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逝者巫灵

逝者巫灵

灵巫绯逝
玄幻
类型
2019-11-29
上架
0
字数

第十二章:如果忘记过去就好了;

							     
       九班,实战老师收起了昨 .
       “相信在坐的同学都能感受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相比于我们老一辈或者年轻一辈中天赋较低的魔师,你们更难控制自己的力量。
       “我想大家应该都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明明天赋异禀已经是帝境修为,可是却连幻觉塔中的魂王都解决不了。”
       实战老师这次是有备而来,他的话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就连睡眼朦胧的双胞胎兄妹也不禁瞪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老师的一举一动。
       “追溯源,还得从十六年前的那件事起……”
       “直白吧,别扫兴。”双胞胎兄妹重复了相同的话。
       “……”老师的声音戛然而止,而他却皱起眉头,陷入短暂的沉默。
       我身为实战老师,看来这节课是无法虚度了……但是,我是个尽忠职守的老师,为了你们的学业着想……为了我的生命着想,我不得不放弃我所擅长的实战,来教你们一些有用的东西啊。
       “这个世界遵循魔力守恒原理,而强者的身边总是聚集着更多的魔力。自从拥有世界级魔压的鲸魂陨落之后,它的魔力更多的就散布在冰霜大陆的魔师集中地——机械城。
       “而你们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帝境强者,因为天赋异禀,并从一开始就在魔力更强的环境中长大,因此,你们的魔力基数从一开始就要强于他人,而随着时间的积淀,魔压差距最终被拉得越来越大。”
       老师的一点也没错,只不过他并不知道十六年前究竟陨落了多少帝境强者,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魔力浓度究竟强了多少倍,毕竟一个慕言雷宇所带来的魔力就是鲸魂的千倍!虽然其他白神被炼制成傀儡,但每个人几乎都丧失至少一半的魔力,所以这个世界魔力的增长是不可计数的。
       “你们之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是因为修炼太快,根基不稳,导致对自身的魔力感悟还不够。”老师顿了顿,他早已看到台下传来的异样目光,而这一句不过是从魔师保健书上借鉴而来的话语。
       只是,蓝欣凌却有些听不进去,她毕竟不是魔师,听这些东西感觉上就是没用,虽然她感觉体内的魂力似乎可以修炼的模样,但是就连霜魂也不知该怎么修炼。
       “南宫哥哥是因为我才不来上学的吗?”看着月熙旁空荡的座位,再看着毫无动静的班门,她很是自责地喃道。因为如果昨天,她没有忘记带上倾冰剑,或许就可以通过闪烁来躲避那些错乱的火吧。
       “妹,别乱想了,南宫想灵才一天没来而已……”
       “不行,我要去他家看看。”课堂上突然起的蓝欣凌打断了老师讲话,她红着脸连忙道歉。而一旁的月熙却无奈地拍了拍脑袋,满脸不耐烦的样子。
       这个傻瓜,又要去做傻事!多一只狗也就算了,现在还想去那个公子家,要是再多一个孩子,那太可怕了!想想月熙就觉得侧脸一阵青一阵红,而再看那只在教室里游荡的黑狗,顿时她的心情就不好了。
       “妹,真的不用去管他。”虽然口中一直劝着,可她的心又怎能奈何得了蓝欣凌的摧残?于是在傍晚,她们悄悄地在一座别墅旁建立了玫瑰空间。
       “月熙姐姐,你也有他家的照片?”
       “我那是取材!”月熙话的声音渐渐起来,而她也渐渐摆出声话的姿势。到底她们是偷偷摸摸进来,而月熙的意更是为了不让南宫想灵知道她来过,毕竟总是被人叫成真爱,还悄悄潜入那个人的家中,那不过去的。
       “总之,你将他带到我能听见你们话的地方,这样才能安心让你去劝学!”其实月熙会同意带蓝欣凌来,根原因还是为了明白为什么机械蛆虫会失控,毕竟这蛆虫可是敬皇楼特产凶器,若真是失控了,麻烦可不。而且昨天月咏就在魂的身后,凭着他的战斗能力,那只弱的魂怎么可能不被秒杀?
       “记得我的问题。”
       “嗯。”蓝欣凌意念一动,一个闪烁进入南宫想灵的家。对于月熙和一众九班成员,闪烁这一能力已经不在是秘密,而蓝欣凌的解释则是外公给她制作的保命道具。
       “南宫哥哥。”她喊到。
       从楼上渐渐走出一道身影,他颓废着目光,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蓝欣凌见过他,他是之前刚到机械城遇到的失落的人。
       “你找南宫想灵?他应该在地下室。”中年男子面色无光,直接颓废着身影离开了。他甚至连蓝欣凌怎么进入别墅,为什么找南宫想灵都没问。
       他是仆人吗?可是仆人怎么会住在楼上,或者他是南宫想灵的亲人,可南宫想灵的亲人为什么这么失落?难道是因为南宫想灵不上学?不行,我一定要让南宫想灵回到学校!
       想着想着她便踏入了地下室的门,只是越走蓝欣凌越感到周围的黑暗和阴森,而越深入她就越感到恐惧,因为远远的有一株火苗在晃动着,可是不论她怎么走都无法走到尽头。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南宫哥哥为了防止别人偷他的财产而设置的陷阱?
       “南宫哥哥,我是蓝欣凌,不是偷,也不是坏人。”肩膀上突然传来的触感让她一惊,而她停下的脚步却向回退去,与此同时,她的身后却传来一种极为低沉的声音。
       “我的研究室是不允许傻瓜进入的。”
       “南宫哥哥,不要吓我了。”
       “是。傻瓜,有什么事情出去再吧。”南宫想灵一把将蓝欣凌拉出,从始至终,蓝欣凌都没看清他研究室的样子,而她只是感觉到那火苗的神秘。
       “南宫哥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告诉我答案吗?”
       刚被带回大厅,蓝欣凌就心地问道,南宫想灵的表情,和最初见到的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差别,只是蓝欣凌却能从他的眼眸中看出几分后悔来。
       “在你问我之前,我要个答案作为回报。”
       “好的。”
       “昨天你想答应我的卖身契约?难道仅仅是钱的缘故?”南宫想灵问道,而月熙就在窗边的墙后面,自然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只是在南宫想灵出回报时,她不禁眉头紧皱,心里不停嘀咕着同一句话。
       该死的花少,又想占妹的便宜。
       蓝欣凌她点了点头,出奇地看见南宫想灵的脸上闪过失望的表情。
       “听只要有许多魔法卷轴,普通人也能成为第一,让自己变强,只要有钱就能买很多的魔法卷轴。我想要变强,我想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我还想妈妈能够开心。而且……”
       “金钱等于魔法卷轴等于变强,这哪里来的邪门歪道,什么谣言蜚语都能轻信?”南宫想灵脸上闪过几分好笑,他也没想过蓝欣凌居然这么好骗,随便几个普通人的大话都可以相信。
       “你有什么问题,快吧。”
       “那个……今天你为什么不来学院?”蓝欣凌渐渐声起来,她也不知道侧脸在微微泛红。
       “做研究啊,女仆难道没和你过,有事可以不用去学院的吗?”
       “诶?”听了他的话,蓝欣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什么。而墙后面的月熙突然间眨了眨眼睛,貌似就在,忘了!
       “就这一个问题吗?我还以为大老远跑我家是为了之前的卖身契约,我这一激动连实验的没做了,你知道我的时间很精贵的,以后不是卖身契约的事就别来烦我了……”
       “对不起……”
       “谁让你对不起了?你不是有几个问题吗?快啊。”南宫想灵颇有几分无奈地看着这道歉的傻瓜。
       “那个,那个……南宫哥哥,为什么昨天月熙姐姐要打你?”躲在墙后面的月熙眼前一黑,原她还是很期待关于机械蛆虫的答案,结果她妹竟然问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问题。
       “这……傻瓜,问这个干嘛。”南宫想灵的脸上突然带上了一种奇怪的笑容,而他话的声音也变起来。“我的目的是宣传她是我的真爱,所以我把那时候她和你在敬皇楼发疯的视频上传到公共信息上,她见自己丢了脸面,所以找我出气。”
       “真的是这样吗?”
       “肯定差不多啊。”他耸耸肩。
       “哦。”蓝欣凌沉默了会,突然想起来第一次南宫想灵找月咏切磋的场面。“对了,南宫哥哥,为什么你要挑战月咏哥哥那么多次,明明南宫哥哥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呃……是你的话我可以大发慈悲告诉你,不过……我先确认一下,只有你一个人来这里吧?”蓝欣凌点了点头,事实上也确实只有她一人进入了房子,而南宫想灵接着道。
       “挑战月咏啊,只是看着他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想痛扁他一顿,虽然现在被痛扁的是我,但是我每天都在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提升自己,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将他踩在脚下!
       “到时候我要他向着月熙道歉,因不承认他有个妹妹的事情道歉!”道这里,南宫想灵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蓝欣凌,“怎么见你若有所思的模样,难道傻瓜你听懂了什么?”
       “月熙姐姐和月咏哥哥他们是兄妹?”难怪关系很亲密。想着想着,她的脸突然红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有这样的想法。
       “是啊!月熙她就是看不惯别人为她做事,所以月咏不认她,她也不想别人去阐述她们之间的关系,以至于到最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差。”
       “南宫哥哥很了解月熙姐姐嘛?”
       “那当然,毕竟我和她从六岁玩到十二岁,起来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只是……自从十二岁月咏失忆之后,她就变得越来越冷淡了,起来,我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挑战月咏的吧。”
       “……”蓝欣凌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墙外靠着墙的月熙低着头,阴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如果失忆的不是他而是我该有多好。”
       “失忆真的很好吗?”看着若有所思的蓝欣凌,南宫想灵突然觉得对她这么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只是他却不明白,为什么对这个傻瓜要透露出心声呢?难道因为差点杀死她,所以内心产生的愧疚吗?
       但是,南宫想灵挣扎着表情,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没经历过,只是想经历而已。他点了点头,用一种十分迷惘的声音道。
       “或许对我来是这样吧,失忆就会忘记过去,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我忘记了过去,昨天那件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其实我也相信金钱买不来幸福啊,只是我一听到这句话,一想到那个为了钱不顾其他的男人,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我拼命地花掉他挣来的钱,拼命地贬低自己,就是为了让我臭名昭著,因为那个男人根就不配给我起这样的名字!我用他看中的钱,来妨碍他逼婚的计划,这是不是很可笑?”南宫想灵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在出最后一句话后,他竟然流下了泪水。
       对不起,我不懂……
       如果忘记过去就好了,失忆的蓝欣凌她不懂,只是看着南宫想灵流下后悔的泪,只是看着楼梯拐角上的那个男人流下后悔的泪。
       两个人明明只有一层楼的距离,因为无法理解的误解,他们之间的隔阂却长达整个世界。
       “对不起,月熙姐姐。我忘记了那个问题。”
       黄昏已过,天色暗起,通明的街道却少有人迹,月熙阴沉着脸,看着挠着头道歉的蓝欣凌,不出一句话来。
       “月熙姐姐没事吧,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
       “没事,怎么可能有事?”在偷听过南宫想灵的话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因为那时候的南宫想灵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她甚至不知道在南宫想灵心中压抑着悲哀想法的同时,还为了自己去挑战月咏。
       “算了,以后揍他的话,下手就轻点。”月熙只有这样来安慰自己,但是稍微不留神,她却发现身边的蓝欣凌竟然不见了踪迹!而她渐渐感知周围,竟发现周围有一股魂力波动!
       妹!学会闪烁之后,变得冲动了?抓魂竟然连姐姐也不要了?
       她突然加快脚步,顺着魂力的方向便闪身而去,只是……
       远远的,她看见两人,一高一矮,高的是她的妹,而矮的却是一个不知几岁的孩子!孩子不知所措地着,而蓝欣凌蹲在他身边安慰着他。
       “月熙姐姐,他是个孤儿,要不我们收留他吧!”
       “不行!”月熙直接拒绝。去了次南宫家,果然多了个孩子,南宫想灵你有毒啊,明天再找你算账。
       “我会把这孩子送回家,而你在这段时间里,就好好反思今天的过错!”
       月熙咬牙切齿地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开启玫瑰空间,随后抓过蓝欣凌就推了就去,而等蓝欣凌反应过来,却发现周围早已是自己的房间。关注 ""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