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花掉1000000亿

花掉1000000亿

张饭否
都市
类型
2019-09-12
上架
546153
字数

第193章 老爷子的茅台

							     
     老太爷的院子是村里最大的院子。
      
         不过即便如此,挤进来四五十人也很局促。
      
         村里人都知道老太爷家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是非常有钱的那种。
      
         只是太多年过去了,即便他仍旧住着村里最大的院子,人们似乎也都快忘记了这个事实。
      
         今天是唤醒人们记忆的一天。
      
         至少快二十辆的商务豪车齐聚老太爷家门前的土路上,进进出出可见西装革履之男士,也看见穿着职业套装踩着小高跟的女人。
      
         于是,村里的小伙子们看傻了,尤其看到那一双双美腿的时候...这城里的姑娘咋就这么会穿,这么好看呢?
      
         村里的老姑娘们也看愣了,那些小伙子穿着西服的样子,咋就那么挺拔,那么斯斯文文呢?
      
         当然,他们更关心今天老太爷的院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是在谈一笔大买卖。
      
         只是穷极他们的想象力,他们中最敢吹的人也只是说:“老太爷家干房地产的,今天这么大阵仗,买卖不得上亿呀?”
      
         “上亿?”听到这个数字,大伙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而,这个数字却距离事实有着遥远的差距。
      
         ——
      
         谈判从正午已经进行到了黄昏。
      
         今天不会有任何结果,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注资百亿并不是一件小事,尤其是注资一家房地产公司,第一天谈判更多的是试探。
      
         张小剑也明白,今天无论是他口中的小吴还是小高,都可以承诺任何事情,但放在纯粹的商业角度而言,这些承诺等于放屁...
      
         当然他不介意这场谈判会拖多久,下午算是凑了凑谈判的热闹之后,他们四个年轻人就坐上了院子的屋檐,看着夕阳西下快要隐没在山里。
      
         高青松道:“张小剑,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张小剑明知故问:“什么故意?小小高,你在说什么?”
      
         高青松:“……”
      
         白杨确定道:“他就是故意的。”
      
         高青松叹了一口气,果然这个家伙并不是想要照顾自己心里的感受,而只是想占自己的便宜。
      
         张小剑这时却将手搭在了他的肩头,另一只手扬起指着落山的太阳道:“你们看,落日多好看。”
      
         高青松嫌弃的扒拉了一下张小剑搭在自己肩头的手道:“我又不是叶墨竹。”
      
         张小剑听到这个三个字一愣道:“别说,我还真想她了呢。”
      
         白杨:“喂,喂,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单身狗的感受。”
      
         张小剑另一只手搭在白杨的肩膀上,侧头问他:“徐乐乐你什么时候拿下,等我大飞机回来,咱们三对可以来个情侣度假,满世界走一圈,玩个一年半载的。”
      
         高青松道:“这事先不提,其实我老爹答应了归答应了,但其实申科很难做到你想象中的那么理想化,毕竟有董事会在,虽然里面人不多。”
      
         张小剑笑笑道:“我知道,小高刚才和我说了。”
      
         高青松:“……,张小剑,你是真的贱啊。”
      
         张小剑一挑眉没所谓的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小小高。”
      
         ————
      
         申科的情况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也不复杂。
      
         董事会十个股东,其余除了高家夫妻,还有老吴秘书也占了小小股份之外,剩余七人有六人都是高家的亲戚,典型的家族型企业。
      
         这些亲戚想搞定不难,老爷子之前的那句承诺就已足够。
      
         但老高之所以会答应张小剑这么不靠谱的承诺是因为申科不仅仅是资金链断裂那么简单,他十年前的亲密合伙人,也就是现在申科的第二大股东想要他死。
      
         所以张小剑提什么条件,老高都会一咬牙答应下来,只要他平复了这场危机,公司理想化一点又怕什么?只要不改朝换代的就好。
      
         太阳已经落山时,经过一个下午的反复拉扯,双方终于在一些层面上达成了口头共识。
      
         村里有旅店,但没有宾馆,四五十号人住不下,也总不能天天在这里谈判,所以天黑时浩浩荡荡的商务车队出发,要回到省城。
      
         申科晚上要好好招待一下以闫词为首的谈判团队,为他们安排好住所。
      
         闫词则被委以重任,张小剑可没兴趣在那些旁枝末节里扯皮,只说了句你们谈的差不多了再叫我。
      
         这是张小剑财大气粗的风格,闫词了解,但也感觉很被信任,于是习惯性的捋了捋头发,发现头上没油,最后与张小剑挥别。
      
         张小剑能当甩手掌柜,但老高和吴培当不了,只好与老太爷告辞。
      
         于是院子里又清静了。
      
         还是昨天那些人,桌上换了几道菜。
      
         不一样的是,今天喝的酒不是自制小烧,老太爷从地窖里拿出了一罐不知道封了多少年的茅台,说是他结婚时候藏的,就剩这一瓶了。
      
         张小剑惊叹道:“这是七几还是八几年的茅台啊,这一口得值多钱啊?”
      
         老太爷看着张小剑的模样,缓缓的说道:“不知道你多有钱,还真以为你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张小剑:“……”我是真没见过啊。
      
         老太爷一笑,开始给大家斟酒,自己抿了几口之后,抚了抚额又道:“不行,年纪大了,你们喝光,一口别剩,我去睡了。”
      
         说完,他在高青松的搀扶下回了屋子。
      
         ‘咯吱’的一声木门关上,高青松回到了炕上,坐了下来,没听张小剑他们说说笑笑,而是看着木门呆了呆。
      
         作为老爷子的亲孙子,高青松好像感受到了什么。
      
         而作为他现在的女朋友,苏瑜好像也能感受到高青松感受到了什么,于是她问道:“怎么了?”
      
         高青松纳纳的道:“我爷又想我奶了。”
      
         矮桌上的几个年轻人安静了下来,听到了老爷子屋里传来了一声清脆坠地的声音。
      
         高青松确定道:“没事,看照片呢。”
      
         ————
      
         老太爷费劲的弯腰,将铁盒的盖子捡了起来,然后坐在了并不柔弱的炕上,另一只手在铁盒里拿出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情侣,穿的很土,但笑容很灿烂。
      
         老太爷也随着笑了起来,笑出了一脸褶皱,借着今晚明亮的月光,越看照片嘴角就咧的越大,最后轻声说了句:“淑啊,那酒我给他们这帮臭小子喝了,他们和咱俩年轻的时候想的差不多。”
      
         记住手机版网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