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小说APP 全网小说免费在线看
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超维术士

超维术士

牧狐
玄幻
类型
2019-08-30
上架
7321229
字数

第1933章 荆棘古堡

							     
     这是一片布满黑色荆棘的缓坡,往四周望去,除了荆棘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植物。
     风中飘荡着黑色孢子,头顶是一片灰蒙蒙的天。
     玛雅感知着周围,心情带着些许迟疑。就在不久前,她依旧按照内心的述求,希望在星空之谜中寻觅答案,但最后她却来到了这里。
     当然,不是肉身亲至,而是意识沉浸到了未来时光里。
     这个未来的片段,比之前玛雅感知到的任何片段,更加的厚重。她仿佛就像一只穿越了时空的蝴蝶,亲自来到了未来的世界。
     甚至,玛雅可以肆意的观察周围。比起之前看到的那些片段,自由度变得高了许多。
     这里是什么地方?它与安格尔有关吗?
     玛雅观察着周围,虽然无法真正感知周围的能量,但光是看着四野的景象,她心中便升起了一些难言的触动。
     这里的环境,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里到底是哪?
     玛雅在疑惑的时候,画面突然拔高,她的视野也从地面慢慢的拉到了高空。当她看着高空那雾蒙蒙的天象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她迫不及待的将视野看向地面。
     之前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看到周围布满荆棘,如今居高临下的俯瞰,却是清晰的看到这片荆棘地,几乎蔓延了数千里。
     整个山岭全是黑色的荆棘,从上往下看,就像是无数亡灵从地狱中伸出来的狰狞之手。
     玛雅将视线慢慢的拉远,在极南的方向,她看到了一座座起伏的山峦0。
     看着这连绵的山脉,玛雅的心中轻声念出了一个名字:“寒古遗址。”
     玛雅在两百年前,曾去过寒古遗址,所以她对寒古遗址的附近的山脉走向,还是很熟悉的。
     既然极南的地方是寒古遗址,那么毫无疑问,这里应该是在深渊表层。
     而她当下所处的地方,则是寒古遗址的北边——荆棘岭。
     荆棘岭以长满黑荆棘闻名,这里也的确满是黑荆棘,所以玛雅很快就确定了方位。只是她依旧不明白,这个未来的片段,到底想要告诉她什么事?
     在玛雅疑惑的四周探察时,她的余光突然捕捉到了什么。
     在荆棘岭的正中心位置,似乎有火光在闪烁。
     那里是什么地方?为何出现了火光?玛雅心中正疑惑的时候,她的视角就像是流星坠落一般,朝着火光的位置疯狂的位移。
     在视角位移的过程中,玛雅也看到了火光的真相——一座古堡三楼窗户里传来的光亮。
     玛雅正疑惑着,荆棘岭中心什么时候出现一座明显是人类建筑风格的古堡时,她的视角位移直接撞进了古堡中。
     等到视角平稳后,玛雅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古堡内。
     她在一条幽黑的走廊上,前后都被大量的荆棘给堵住了,也就是说,这条走廊看似幽长,但因为两头都是荆棘,所以只有不到十米的活动区域。
     在这活动区域中,有一扇门。
     门缝里透出微光,恰好是之前亮着灯光的古堡房间,可惜房间大门锁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但从门缝透出的光影里,可以看到里面是有人的。
     不知过了多久,玛雅突然听到走廊地板之下,传来一阵诡魅的笑声。她现在处于古堡三层的走廊,地板之下也就是说,笑声是来自二层?
     笑声非常的渗人,哪怕玛雅没有处于真实的环境中,依旧感觉有些发毛。
     在笑声传出没多久,玛雅注意到,那扇亮着光的大门被推开,一个女人从大门中走了出来,迎着玛雅所处的地方走来。
     也正因此,玛雅看清了这个女人的脸。
     女人身上穿着如沸血般的鲜艳法袍,头发是翠绿色,全身上下布满了真实的荆棘,这些荆棘在她衣服上、皮肤下不停的游移。
     “居然是她?”玛雅在进入这个未来片段,发现了厚重感时,就明白这个片段肯定是有一个主题。但她没有想到,这个片段主题的主角,居然会是——
     玛德琳!
     外号“暴戾荆棘”的玛德琳.思莉安!
     因为思莉安家族遭受到了灭门惨案,玛德琳这位幸存者被迫离开了原本的巫师家族,在流浪了一段时间后,加入了野蛮洞窟。
     玛雅和玛德琳其实不怎么熟悉,因为玛德琳加入野蛮洞窟没多久,就派去了深渊,再然后就没有回来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
     安格尔上次回野蛮洞窟的时候,提到过玛德琳,只是也没有多说,说她暂时留在深渊不回来了。
     没想到,玛德琳留在了荆棘岭。
     玛雅正思考着玛德琳的信息时,未来时空的玛德琳穿过了她的身体,往后方的走廊走去。
     之前,走廊上布满了荆棘,堵住了所有的通道。可当玛德琳走过去的时候,荆棘自然而然的让开,等到玛德琳离开,荆棘又自然合上。
     玛雅的视角一直锁定在玛德琳身上。
     玛德琳的表情看上去并不镇定,似乎对于之前那诡魅笑声很在意,她飞快的往走廊尽头跑去。
     当来到走廊尽头时,玛雅注意到,这里是一堵术法墙。墙面留有特殊的术法印记,只有施术者才能解开墙上的密码。
     显然,这堵术法墙是玛德琳做的,只见她伸出手抚摸上墙面,然后闭上眼慢慢的调动思维空间里的魔力。
     术法墙开始发起了光。
     眼看着术法墙上的密码要被解开的时候,玛雅的心脏突然猛地一跳,视线回过头看向玛德琳的背后。
     只见密密麻麻的荆棘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动了起来。
     一个苍白而诡异的女孩的脸,出现在了荆棘之中。
     玛德琳专注破解术法墙的密码,却是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异常。
     直到,这张脸开始慢慢的往外伸——
     就像是蛇一般,这个女孩的脖子越拉越长,直到来到玛德琳的后脑部位。
     女孩的嘴也开始慢慢的撕裂,瞬间变成了恐怖的巨口。
     或许是背后的腥风让玛德琳有所感,她猛地回过头,看到的便是那张布满利齿的巨口。
     下一秒,女孩的巨口直接将玛德琳的脑袋吞下。
     黑暗的走廊里,除了诡魅的笑声,凄厉的惨叫,便是持久且不停顿的咀嚼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