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1880章 傻缺张姨娘

							     
     可是丁蓝娇却还是觉得自己委屈:“祖母,我是尚书府的小姐,我已经低三下四的去找过玄妙儿了,可是她不待见我我还能跪着求她?”
     张姨娘看着不知道悔改的丁蓝娇,话语也是更多了一份指责:“那人家丁蓝凌是怎么做到的,你看丁蓝凌整天跟这你祖父去山上地里,根本也没什么时间在镇上去拉拢玄妙儿,可是真的遇见事,你看看,人家玄妙儿怎么帮她?你怎么一定没学会?”
     “丁蓝凌就是比我幸运,人家是尚书府正儿八经嫡出的大小姐,玄妙儿从身份上就一定是喜欢丁蓝凌那种了,这能怪我?”丁蓝娇怎么都不承认自己的错,把一切都怪到了别人身上,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份都是影响自己的。
     “你说什么?你是嫌弃我这个祖母没给你个好身份,你嫌我是个姨娘?你有没有良心?不说别的,就今天我给你花了多少钱多少心思?”张姨娘真的气的肝疼,她以前就知道这个孙女任性,可是没想到她说话这么伤人,也是自己平时娇惯的太严重了。
     丁蓝娇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对了,这话说了就是伤人的,自己不该这么说,她走到张姨娘身边:“祖母,你别生气,我就是看着脸上的伤心里难受,说的不是真心话,宋名医都说很可能留疤,我心里难受。”
     张姨娘看着自己一直待在身边的孙女,这白嫩的小脸蛋上那殷红的伤口,心里也不是滋味:“这脸祖母一定给你治好了,等回了京城,咱们找京城的大夫看,保证不能留下疤痕。”
     “祖母,你说柳姨娘不是说的好好地,怎么后来她就不管了?”丁蓝娇知道张姨娘一定给自己的脸治好了,也不太担心了,问起了今天的事。
     张姨娘摇摇头:“我也没想清楚,她没有儿子,她帮着咱们是给她自己未来找个依靠,以前有了事她总是第一时间来找我,可是今天她却一直没动静呢?”
     “祖母,你说她能不能看咱们这边不行,又转头去那边了?”说着丁蓝娇指了指丁夫人院子那边。
     张姨娘摇摇头:“不能,人家也不能轻易的接受她,不对,她不是能安静住的人,我得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完,张姨娘也不管丁蓝娇说什么,自己急冲冲的出了门,去了柳姨娘的院子。
     而丁蓝娇身边的双喜,在门外偷听了两人说的所有话,见张姨娘出去了,她眼里带着鄙夷的进去伺候丁蓝娇了。
     此时的柳姨娘坐在自己的花厅里,心里想着今天的一切,之前都是按照自己的安排进行的,今天丁蓝凌被关起来,这也没什么不对。
     丁夫人派人去请玄妙儿时候,自己也是知道的,但是自己胜券在握,并没担心,想着玄妙儿来了,也就是多个见证人而已。
     可是玄妙儿家里竟然有那么多丁蓝凌的手记稿子,那就有预谋的留的,还是不经意的留着的?
     还有玄妙儿父女两为什么这么关心丁蓝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真的只是交情?
     还有自己今天派出去的人,为什么设了路障了,打算派人去趁机偷丁蓝凌的手记稿子,可是后来又遇见了一帮侠士路过?自己从不相信这样的巧合,自己走了之后,那边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这些让柳姨娘的头都变大了,本来都是好好地,怎么半路杀出来玄妙儿?
     还有张姨娘那边也都是笨蛋,那个丁蓝娇一点事没成过,就知道跟丁蓝凌斗,如果斗得过也好,结果呢?
     丁孟良那个废材更是让自己火冒三丈了,如果他有一点才华,如果他能背下来写的这些东西,就算是更丁蓝凌对峙,也能有几分胜算,何必要装着嗓子坏了不能说话?
     这时候张姨娘走了进来,张姨娘在柳姨娘面前,一直还是很有身份的,因为她一直认为柳姨娘帮着自己,就是巴结自己。
     “妹妹这是什么意思?事情惹了,兜不住了,就想一直躲着么?”张姨娘进了花厅,直接坐在了柳姨娘对面。
     以前柳姨娘是对张姨娘很客气的,因为自己就是要让对方放松警惕,但是今天她心情太差,也没有过于伪装,冷言道:“我有什么好躲的?要不是你们太没用,我何必这么费劲。”
     张姨娘被柳姨娘的话说的有点蒙了,咋回事,这柳姨娘疯了?“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想要过河拆桥了?还是你现在看我们这边落了下风,要回去巴结大房那边了?”
     柳姨娘皱着眉头:“你能不能心里有点数?你知道我这些天花了多少心思么?你知道我今天做了多少事么?你们什么都靠着我一个人,现在指责我?”
     张姨娘也不是不知道柳姨娘这段时间是很累,因为偷丁蓝凌的手记稿子,还要出去找人整理,这些事花钱费力的,最后还要把丁蓝凌那些毁了。
     可是张姨娘还是觉得柳姨娘是应该的,她没有孩子,以后要靠着自己,那她不能坐享其成吧?
     这么一想,张姨娘底气还是很足的:“你跟我们一伙的,做这些还不是应该的?难道你想什么都靠我们,我们还得供着你?”
     柳姨娘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直接动手,自己一开始利用张姨娘,也是因为她头脑简单。
     但是现在让她说好的,她是真的气的说不出来,不过自己也不能现在就跟张姨娘翻脸,她现在还是要跟张姨娘这房栓一起:“你知道下午我去干什么了么?你以为我躲着,知道玄文涛带着证据来,我不需要阻挡么?你以为这些很容易么?”
     张姨娘原本真的以为柳姨娘回来躲着了,没想到柳姨娘还办了这些事,不过不对啊,那玄文涛还不是来了?
     “那玄文涛为什么还是来了?”张姨娘看着柳姨娘问。
     柳姨娘对张姨娘的脑袋也是真的无奈了:“你觉得我敢光明正大的对着玄文涛下手?去接他的是千墨,千墨是千醉公子手下得力的人,你觉得一般人能伤害得了他们?并且你打算跟千府为敌?我们要的是丁蓝凌的手记稿,路上用点手段,把东西偷来是可以的,玄文涛放眼整个凤南国也没谁敢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