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723章 吓唬死马氏

							     
     千墨看着两人,赶紧装瞎的看向别处,自己家公子和小姐就这么般配,怎么就不说开了呢,这两人,让人着急。
     这时候千落冒冒失失的端着汤上楼,见花继业的手在玄妙儿肩上,狠狠的瞪了花继业一眼,对着玄妙儿道:“小姐,快趁热喝汤。”
     花继业尴尬的假装拍了拍玄妙儿肩膀,摸摸鼻子:“妙儿肩膀上在哪沾的灰。”
     玄妙儿也尴尬的自己拍了几下:“刚才在墙边蹭的吧。”
     千墨在边上一手扶额,天啊,千落你这是第多少次这样对公子了,真不知道以后你知道花继业真实身份的时候,你要不要后悔一万次。
     玄妙儿本来还生气呢,看着边上花继业的表情,这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花继业这就是你自己作的,你派来的人,整日防着你。
     花继业一张酱茄子色的脸,他心里也是无数次的鄙视自己,整天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他默默的走回椅子前坐下,表情丰富的看着玄妙儿。
     只有千落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心的觉得自己对千醉公子衷心,满满的正义感呢。
     玄妙儿忍着笑喝了一口汤,然后对着花继业道:“花继业,我得折腾折腾马氏。”
     “你有什么想法?”花继业看着玄妙儿这个小眼神,就知道这个小丫头心里有计策了。
     “她马氏不是对我跳河的事有想法么?她不是希望我跳河时候死了么,那我就装个死了的淹死鬼给她看看。”玄妙儿放下手中的汤勺道。
     花继业自然懂玄妙儿的意思:“这还不简单,千墨千落晚上去一趟去就行了。”
     “我也要去,只有马氏见了我的样子,听见我的声音,才会更害怕,我要让她有生之年见了我都颤抖。”玄妙儿本来还想着折腾到之前那样先停一阵,等从京城回来,再接着报复她们,可是她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啊。
     “好,那晚上我陪你去,我轻功好。”花继业知道玄妙儿要亲自去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我陪你。
     玄妙儿想了想,有他在自己确实更安心:“谢谢你花继业。”
     花继业嘴角上翘:“小丫头,又说没用的话,你自己收拾好了,午夜我来接你。”
     “好,这一次我要让马氏吓得一个月起不来炕,可别直接吓死了,我可不想让她这么快就解脱了。”玄妙儿一直认为,对于坏人死真的不是最好的报复。
     “放心,做坏事做得多的人,噩梦做的也多,她比一般人扛被吓。”花继业右手拿着扇子,敲打着自己左手的手掌笑着说道。
     “好像你说的有点道理,不死就行,以后我还的让她看着铺子没了,儿子女儿媳妇整天打架呢。”玄妙儿这几天看着上房的没落,自己内心舒服了不少,可是这马氏的作死,让玄妙儿又不平静了。
     “我懂你的心,有些仇恨就是要报了自己才会安心。”花继业在说玄家,也好像在说自己。
     玄妙儿听得出几分他的意思:“花继业,咱们报仇是要报,但是那不是全部,我要过的好了,才是让爱自己的人快乐,让那些害我们的人痛苦的。”
     花继业对着玄妙儿咧开嘴角笑了:“妙儿,如果不认识你,我的生活也许不会有快乐。”
     看着他在阳光下哪张俊美又温暖的笑容,玄妙儿有些痴了:“人生的路很长,这些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些插曲,以后我们都会过的很好。”
     花继业看着面前这个时而静如止水,时而又宛如脱兔的小丫头,心都化了,不过小丫头好像又长大了:“你说的对,以后我们都会过的很好。”
     阳光暖暖的照在两人身上,有时候不说话,可是却都读的懂对方的心,那更是一种幸福。
     千墨赶紧找了事出去了,千落呆呆的看着两个不说话的人,心里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反正这个花继业别碰自己家小姐,这个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入了夜,玄妙儿让千落他们几个帮着自己化妆成了个水鬼,一身白衣色的衬衣,头发都批了下来,脸抹得惨白惨白的,就连嘴唇都是白色了,眼睛周围画的乌青,在烛光下显得很是瘆人。
     只是边上三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这说那,还有这个‘女鬼’不时的与三人说笑声,让这恐怖的脸变得有几分逗逼。
     听见花继业在院子里的声音,玄妙儿赶紧让她们吹了蜡烛,然后伸出双手,嘴里哼着:还我命来,出了房间奔着花继业走过去。
     花继业还真的吓了一跳:“你这丫头,连我也吓,不过这倒是真的挺瘆人的。”
     玄妙儿漏出一排小牙笑了:“那当然了,我的化妆技术可是很好的,画画的好,这妆是不是也很像?这还不是最后的,等到了村头的河边,我得在身上淋点水,那才更有效果。”
     “夜里的河水多凉,你让千落去装些温水在水袋里,到了那也不会凉很多。”花继业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不能让玄妙儿受屈。
     “还是你想的周到,千落快去。”玄妙儿赶紧让千落去准备。千落手脚麻利,很快就准备好了。
     花继业看着这个画的小鬼似的小丫头,那个惨不忍睹的笑容,自己哭笑不得:“咱们走吧,午夜了。”然后又吩咐了千落烧好洗澡水准备着。
     玄妙儿见他考虑的这么周到,满意的点点头:“走吧,我这脸都画好了。”说着从侧门出去,她知道花继业的马在侧门。
     到了门口,花继业脱下自己的黑色披风,把玄妙儿包住了:“你这一身白衣服,还有你这张脸,路上见到你的不都吓死了,你在披风里别出来。”说完把玄妙儿抱上了马。
     这是花继业抱玄妙儿,他一直觉得对方是个小丫头,可是自己的手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软软的,还有小丫头身上的香气,让他一时有些走神了,毕竟自己可是守身如玉二十几年了。
     玄妙儿见花继业愣神,拍了他一下他胳膊:“花继业,想什么呢,快走啊。”她可是着急回去看马氏被吓的半死呢。
     花继业这才从愣神中走出来:“啊,没什么,这就走。”他翻身上马,坐在玄妙儿身后,一只手紧紧的搂着玄妙儿,一只手牵着马的缰绳,直奔河湾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