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1839章 傅斌中蛇毒

							     
     次日,玄妙儿和花继业陪着华容去了他的新铺子,这边装修的都是跟京城一样的,又直接带了西点师傅和掌柜的,基本都布置好,试验几天,厨房都正常使用,那就能开业了。
     华容带着他们去了后院,这个铺子的后院很大,因为大师傅要住在这后院,所以之前就考虑这些了。
     后院的正房有一个客厅,他们进去落了坐,华容是主人,吩咐下人倒了水:“我尽量赶在中秋之前开业,我也要会京城过节。”
     玄妙儿看向花继业道:“你正好也是要去京城国公府过中秋,正好你们一起走。”
     华容很高兴:“那真是太好了,要不一个人赶路当真是无趣的紧。”
     玄妙儿今年早就想好了,今年的月饼要自己做,本来还想要做好了找个点心铺子带烤一下呢,现在好了,华容的那随自己折腾了。
     顺便也能让华容的铺子中秋大卖一波:“华姐姐,我今年要研究一些月饼的做法,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到时候我要借用你的厨房试试,要是做得好,也给你的铺子加点新品。”
     华容对玄妙儿说的东西都感兴趣:“你要是有想法的东西,那一定错不了的,再说我这不就是你的,还用跟我说?”
     玄妙儿笑着道:“到时候给你惊喜,希望不是惊吓。”
     “讲真话,我还真是希望有一次惊吓呢,妙儿的惊吓估计也是很独特的。”花继业看向了玄妙儿道。
     华容听着花继业的话也笑了:“让你说的还真是,总觉让妙儿出点丑还真不容易呢。”
     “你们这个心态不端正哈,并且有丑事我也得藏着,要是让你们知道还不要说上几年?”玄妙儿看着两人一脸嫌弃。
     说笑着,前边有伙计过来找华容过去看些东西的摆放,华容跟着伙计出去了。
     尽管就剩下玄妙儿跟花继业,不过两人也不好说什么私密的话,所以接着刚才的月饼话题继续聊着。
     中午三人还是醉仙楼吃的饭,之后玄妙儿回了画馆,花继业去集市了。
     玄妙儿回来之后就坐在画馆的二楼,研究做月饼的事,以前画过月饼模子,不过这回玄妙儿可是要亲自动手去做了。
     其实她前世都是买来吃的,做,自己怎么没做过,但是胜在自己的记忆力好,无论是电视还是杂志哪看过的都有印象。
     不过这些要好好地回想,想起来的赶紧写出来,到时候研究着试试。
     她这边想的正投入,秦苗苗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妙儿表姐,傅公子出事了,你快去救救他。”
     玄妙儿一愣,傅斌出事了?“你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秦苗苗手里拿着几张瓷器的设计图,话音有些急促的颤抖:“我画了些图,想拿给傅公子看看,没想到,刚到了傅公子那,就听他家下人说他去山上看景的时候,被毒蛇咬了,镇上的大夫解不了那毒,我想着表姐这的心静会解毒,所以赶紧来找你了。”
     玄妙儿心里很快的分析秦苗苗的话,首先以前秦苗苗去过傅斌那,其次他去了什么地方能被这么毒的蛇咬伤?蛇毒?难道是跟藏宝图的绝命谷有关系?
     不对,自己要冷静,这事是真是假自己不知道,如果是陷阱呢?
     秦苗苗看着玄妙儿没有马上答应,她拉着玄妙儿的胳膊:“表姐,我求求你了,就去救救傅公子吧,她自己用内功封住了心脉,但是那毒太强,怕撑不上太久的。”
     玄妙儿仍旧没有动:“傅公子的身份高贵,一定会有人帮他解毒的,心静那点本事都是小打小闹的,要是大夫治不了的,心静怎么会治得了?”
     她就是不想去,心静的本事,确实是外人不那么清楚的,自己也不想暴露心静的能力,并且自己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陷阱,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决定。
     秦苗苗现在真的是有些失态了,因为她真的怕傅斌死,她知道心静懂毒,能在玄妙儿身边的,她相信绝不简单,但是究竟能不能解傅斌的毒,她不知道,但是她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表姐,你怎么也要去看看才能下定论啊,你让心静去看看吧,哪怕多撑一阵也好,傅公子那边已经派了人去取解药了,但是我怕他撑不住那么久。”秦苗苗尽量忍者着哭,心里却像是针扎的一样,傅斌啊傅斌,你那么爱的人,知道你有难,她却还要想东想西,你的付出值得么?
     这时候花继业上了楼:“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是得到了消息,傅斌下了绝命谷,被毒蛇咬伤了,他正想来跟玄妙儿说这个事,没想到秦苗苗在这了。
     玄妙儿看见花继业,心里踏实不少:“你来了,苗苗表妹说傅公子上山观景被毒蛇咬了。”
     “那来找你有什么用?你又不会解毒?”花继业一脸茫然的看着玄妙儿问。
     玄妙儿看着身边的心静:“苗苗知道心静懂毒,所以想让心静去帮着看看,可是心静那些都是小打小闹的,我怕治不好反倒坏了事。”
     秦苗苗赶紧道:“不求心静治好了,多帮着争取些时间就好,有人去取解药了。”
     花继业想了一下,对着玄妙儿道:“要不然让心静去试试吧,能多拖一会也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现在傅斌的人去取解药了,其实是蛇毒能解的人不少,只是这个绝命谷的毒蛇相对厉害,但是也不是无解,一颗解毒丹对于傅斌是不难求回来的,傅斌的功力拖到拿回来解药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傅斌怎么都不会有事。
     以前傅斌救过玄妙儿一次,那次自己最后也没找到证据,证明是傅斌自己设的局,所以这次不如让玄妙儿还了这个人情,以后自己心里也踏实一些。
     玄妙儿从花继业的眼睛中看出来花继业是真的让自己帮忙,尽管没有完全的知道为什么,但是也听明白了一点,就是让心静拖着时间等着解药就好,这样也不会暴露心静太多。
     她对着心静道:“心静,你跟苗苗去一趟吧,尽量帮着多拖上一阵,等着解药拿回来就好。”她加重了拖上一阵几个字的读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