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目录
设置
书页
下载
书架x
目录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绝世大少

绝世大少

迈巴赫
都市
类型
2019-11-20
上架
7212
字数

第一章:下山

							     
       ♂   正值七月下旬,天气异常炎热,车站里挤满了拿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里面大部分都是借着暑假,在登云山避暑的学生,这时坐车返回繁华的都市。“开往lh市的火车还有五分钟就要出发了,没有上车的旅客请抓紧时间上车。”
       车站广播刚结束,只见一个道士打扮的少年从人群中挤出来,冲向车厢入口,嘴里不断大喊道:“等一下,我也是坐这班车的。”
       “小道长,麻烦出示车票。”车厢门口的车站工作人员,伸手拦住小道士,微笑道。
       小道士稚嫩的脸庞上微微一红,掏出火车票,尴尬道:“不好意思,我很少下山,忘记了。”
       项傲羽!工作人员扫了一眼车票,心中顿时一乐,差点脱口问小道士,你认识刘邦吗?
       出于职业操守,工作人员并没说出口,将车票还给项傲羽后,便放他进入车厢。
       项傲羽小心翼翼的跨过车厢里随处乱放的行李,好不容易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心里十分郁闷:“天啊!坐火车比在山里扎马步还累,师傅也真是的,私下给我订下姻缘,还要明年满了十八岁就结婚,我才不干呢,不管了,先去lh市找苓姨,等师傅气消了再回来。”
       原来项傲羽的家就在登云山上,师傅是一个修真小门派的掌门,项傲羽从小是个孤儿,被抛弃在登云山脚下,后来他掌门在登云脚下捡来的。
       “哼!什么炎火门掌门之女,肯定是个丑八怪。”项傲羽伸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他仍然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心里不断抱怨自己师傅:“师傅怎么老喜欢跟我作对,我不想修炼,他打骂我,婚姻也是,还是苓姨说得对,他就是一个老顽固。”
       “哐珰哐珰……”
       列车缓缓驶出登云火车站,被车轮声惊醒的项傲羽只觉得眼前一亮,发现坐在对面的两个美女。
       右边美女大概二十三岁,穿着一件白色短衬衣,精致柔美的圆脸上有一双会说话般的大眼睛。
       左边美女约莫十七岁,穿着一件黑衣t恤,画着淡妆的瓜子脸上流露出少女的青涩。
       “姐妹花?”项傲羽不时打量着两个美女,目光落在对方胸前,心里感叹道。“啧啧!还是姐姐好,大胸鼓涨涨的,如果能娶她回去做老婆,以后有了孩子,也不会缺奶。”
       项傲羽常年住在登云山上,平时见到的女子,都是门派里的师姐妹,个个穿得严严实实,那里见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
       正当他还在思量的时候,忽然感应一股杀气袭来,项傲羽抬头一看,只见瓜子脸美女双手叉腰,挺着平平的胸脯,一脸忿忿之色。
       瓜子脸美女不顾姐姐的劝说,盯着项傲羽,气哄哄质问道:“臭道士,你一个修道之人,色心还不小,难道你还想娶妻生子?”
       “姑娘,我的几位师兄都娶妻生子,仍然在山上修炼,而且门规也没有不准娶妻这一条啊?”见自己的心思被别人戳穿,项傲羽稚嫩的脸上微微一红回答道。
       “无耻之徒!”瓜子脸美女俏脸一皱,伸手向项傲羽脸上打来。
       项傲羽仿佛回到门派里,与师兄们相互过招般,习惯性顺势脖子一歪,轻易躲过了对方一掌,反手扣住美女的手腕。
       作为掌门徒弟,在门派里根本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项傲羽心头一怒,手上的力量渐渐加强起来。
       “雪婷姐,快来帮我,这臭道士手劲好重。”瓜子脸美女气得直剁脚,双眼中滚动着泪水,痛呼道。
       “小青,给你讲了多少次,女孩子不要整天动手动脚的。”叫雪婷的圆脸美女也站了起来,善意道。“小道长,我妹妹年轻,不懂这些规矩,还望你见谅。”
       雪婷深知自己表妹小青的实力,见项傲羽单手纹丝不动,知道碰到登云山上的道家高手,只好出面当和事佬。
       “好吧,下不为例。”既然对方已经认错,项傲羽松开手,从腰间掏出写有苓姨住址的纸条,默记了几遍,然后闭目养神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项傲羽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一看,发现车厢里来了一位身穿浅蓝色衣服的中年男子。
       蓝衣男子满头大汗拿着一块血红色的方玉,沿着通道一路走来,不时询问着座位上的乘客,似乎在推销什么东西。
       “两位美女,我妻子在lh市做手术,急需用钱,你们如果喜欢这块玉,出个价。”蓝衣男子走到项傲羽的桌前,打量了一番后,向那对姐妹花问道。
       隔壁桌的一个黄发青年走了过来,一把将方玉抓在手里,把玩一番后,冷笑道:“大叔,亲人做手术?这种低劣的骗术,你还敢出来用?”
       黄发男的声音虽然不大,还是引起了附近乘客的注意,围了上来议论纷纷,似乎认同黄发男的意见。
       “胡说,这方玉是我家祖传下来的,还给我。”蓝衣男伸手想夺回方玉,却被黄发男躲开,顿时满脸涨红起来。
       黄发男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目光凶狠的喝道:“哼!竟然敢在我玉面龙哥面前,哄骗两位美女,还不快滚!”
       “各位,我的方玉是真的,真的没有骗你们。”蓝衣男红着脸,挥舞着双手,激动道。
       坐在一旁的项傲羽完全懵了,黄发男所说的什么骗术,他一点也不懂。但以他的眼光,蓝衣男拿出来的方玉的的确确是真的,而且年代久远。
       “那个,麻烦可以将方玉给我看一下吗?”项傲羽抬起头,犹豫了一下,问道。
       黄发男将方玉递了过来,目光一闪,连忙收了回去,黑着脸瞪眼道:“小道士,演双簧呢,差点就上你们的当了。”
       项傲羽第一次下山,微微一愣,一脸愕然望着黄发男。
       “帅哥,你说得太好了,刚才我就看出来这小道士不是什么好东西。”见项傲羽吃憋,还在揉手的小青突然兴奋起来。
       有了美女的支持,黄发男更加得意起来,目光落在被牛仔裤紧绷的浑圆臀部上,媚笑道:“小美女,方玉你先拿着,我去报警。”
       “小青,别胡闹,把方玉还给人家,这是真货。”雪婷仔细打量着方玉,明亮的眼睛突然一闪,开口呵斥道。
       正准备去通知乘警的黄发男顿时停下脚步,侧头对雪婷道:“美女,你有没有看错?”
       “她说得没错,这是一块奇玉,玉身通白,色泽和花纹都属上品,可惜这块玉很少贴身佩戴,没有人养玉。”项傲羽缓缓站起身来,伸出右手,方玉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他的手中。
       他摸了摸,扭头对蓝衣男问道。“这块玉你多少钱卖?”
       蓝衣男沉吟了一下,然后试探问道:“小道长,见你诚信想要,这块玉我就卖你八万块。”
       “我这里只有三万多现金。”项傲羽将背包拉开,露出里面混杂着红红绿绿的钱币,还有几套道服,解释道:“下山只带了这么多现金,要不一会下火车,我去银行用卡取给你?”
       背包里的现金大部分是道观里的香炉钱,还有一些是项傲羽年幼时,一些游客见他可爱,给小费。他临走的时候,将这些钱通通挪到包里,带上苓姨留给自己的银行卡,便独自下山了。
       黄发男上下打量了一番项傲羽,转身离开,嘴里故意大声嚷嚷道:“切,一个穷道士,那有什么钱,骗人骗到这种地步了。”
       “小道长,我就信你这一回,一会火车到站,直接去银行取款机转帐给我就行了。”听黄发男这么一说,蓝衣男皱着眉头,看着打扮穷酸的项傲羽,沉默片刻后,咬牙道。
       项傲羽点了点头,任凭蓝衣男站在一旁守着自己,从背包里找出一条红绳,把方玉绑紧挂在脖上,然后闭目养神起来。
       “本次列车的终点站,lh市西站到了,请各位乘客准备下车。”
       列车上的喇叭里重复播放着到站的通告,等车停稳以后,项傲羽伸手一把拎起背包,跟着蓝衣男走下了火车。
       “哇!”项傲羽望着西站周围的高楼大厦,不由心中惊叹万分。这可是他十七年以来,第一次来到大都市,眼前的一切远比山下的登云镇繁华不知道多少。
       站在火车站外的自动取款机外,项傲羽手拿着银行卡,愣了一会儿,转身问道:“大叔,这个东西应该怎么用啊?”
       “小道士,你真的有钱么,我可是等这笔钱救命啊,你可别忽悠我。”蓝衣男上下打量着项傲羽,伸手将银行卡插了进去,指点如何操作以后,担忧道。
       项傲羽按照取款机提示,输入自己的生日后,按照取款机系统的提示,一步步操作下去。
       “天啊!一千九百万!”看着取款机上的金额,蓝衣男顿时傻眼了。难道这人是某个富家子弟,银行卡里这么有钱,还整天一副穷酸的道士打扮。
       看到手机上发来短息提示八万块到帐以后,蓝衣男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正准备感谢项傲羽,却只看到那一身道衣消失在火车站密集的人群中。
       “小道长,住店么?环境舒适价格便宜哦,还有特殊服务呢!”
       刚来到火车站外面的广场上,项傲羽就被一群负责给小旅店拉客的人给包围了,他皱了皱眉头,身形闪动,躲过几只悄悄伸向他背包的黑手,冲了出来。
       “帅哥,需要服务吗?”冲出重围后,项傲羽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扭头一看,顿时眼前一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