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1245章 利用李巧莲

							     
     玄老爷子皱着眉头,看了玄安旭一眼:“吃完了就拉,你那是直肠子么?”
     马氏在屋里怕玄安旭说别的说漏嘴了,赶紧喊了一句:“你赶紧让他去茅房,这要是大冬天的拉裤兜子里,谁给他收拾。”
     玄老爷子无奈的对着玄安旭摆摆手:“赶紧去,赶紧去。”
     玄安旭刺溜一下,跑出去了,先去茅房画个圈,就去藏包子了。
     玄老爷子进了屋,上炕坐下了。
     马氏叹了口气:“这还是得写借据啊,饺子白吃了。”
     玄老爷子这时候心里都是镇上的好,想想那些好吃的,今个的饺子也索然无味了:“啥玩意就白吃了,老大来吃个饭还不行么?再说不是让了三成晚给么?”
     “晚给也不是不给,还得些借据,跟去借高利贷有区别?”马氏这时候心里真的不顺了,并且这几天玄老爷子慢慢恢复以前的样子了,她也没那么小心了。
     玄老爷子本来是已经从天上落地了的感觉,可是刚才又被玄妙儿提起来了,这心又飞了:“一天整那没用的事,都订好了,你又闹妖,你自己闹吧,我去老王头他们家。”
     说完,玄老爷子麻溜的下炕穿鞋走了。
     马氏还想说什么,人家出了门了,自己气的在那骂:“一天没一个能让我省心的,这咋就这么不顺呢?”
     玄文宝在马氏边上,也有点不爱听她说这些了:“娘,事都定了,你在说没用了,并且这保证是稳赚不赔的,你就别担心了,我进屋去写个账本子,到时候卖多少,哪个好卖我也心里有数,我这几天琢磨不少事,你就擎等着数银子吧。”
     马氏被玄文宝忽悠的心情好不少:“成,那你去吧。”
     玄文宝借故赶紧走了,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反正赔了是家里的,挣了是自己能耐,到时候证明自己最适合做生意,这镇上的铺子不是自己的?
     以前自己在这个家什么样?不就是腿瘸了了么?腿瘸了也是因为家里事,现在自己老娘不疼,娘舅不爱的,凭啥?
     张氏今个是把这个事情弄得很明白了,所以她心里有了合计。
     见李巧莲没事,她赶紧喊李巧莲:“巧莲,我这胳膊伤了还没太好,你帮我一起去抱柴火,顺便拎两根木头回来,晚上还得烧水给你祖父泡脚呢。”
     李巧莲没心机的跟在张氏身后:“嗯,我跟三伯娘一起去。”
     到了柴火垛边上,张氏小声对着李巧莲道:“巧莲啊,你和三郎成亲之后是不是就去镇上了?”
     李巧莲不敢说,之前王氏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到时候她就不用在这受气了,不过这话不能说,她又不算是很会说谎,摇摇头:“到时候我听祖母和我婶子的。”
     张氏那个老狐狸还能听不懂:“没事,三伯娘还能不知道这些事,哪个当娘的不为了儿女着想,你婶子让你们去镇上那也是应该的,可惜我没有儿子,没媳妇,想走都走不出去。”
     她这是故意的用自己的弱处,痛处,去降低李巧莲的戒心,换取李巧莲的信任。
     果然李巧莲看向张氏:“三伯娘,你也别伤心,俺村当时有个婶子都四好几岁了,一直没儿子,哪想着后来生了一对大胖小子,这事谁也说不准的。”
     张氏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不能再生了,并且玄文诚也废了,两人都不行了,上哪生儿子去?
     不过现在的自己内心不受这些影响了,她就是要报仇,让这个家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所以她故意用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尽显悲哀。
     “我不指望那些好事了,我就能把舒儿带大就行了,你也知道之前舒儿这差点死了,我这一天担惊受怕的,这院里一个比一个歹毒,你祖母的厉害你也见过,我不忍心看着你和三郎这么一对璧人被他们祸害,所以三伯娘希望你们能去镇上,离开这些乌七八黑的生活。”
     李巧莲一脸的恐慌,因为之前马氏要她卖身契的事,她确实很害怕,所以现在是完全被张氏唬住了:“三伯娘,那我咋办?谁要害我?”
     张氏觉得是时候了,小声对着李巧莲道:“这谁害谁没个证据不能乱说,但是三伯娘提醒你一句,你五叔他们卖年画要是卖好了,就可能去镇上抢你们家铺子,要是抢走了,你们就都的回来种地,到时候伺候这边一辈子。”
     李巧莲一听心里慌了:“五叔五婶能抢么?”
     “这个院子里发生过什么你都不知道,还是防备着点吧,我话不好多说,你就当我没说过,还有你和三郎在后园子草垛的事小心点,免得被人发现。”张氏的声音压得很低,并且她的眼神总是让人觉得白得多黑的少,看着更是阴森,加上已经日落的时候,更是多了几分邪气。
     李巧莲感觉身后出了冷汗,她不太理解张氏的意思,但是知道这院子里好像不那么简单,其实她也觉得奇怪过,西厢房好好的不住人,偶尔大姑来看看,收拾的立整的,还烧炕,可是大姑不进上房来,这西厢房应该也是他们家的,怎么给了外姓人?
     还有三叔为什么跟个怀了孩子的妾室跑了,留下三婶?这个家不富裕,纳妾有点奇怪。
     还有这个瘸子五叔短文识字的,家里那么多书,咋就瘸了?自己也不敢问,外人也不会对自己说的。
     自己就知道这个祖母是祖父的续弦,不过好在自己这支是现在祖母嫡亲的,那自己家就不会受屈了。
     可是五叔也是祖母亲生的,这咋还争呢?这事自己想不通了,看来得给镇上传信了。
     不对,最后三伯娘那个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让自己跟玄安本在后园子草垛小心点,免得被人发现,难不成她知道?
     等李巧莲反应过来时候,张氏已经抱着柴火往回走了,她也拿了木头,赶紧跟过去小声道:“三伯娘,那事你能帮我保密么?”
     张氏点点头:“我要是想说早说了,也不会提醒你。”
     李巧莲忽然觉得这个三伯娘看着吓人,好像不那么坏,当然她判断人好坏的标准过于简单。
     2017年4月1日-4月7日期间,本书将在QQ阅读客户端和起点读书客户端限时免费7天时间,一点小福利,也算回报一下这么多年来众多书迷对猫猫的支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