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画满田园

画满田园

养只猫挠你
古代言情
类型
2019-08-21
上架
10591547
字数

第1893章 虚伪的女人

							     
     秦苗苗总是觉得玄妙儿是装的清高,女人怎么会真的不喜欢这些,所以又拿了一对金镯子:“表姐你看这个呢?”
     玄妙儿看了那个样式之后,还是没表现出什么喜欢不喜欢道:“表姑带还可以。”
     秦苗苗放下镯子,她真的很生气玄妙儿这种什么都很淡然的表情,她什么都有了,那么多的男人喜欢她,那么多的钱财,那么好的名声,可是又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想要的表情。
     越想秦苗苗心里越恨,特别是想到了傅斌,为什么他就是被玄妙儿迷得死去活来?就是因为玄妙儿的故作清高?虚假?做作?在她心里,真的一切不好的词汇,她都想用在玄妙儿身上。
     玄妙儿根本没在意她想自己,自己选了些喜欢的首饰,让伙计包好了,付了银子,对着秦苗苗道:“苗苗,你选好了么?”
     秦苗苗倒是纠结了,这要是选择贵的,是不是让玄妙儿觉得自己物质虚荣,可是那些便宜,自己也不喜欢。
     纠结最后,她还是学着玄妙儿,选了一对石头的耳坠子,因为傅斌喜欢玄妙儿,自己还是学着她的好,她内心总是抗拒玄妙儿的做法,可是又忍不住学。
     玄妙儿等着秦苗苗买完了道:“我陪你去绸缎庄看看啊?”反正也没事,所以就是闲溜达,要是以前,玄妙儿也喜欢把自己的料子什么的给秦苗苗,现在知道她们身份了,自己才不给呢。
     秦苗苗喜欢玄妙儿家里的那些料子,因为那些是这镇上都买不到的,上次玄妙儿给她们的料子,做了衣服,那周围铺子的姑娘见了,哪个不要上前问问。
     所以这时候秦苗苗道:“也好,我正好要做棉衣呢,表姐陪我去看看,我真的羡慕表姐,千府什么好东西都给表姐送,那料子都穿不完。”
     这贱人就是这样,她一边的看不上人家,一边有羡慕人家,并且还总想要借点人家的光,占点便宜。
     玄妙儿没有顺着秦苗苗想要的方向去说话:“人家给的是情分,不给是本分,我还是喜欢自己出来挑选购买,那个过程也是很好的。”
     秦苗苗笑得有点僵硬:“表姐就是跟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
     玄妙儿没什么表情变化道:“还不都是肉体凡胎,有什么不一样的,进这家铺子看看。”说着两人进了一家绸缎庄。
     这个铺面不大,玄妙儿进去对着这些都挺感兴趣的,看着有些细棉布很好,买了一些,等着回去给大宝用,小孩子用棉布的好,千府给的基本都是适合大人用的,这样的简单的细棉布很好。
     秦苗苗什么都没买,因为她感觉跟玄妙儿出来逛街买东西,就是她在嘲笑自己一样。
     逛了一阵,看着时辰不早了,玄妙儿告辞回家了。
     她回家时候,丁蓝凌刚要回去:“小姑姑,你回来了?”
     “嗯,我给你买了对耳坠子,进屋拿了再走。”玄妙儿招呼丁蓝凌道。
     丁蓝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拒绝道:“小姑姑,这可使不得,我怎么能随便的就要你的礼物呢?”
     玄妙儿就知道丁蓝凌想多了,拉着她道:“你看了之后,一定回收下的。”
     丁蓝凌跟着玄妙儿进了屋,看着玄妙儿买那么多东西:“小姑姑,你这是去逛街了?”
     玄妙儿拿出给丁蓝凌的耳坠子:“嗯,就转了一圈,你看看可喜欢,我给我嫂子和小桃姐也买了。”
     丁蓝凌拿过玄妙儿手里的耳坠子笑了:“我特别喜欢,小姑姑,你的眼光真好。”
     看见是石头的,丁蓝凌就知道不是贵重的东西了,可是这合格搭配颜色还有样式真的很好看。
     玄妙儿笑着道:“我送亲密朋友的东西,都是这样的,这回放心了,礼物不在于贵贱,在于心意。”
     丁蓝凌紧紧的握着那对耳坠子也笑了:“小姑姑,我知道为什么祖母说让我跟你学做人了。”
     “丁伯母可是太高看我了,我以后可不能带着你做坏事,要不愧对丁伯母的信任了。”玄妙儿半开玩笑的道。
     “就算是你带我干坏事,我祖母都会觉得是对的。”丁蓝凌说完自己也笑了。
     玄妙儿看着天色:“我不留你了,早些回去,免得丁伯母担心。”
     丁蓝凌拿着礼物晃了晃:“谢谢小姑姑,我回去了。”
     玄妙儿送她带了门口才回了院子。
     晚上本以为花继业不会来了,可是玄妙儿刚上了床准备睡觉的时候,花继业推门进来了,进来没有说话,坐在了玄妙儿边上。
     玄妙儿坐起来,披上衣服问:“怎么了?”在玄妙儿心里,只要人好好的,别的都不重要。
     花继业叹了口气:“藏宝图没有完全抢过来。”
     玄妙儿听见是关于藏宝图的,也打起来精神:“怎么说没有完全抢过来?”
     “千寻跟傅斌交手时候,藏宝图被抢坏了,咱们只拿到了一半。”花继业有些失落,自己的准备很周翔的,可结果却没有自己想的好。
     玄妙儿拉着花继业的手:“不是还得了一半呢么?也不算是赔了,咱们没有下到谷下,没有折损太多的高手,整体看,还是咱们胜利了。”
     花继业看着玄妙儿,反握住玄妙儿的手:“你就是心态好,让你一说我也觉得没那么闹心了。”
     “那傅斌没发现是千府的人吧?”玄妙儿接着问。
     “没有,我们的人,带的都是三王爷府的标志和武器,这笔账怕是傅斌会记在三王爷府上了。”说起这个,花继业还是很满意的。
     “那就好,这么说,咱们还是赚了,半幅也比没有好,你就别上火了。”玄妙儿双手的食指放在花继业的嘴角,向上挑了一下。
     花继业还是笑了:“本来挺生气的事,可是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好像气消了一半,跟你说了之后,好像气都消了。”
     玄妙儿松开了手:“那就对了,除了生死还有什么大事?咱们都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这还看不开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