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1891章 再遇那书生

							     
     刘氏看着杜柳叶,这姑娘尽管是卖猪肉的,可是一点不脏,干活一点不打怵,干净利落,性格也不错,至少面上能看见的,都不错。
     杜柳叶把肉切好了,也放在筐里:“夫人看看这样拿着可方便?”
     刘氏点点头:“挺好,谢谢姑娘了。”
     杜柳叶笑着道:“这是我该做的,哪里还要夫人这么客气了。”杜柳叶开始还以为是个比较挑剔的夫人,不过现在看,好像挺和善的。
     刘氏给了银子,玄文涛拿了筐,两人离开了。
     到了马车上,玄文涛才不解的看着刘氏问:“你刚才故意的?”
     刘氏噗地一声的笑出来:“我啥样人你还不了解?我是真的能刁难的人?”
     玄文涛伸手帮刘氏撩了一下额头的碎发:“就是了解,开始以为你走神想事呢,所以提醒你一句,后来看出来你是认真的,才觉得奇怪了。”
     刘氏笑着继续道:“你记得妙儿跟咱们说过,买猪肉都要来一个姑娘家买不?”
     玄文涛点点头:“记得啊,那就是这家了,可是这是妙儿的朋友,咱们不该为难她才是。”
     “这个是妙儿跟继业给沐阳相的姑娘,这姑娘嫁人的条件就是带着瘫痪的爹,沐阳不想让这婚姻成了交易,所以这不积极表现呢么。”
     “这么回事啊,那你是想考验考验这姑娘?”
     “咱们就这一面,也考验不出来啥,我也就是看看脾气性格别太厉害了。”
     “别说,我觉得这姑娘还真不错,大嫂性子软,这姑娘看着可是能拿得起事的,并且孝顺,对大哥大嫂也能好。”
     “看来继业和妙儿是花了不少心思了,不过这姑娘挺待人亲的,跟妙儿去过几次我哥家了,家里都挺喜欢的。”
     “这也挺好,之前沐阳一直放不下林小草那些事,现在好了,这要是成了,岳母高兴了,这身体还能好点。”
     说到吴氏的身体,刘氏还是叹了口气:“能撑到现在全靠大夫和药,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日子。”
     玄文涛拉着刘氏的手:“这事不是咱们能改变的,咱们在她活着的时候尽到孝道,不让以后有遗憾。”
     刘氏点点头:“谢谢你,一起跟我尽孝。”
     “这说的什么话?你娘不也是我娘么?”
     “这辈子我最幸运的就是嫁给你。”
     “咱们最幸运的是有一群好儿女。”
     “儿女好还不是你教导的好?”
     ……
     车夫在外听着老爷夫人说话,自己都跟着喜庆,想着以后要对媳妇好。
     次日,玄妙儿想着应该去秦苗苗那看看了,知道她生病,这都在镇上,经管不是什么大病,也要去看看。
     正好这阵家里的果子成熟的多,所以玄妙儿带了些水果去了陈秀荷家里。
     到了陈秀荷的客栈,人来人往的顾客不少,玄妙儿进去到了柜台前对着陈秀荷道:“表姑,这生意很好啊。”
     陈秀荷听见玄妙儿的声音高兴的太抬头道:“这还不是借了你们的光,秋天来咱们镇上买粮食的商人多了,我们这客栈生意自然就好了。”
     “表姑,表妹的病都好了吧,俺家这段时间忙,我也没来看看表妹,这不从家里拿了些水果,给你送来些。”玄妙儿让千落把带来则果子放到了柜台上。
     陈秀荷看着那些果子道:“你看看你们这果子,长得真好,怪不得那么多商人来镇上买粮食够果子。”
     这时候秦苗苗从后边进来:“表姐来了,我还合计这两天去你那看看呢。”
     她身体都恢复了,之前还是心病的原因,从傅斌来看过她之后,她这也就都好了,人都比以前精神了。
     玄妙儿知道她病好了,笑着道::“你赶紧好起来我就高兴了,那那铺子也不少事等着你吧,表姑这越忙,你那边也应该越忙了。”
     “可不是呢,最近那边忙的不行,我前几天是病的下不去床了,没办法了,只能又请了个伙计,现在我倒是轻松了。”秦苗苗早就想让自己闲出来了,这回倒是有了这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本来玄妙儿也知道秦苗苗不是真心的做生意,早晚得自己退到二线,还能真的天天烙饼?
     “那也好,表妹咋说是姑娘,不能整天的泡在那厨房里,多个伙计,你也轻松了。”玄妙儿顺着话道。
     陈秀荷撇撇嘴:“也就妙儿偏着苗苗说话,那小铺子多大?一个月挣多少钱?都请人,挣几个银子?”
     玄妙儿笑着道:“表姑这话可不对,以后苗苗还要开分店的,以后是靠销量,又不靠力气挣钱。”
     秦苗苗挽着玄妙儿的胳膊:“我就爱听表姐说话,也就表姐能说服我娘。”
     说话间,一个书生打扮的公子上前:“老板娘,小生要一间上房。”
     陈秀荷赶紧招待顾客:“公子稍等,我看看楼上还有哪间客房光线好的。”
     那公子看见秦苗苗时候很是惊喜:“呀,两位小姐咱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
     秦苗苗很不想看见他,可是怎么这人阴魂不散呢:“公子,真巧。”真剧真巧,秦苗苗心里已经问候了对方祖宗十八代了。
     玄妙儿看见那公子就想起来这人是谁了,这个就是上次遇见那个,秦苗苗晕倒那天救了她的那个书生,但是秦苗苗一直瞒着自己晕倒的事,玄妙儿只是后来不放心,画了这人的画像让千墨去查了那天的事,不过这个公子没有什么问题,以前也不认识秦苗苗,那天真的是遇见的。
     只是玄妙儿也没太确定,秦苗苗为什么一直瞒着自己晕倒的事,不过自己对秦苗苗的了解,她这人心高气傲,在自己面前一直装着很崇拜自己已经不容易了,也许还是因为面子吧。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公子跟她们还真是有缘,她笑看着那公子:“还真是挺巧的。”
     那公子行了个书生礼:“上次匆忙,小生忘了自我介绍,小生姓苏名方臣字清远,桐坪镇人,家弟在永安镇的学院读书,这几次都是来看家弟的,没想到几次都遇见了小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