手的勇气。
      
         张小剑和高青松估计的没错。
      
         一群天天哄着小屁孩、围着小屁孩转的混混,能有什么出息,能有什么骨气?
      
         说句不好听的,这群人碰上硬茬立刻能跪下吃屎,你再厉害点,他们还能吃稀的。
      
         听着六哥的话,张小剑话锋一转,语调一沉:“你们刚才声势挺浩大啊,在外面砸了什么?”
      
         六哥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没砸什么...就是踩..坏了..一点花花..草草。”
      
         张小剑稍一用力,六哥身子下俯,疼的又是一顿滋哇乱叫。
      
         “算账,赔钱,然后滚蛋!”
      
         ————
      
         现实往往比戏剧更加荒诞。
      
         几分钟之前还凶神恶煞,又是纹身又是提着武器的六哥,现在正在点头哈腰。
      
         站在他对面的是接了这次生日Party活动布置以及策划的主观,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
      
         “高脚杯一个十五,你们打碎了酒塔,一九九个高脚杯,一共2985。”
      
         “什么高脚杯一个十五啊,我家门口杂货店里就五块钱一个....”
      
         小姑娘没理他:“你们打坏了蛋糕车,三百五。”
      
         “就那车,焊一个不会超过一百块钱,小姑娘你是不是有点太黑了?”
      
         “椅子碎了两个,桌子碎了一个,椅子两百块钱一把,桌子四百。”
      
         “不是,你们这啥桌椅,镶金边了?”
      
         正据理力争时,六哥发现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张小剑看了他一眼。
      
         他右臂到现在还抬不起来,一股子疼痛与酸麻难受的要死,这一眼之后,他那还敢讲价,抬起左手指了一下洪辛书:“找他要钱去。”
      
         说着,他一转身,就要带着兄弟们走。
      
         只是这时警察到了。
      
         张小剑等人没报警,因为没来得及。
      
         但是在六哥和他的兄弟提着武器出现在别墅里时,不止一个人报了警。
      
         警察同志一进来目光就锁定在了六哥身上,说了句:“小六,你行啊你,风口浪尖你也敢惹事,来来来。”
      
         显而易见,老六应该是附近所里挂了名的混混。
      
         见到警察同志立刻露出憨厚一笑,他脑瓜子后面的纹身老虎头那有点虎样,后脖子的褶子一皱,就特么只是小猫。
      
         活动主管,也就是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一溜烟的来到警察叔叔面前,开始绘声绘色的说起了刚才发生的事。
      
         张小剑几人在这时已经走出了别墅,后面的事再与他们无关。
      
         ————
      
         奔驰,路虎,加上一辆小橘排成一行行驶在清冷的街头。
      
         车窗全开的张小剑随手开了音响,FM里应时应景的竟放了一首古惑仔的插曲,最广为人知的《友情岁月》。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
      
         ……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
      
         “曾共度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坐在车上的三男三女,不自觉的跟着唱了起来。
      
         歌声从三辆车的车窗传出,在行驶的半空中汇集又消散,明亮的路灯似乎是这次合唱的唯一观众。
      
         歌唱的很嗨,一曲终了竟然意犹未尽。
      
         王婉儿坐在车里道:“这生日Party惹了这么多麻烦,早知道我们就六个人开着车唱唱歌,找一个地方玩玩多好。”
      
         苏瑜笑了笑,趴着车窗看着今晚外面的星星:“生日要开心一点...”
      
         这话刚说到一半,苏瑜一拍脑门:“完了,你的长寿面都没吃。”
      
         高青松拿起早就在三辆车上配好的对讲:“完了,婉儿的长寿面没吃。”
      
         白杨:“这大晚上的,还有面馆吗?”
      
         张小剑:“APP上找找,应该有吧。”
      
         ————
      
         年轻时最有意思的事就是和朋友想一出是一出。
      
         张小剑六人都正处年轻时,所以就真的想一出是一出。
      
         只是江城毕竟只是个二线城市,不像省会和一线大城市里二十四小时的面馆满地都有。
      
         所以为了让王婉儿吃上这一口长寿命,三辆车在大半夜的绕了江城一个大圈,终于在接近高速公路旁找到了一家面馆。
      
         而这家面馆之所以这么晚还营业,估计是给跑长途的司机们开的。
      
         来时人不多,六人围着一张桌坐成了一圈。
      
         张小剑跑去厨房里嘱咐了一声,说要那种一根下来能堆成一碗的长寿面,拉面师傅回了声:“好嘞,您瞧好吧。”
      
         不一会儿六碗面上桌,张小剑拿筷子一提发现人人的碗里都是长寿面。
      
         不过面既然已经上桌了,当然不会计较,今天晚上还真没吃什么东西的六人立刻下筷。
      
         白杨这时高呼道:“既然都是一根,我们不如来一个比赛。”
      
         张小剑给了白杨一个白眼:“幼稚。”
      
         高青松四人也同时回道:“幼稚。”
      
         白杨既然已经被人骂幼稚了,索性就幼稚的道:“咱看谁能一口吃完一碗面,谁输,等会真心话大冒险。”
      
         说着,他拿起筷子,找到了面头,放进了嘴里,发出了哧溜哧溜的声音。
      
         嘴里都骂着白杨幼稚,张小剑五人的身体倒是很诚实,纷纷吸了粗面,谁也不咬断。
      
         吃到后来一个个都鼓起了腮帮子互相看,摸样滑稽,但都很认真,要是有谁现在就输了,他们就会立刻正常吃面。
      
         这一幕很幼稚,只是坐在邻桌的老司机却看的眉开眼笑,似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和朋友们幼稚的一幕幕。
      
         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哧溜,哧溜’声老司机心中叹了句:“年轻真好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