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小说APP 全网小说免费在线看
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超维术士

超维术士

牧狐
玄幻
类型
2019-08-30
上架
7321229
字数

第1070章 虚空巨塔

							     
     安格尔如今在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躺在屋顶,看着斑驳树影,感受着周围的微风律动。
     法夫纳自带的风之域场,原本只是为了屏蔽外界恶魔的视线,安格尔处于其中,也是为了避免被恶魔看穿。可在屋顶,因为一时无事可做,他索性感知起附近的轻风低语。
     这一感知,安格尔便察觉到了周围风元素的奥妙。
     或者说,法夫纳对风之操控的精妙之处。
     就像是一缕缕柔顺的线条,看似和风细雨的摇摆,没有任何侵害性,但实则已经将所有的地方囊括住,用轻风为线,织就了一片风之纱帘。可是,一旦周围出现任何异常,安格尔相信,那些柔顺的线条会立刻化为钢丝利刃,微风则会立刻变为狂风卷刃。
     这种对风的操控,让安格尔不自觉的沉迷其中,想要深入的探查风之奥秘。
     安格尔的探查,自然在法夫纳的感知中,若是换作他人,法夫纳估计立刻会将对方卷成白骨。可安格尔毕竟是奥德克拉斯定下的使者,法夫纳皱了皱眉,也就任他去了。反正,以安格尔的实力,也领悟不了什么东西。
     也的确,域场就和领域一样,是真知巫师以后才会接触到的世界,安格尔在风之域场里,根本发现不了什么奥秘。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安格尔的这场“风之旅途”,估计整个巫师界没有任何巫师有荣幸接触到,就算真的有接触,估计也是在战场上,那时巫师面的的风之域场可不是温柔的微风。
     所以,在这独一无二的旅途里,安格尔的经历其实非常的奇妙。虽然对于风的了解,依旧浅薄,但他领悟了一些风之序列的要素。
     风之序列,其实和水之韵律差不多,都是一种元素的潮汐性与周期性的表现方式。
     领悟风之序列,其实就是加深对风的亲和度。这对于以后学习以及施放风术,有很大的帮助。
     当然,安格尔并不算真的领悟风之序列,只是对其中的一些要素有了感悟,这就是一种感念,若是花上一段时间沉积,或许才能化为自身体系的一部分。
     这也算是一种意外的收获。
     除了感知风之域场带给他的体悟外,安格尔还在做另一件事。
     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有可能落入其他恶魔的眼目下,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如之前那般构建门之模型,或者学习知识都不容易。
     既然没办法学习,他便给自己找事做,譬如分出一些心神到手镯里,观察软态虫母巢里的情况。
     之前,软态虫母虫因为没有休息时间,吸收的营养都用来快速的孵化普通软态虫,用以与织梦蚁进行交战……或者说,单方面投喂织梦蚁,避免自己被吃。
     后来,安格尔在接受了坎特建议后,对两方战斗的频率,进行调整。
     让这场不对称的战斗,出现了新的变化。
     织梦蚁被强令每隔一段时间,要休战数日。这就让软态虫母虫不再有那么高压的环境,同时它也开始想着如何破局。
     如何才能躲开单方面的被织梦蚁屠杀?单靠着普通软态虫显然不行,普通软态虫就是“劳作者”,毫无战力可言,想要破局必须有兵种出现。
     母虫于是开始各种思变。
     在数日之前,安格尔发现母虫生下了一枚白里透红的卵,以及三枚泛着金属光泽的卵。
     这与普通的软态虫卵明显不一样,显然,这是母虫思变后的结果,或许就是软态虫中的新兵种。
     安格尔这几天,只要有空就会留意这四枚虫卵的变化。
     就在几分钟前,安格尔感觉到其中一枚泛着金属光泽的卵,突然动了起来。
     所以,安格尔将目光也投向了这里面。
     这枚泛着古铜色泽的卵在摇晃了一会儿后,顶壳出现了裂纹,意味着新生命即将诞生。
     这一刻,安格尔的期待之情,也达到了最高点。
     他自然是希望这枚卵里孵化出来的“新兵种”是变形软态虫,不过,当一个淡黄色的蠕虫爬出来的时候,安格尔眼底却是闪过失望之色。
     虽然这个软态虫比起其他软态虫要大了些,颜色也带着铜色光泽,但实际上这并非是安格尔心心念念的变形软态虫。
     这是一只铜甲软态虫,是软态虫中的战斗兵种,负责防卫。
     其实仔细想想母虫现阶段的状况,时时刻刻被织梦蚁威胁着生命安全,于是第一时间产出铜甲软态虫也符合逻辑。
     虽然不是安格尔所挂念的变形软态虫,但铜甲软态虫也属于比较珍惜的魔虫,其蜕皮也是非常不错的防御材料,至少他喂出去的阿克索精血也不算太亏。
     铜甲软态虫出现后,便开始在母虫周围进行防卫。安格尔也没有再继续观察下去,其他那几枚特殊的卵还没有孵化的迹象,只能暂时先搁浅。
     没有了软态虫分神,安格尔专心的感知着风之域场。
     时间就这么安静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拉苏德兰的最高点,也就是中央的那座虚空巨塔突然出现了异动。
     整个拉苏德兰之所以被称为不夜之城,是因为虚空巨塔的顶端,有一颗璀璨的光球,它照亮了整座城市,永久不熄。
     可如今,虚空巨塔顶端的光球慢慢的变得黯淡起来。
     平日里,这个光球会在夜晚的时候稍显黯淡,用以区分昼夜。但就算稍显黯淡,其实光芒也十分的耀眼,顶多初夏天与仲夏天的区别。
     但现在不一样,那光球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不过短短两分钟,整个拉苏德兰便从光亮的白天,化为了漆黑的夜。
     虚空巨塔顶端那光球,并没有彻底的熄灭,而是像一个萤石,发着淡淡的白光。
     从安格尔的角度看,就像是一轮满月。
     “这是怎么回事?天色怎么从白天变为了夜晚?”安格尔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远处的虚空巨塔。
     不仅仅安格尔在疑惑,拉苏德兰绝大多数的恶魔,都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大量的恶魔飞上了高空,目光看向虚空巨塔的位置。
     浑身散发着莹蓝色水光的迦南,也从院子里飞了起来,落在屋顶上。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安格尔向迦南问道。
     迦南摇摇头:“我在拉苏德兰待了快十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虚空巨塔的光源熄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安格尔也将疑问抛给了法夫纳,不过法夫纳连眼都没抬,对于昼夜变幻,她并不在意。而且比起光线明亮的白天,她其实还更喜欢黑夜。
     “难道是虚空巨塔的光球没有能量了?”
     迦南摇头:“虚空巨塔是拉苏德兰的枢纽,如果那里都没有能量了,拉苏德兰也会随之崩解。”
     迦南的话,让安格尔也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虚空巨塔是拉苏德兰的枢纽,说起来,他其实也只知道虚空巨塔的名字,但它的作用,一直都没有询问过。因为安格尔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踏进拉苏德兰的内城。
     “虚空巨塔是拉苏德兰的枢纽?它的作用,就是供给能量?”安格尔好奇的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以前听其他半血恶魔说过,虚空巨塔是远古时期的魔神所设,它可以吸收游离在虚空中的能量,借此来维持拉苏德兰永不坠落,与永恒的光明。”顿了顿,迦南又道:“除此之外,虚空巨塔里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秘密,似乎它还有类似跨层之门的特性。不过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真正去过,虚空巨塔除了大恶魔可以进去外,其他的都必须止步。”
     安格尔点点头,也没有去深究虚空巨塔的真实作用,他现在更好奇的是,这个昼夜转变究竟是这么回事。
     不过,到了最后安格尔也没有得到答案。
     黑夜依旧没有解除,恶魔们也重新回归了各自的地盘,并且开始适应昼夜变幻后的生活。
     “其实黑夜也不错,很难看到这样的情景呢。”迦南看着远方拉苏德兰,本来辉煌巨大的建筑,全都被黑夜掩盖住了,只剩下灯火点点,远远看去就像是星空一般,有着别样的美好。
     “我们店铺也很暗,需要布置灯火。”迦南突然有些莫名的兴奋,从屋顶跳了下去,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堆亮晶晶的东西,开始装饰起狭窄的木屋。
     安格尔有些失笑,却并没有阻止迦南的动作。
     他看着远方的灯火,有些出神。
     与此同时,在猎物馆的阳台上,夜打开门走了出来,它脸上的火纹不知什么时候淡薄了许多。没有了张扬狰狞的火纹,它英俊的面容逐渐显露出来。
     夜抬起头,看向虚空巨塔的方向,平静的眼底突然闪烁出惊人光华。
     “终于来了。”
     在虚空巨塔内,一个空旷的圆形大厅中,几个外貌各异的恶魔,正聚集在一起。
     若是安格尔在此,会发现之前对他动过手的伊亚达塞,也在这诸众恶魔中。
     这里的恶魔,均是常驻在拉苏德兰的大恶魔。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大恶魔们,此刻表情却是十分郑重。
     在它们中间,有一道燃烧着的火苗,正悬浮在半空中。
     火苗很普通,但不普通的是火苗之中,隐隐浮现了一个古怪的绿色标记。
     这是,无焰之主的印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