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特勤精英

特勤精英

三笑也是乐
都市
类型
2019-10-23
上架
0
字数

第552章 偷龙换凤(一)

							     
       说话的时候,叶小龙注意到,袁语梦的嘴角上泛起了一片笑意。他在心中嘀咕道,真要说起这道菜,这丫头也不知吃过多少回了。
       这样的话,可不能当众说出来。
       说了几句闲话之后,叶小龙退出了包厢。
       在这返回大厅的一路上,他都在脑海之中揣测。吉通那边换取现场资料的行动,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从时间上来说,此时正是下手换取现场资料的好机会。
       事情并非叶小龙想的这个样,吉通的行动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
       并非是吉通忘记了任务,而是吉通碰上了大麻烦。
       今天晚上给景德龙等人送行,也给刘波等人贺喜。
       支队里,大队长以上级别的领导,全部都去了饭店。
       这么一来,吉通就成了今天的支队值班领导。
       因为夏天也成了被贺喜的对象,晚上盗取丰水现场资料的行动,也就全部落到了吉通的身上。
       其实,也算不上是盗取。
       吉通是二大队的副大队长,也是丰水案件的参加人。
       保管资料的文件柜,就在二大队的一间储藏室里。
       身为副大队长的吉通,本身就有现成的钥匙。
       所谓盗取,也就是偷龙换凤,用其他资料来哄骗一下刘波。
       想要做这样的活计,也算得上是水到渠成。
       晚上在支队值班的刑警,一共是五个人。驾驶员和技术员的住处,另有值班室。
       支队领导和值班刑警的值班室,也是分开的。
       按照规定来说,应该是两名刑警参加值班。
       时间长了以后,大家也有一点懈怠。
       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就变成了单人值班。
       上面的领导也知道这个情况,只是装作看不见,也没有人关心这么一件事。
       今天的值班轮到二大队,参加值班的刑警叫庄河。
       下班的时候,庄河就向吉通请了一会假。
       说是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像,今天晚上要见面相亲。
       有了这么一个过程,估计得要拖上不少时候。
       到班的时间,最早也得要拖到十点钟左右。
       这样的请假,对于吉通来说,那是正中下怀。
       他当即答应说,“没事,你去相你的亲。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有我给你顶着。”
       庄河一听,当然是十分高兴。连声说道,“吉大队,如果事情能够成功,一定要请你喝喜酒。”
       下班之后,吉通没有回家。他去了局食堂,在那儿随便吃了一点,就回了值班室。
       他没有直接采取行动,是因为支队办公室里,还有一些加班的刑警。
       如果立即采取行动,容易留下让人追踪的线索。
       回到值班室以后,他一个人坐在那儿看电视。
       时不时的会站到窗口,观察各个办公室的动静。
       随着所有办公室的灯光都慢慢熄灭,吉通这才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他从三楼的支队领导值班室,沿着楼梯下到了二楼。
       到了楼梯转弯处,刚准备沿着走廊,朝那间放着资料的储藏室走去,他倏地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看到刑警值班室的灯光亮着。
       这就说明,值班室里有人。而且,门是敞开着。
       难道说,庄河那小子的相亲活动被取消了吗?
       要不然,现在才刚刚八点钟。怎么一个说法,也不会这么快就结束相亲活动吧。
       吉通的脑海之中,顿时掠过一个念头:取消今晚的偷龙换凤行动。
       不等完全想完,他就摇头否决了这样的想法。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也许到了明天上午,刘波就能想到这么一件事。
       等到刘波提出销毁资料的时候,那可就什么也来不及了。
       直接过去取资料?那也不行。
       从楼梯这儿走到储藏室,值班室是必经之路。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夸越得过去。
       此时的门敞开着,只要有人从门前经过,肯定都会被值班室里的人发现。
       除了自己变成一个苍蝇,才能不会被发现。
       退回去,等到半夜再来下手?这也不行。
       储藏室的门早就有点坏了,一直都没有人去想着修理。
       其他倒也没有什么,就是开关门的时候,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到了夜间,这声音会显得格外的响亮。
       只要值班室里有人,肯定会能听到开门的声音。
       怎么办?这事是扬支队长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可不能在自己手中给耽误掉。
       况且,这事牵扯到丰水灭门案的大事,绝对不能放了过去。
       吉通把牙一咬,朝着值班室走了过去,想要看看庄河这小子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戏。
       “二皮,怎么会是你?”
       “吉大队,你怎么会来啦。”
       两个人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然后,二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吉通就在值班铺上坐了下来。
       眼前这个叫二皮的人,姓潘,名亚平。
       之所以会喊他“二皮”,是因为这家伙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特别的惫赖。
       对于这么一种带有嘲讽味道的名字,潘亚平并不放在心上。
       用他的话来说,名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事情,是有实惠可得。
       时间长了以后,大家也就将他给称呼成了“二皮”。
       这个二皮好沾小便宜,倒也就罢嘞。
       最为可恶的事情,就是嗜酒如命。
       每次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是无酒不欢,逢酒必醉。醉了以后,又必定会影响工作。
       之所以还能留在刑警队伍里,是因为他特别的会拍马屁。
       其他的领导,看到他都会皱眉头。
       唯有一个人,那就是刘波,对他特别的关心。
       时间长了以后,潘亚平也就成了刘波在二大队的眼线。
       不管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刘波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从他这儿得到消息。
       看到是这么一个人守在值班室,吉通心中暗暗叫苦连天。
       表面上,他丢了一支香烟给对方,然后才问道,“二皮,你怎么会来啦?”
       潘亚平没有回答问话,而是先上前给吉通点燃香烟。
       坐下之后,这才陪着笑脸说,“吉大队,是刘政委让我给庄河那小子代上一个班。这不,我连酒都没喝得成,就被赶了过来。”
       听了潘亚平的介绍,吉通才算弄清了怎么一回事。
       快到下班的时候,刘波突然行使起了政委的权利,对支队的值班情况进行检查。
       得知庄河晚上要相亲的事情之后,他就表态说,“既然是这样的好事,那就不要来值班了,省得心挂两头,不得定当。”
       这样的好事,庄河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随后,刘波就打电话给潘亚平。让自己这么一条忠心走狗过来,真的当一回狗,给自己看好二楼资料室的门。
       这么说起来,到了明天早晨上班的时候,刘波就要对丰水灭门案的资料下手了。
       今天这个晚上,也就是最后一个机会嘞。
       吉通心中一跳,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浪费这么一个机会。
       扬支队长已经把刘波给拽在了饭店那一边,自己千万不能让领导失望才对!
       吉通心中着急,表面上却还是若无其事的在聊天。陪着潘二皮,海阔天空的瞎扯。
       他的内心之中,想的是如何能够甩开这个潘二皮,好成功的换取那些资料。
       就在这么有一句,没一句聊天的时候,潘二皮舔了一下嘴唇,抱怨说,“庄河那小子找女人去了,害得老子没酒喝,关在这儿熬煎。”
       “二皮,话可不能这么说。庄河也是我们的好弟兄,说什么也得成全才对。”吉通嘴皮上应付的时候,心中突然一动。
       有了,对付这个无酒不欢,逢酒必醉的家伙,眼前不就有现在的办法嘛。
       放在平常的日子里,吉通肯定没有办法好想。
       不好离开值班室去喝酒,也不好把菜肴买了回来喝酒。
       那样的话,动作太大,很容易就会露出破绽。
       今天不同,今天是舅舅重新得到重用的好日子。
       为了要给舅舅祝贺一下,吉通已经买了一些菜肴放在办公室里。
       准备下班的时候,带着去舅舅家。陪着舅舅,好好庆贺一下。
       没有想得到,舅舅要参加支队的送行晚宴。
       本来嘛,吉通还能将菜肴带回家,陪着妻子好好吃上一顿。
       到了下班的时候,又因为本来应该值班的刘波,晚上要参加晚宴,就让他给补了上来。
       几个变化的发生,也就让吉通买的菜,给阴差阳错的留在了办公室里。
       谁也没有会想到,竟然也能发生出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吉通没有将这事立即说出口来,而是跟着舔了一下嘴唇,埋怨道,“你这家伙,什么话不好说,偏要说什么喝酒的事。”
       “嘿嘿,我这不也是想到哪儿,就说哪儿的话嘛。”潘二皮涎皮赖脸的笑道。
       “哼,你这个家伙。”吉通一边扯着闲话,一边咽着口水。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眉毛一展,立即站了起来,挥手说,“算啦,不陪你聊了。拜拜——”
       不等潘二皮回过神来,吉通已经出了门。
       他先往楼梯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又蹑手蹑脚地往回走。
       从值班室门前走了过去,他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前。
       取出钥匙,打开门以后,他就静悄悄地走了进去。
       到了屋里,他也不开灯。轻手轻脚地摸到自己办公桌后面的文件箱上。
       那儿放了几只包装好的菜肴袋子,取过一只,再从旁边柜子里又摸出了一瓶白酒。
       他在心中嘀咕:潘二皮,你应该要出现了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