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综)左边的微笑

(综)左边的微笑

水墨清薇
N次元
类型
2019-11-29
上架
0
字数

第21章

							     
     
         接下来的日子,诸葛韵宁很闲。除去每天去学校早点,下午回家比别的学生晚点之外,并没有特别的事发生。至于交给负责人的事情,诸葛韵宁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的,后来问过几次,得到的消息都挺正面的,也就没再多讲,只是交待下去,如果有事要第一时间向她汇报。
         并盛町不大,来往的人也不多,要调查谁倒也是容易的,并盛的负责人就是这么想的,哪里想到,一个二个都是难查的主,云雀恭弥倒不好,至少能找到人,六道骸却连人影都没寻到,而就算是找到人,调查来调查去的,连最基本的信息都没有,负责人觉得他对不起大小姐对他的看重。
         诸葛韵宁除去上课之外,便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发展厨艺上,她已经吃够了饭团和速食,想着改善伙食,吃些炒菜,哪怕是喝汤也行,只是诸葛韵宁吸收别的知识很快,对做饭是一点天赋没有,几次下来,公寓里的厨房基本上是不能用了,只能打电话请人帮忙清理。
         打扫卫生的人看着精美的厨房被诸葛韵宁整得四处皆黑,摇头叹着可惜,不知道打扫之后能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若是在国内,怕是会被骂败家子了。
         在并盛住了一个月,诸葛韵宁准备回诸葛家过周末。早早就收拾好了行李,诸葛韵宁就等着下午放学。一个月在外的生活,除了开始的几天有些不习惯之外,诸葛韵宁倒是适应的很好,但想到家里的爷爷,诸葛韵宁是非常非常的想念的。不知爷爷现在怎么样了,之前受伤的地方是不是都好了,有管家爷爷照顾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山本春有没有把老虎照顾好,要不要去买些什么给他们做礼物呢?并盛有什么特产?并盛最有名的特产,大概就是彭格列第十代人选之一在这里生活吧!
         今天,如每一个昨天一样,迎接学生进校,直到学生越来越少,低年级的风纪委员离岗回班级,高年级生等着迟到的学生,对这类的人,风纪向来是严惩,至于怎么惩罚,诸葛韵宁没看过,但以学生对云雀恭弥的恐惧看,绝对不会是简单的罚款了事。
         远在诸葛大宅的山本春,早早的就开始准备小姐回家的事,小姐在外面住了一个月,也不知是不是瘦了,有没有好好吃饭,听并盛的负责人讲小姐把厨房烧了,真是让人担心,她应该向老爷申请跟着小姐去的,至少在起居上能够照顾小姐。让小姐独立,可以通过很多种方法啊,不用非得选这个,她能看出来老爷也非常担心小姐,只是老爷不说而已。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诸葛韵宁连校服都没换,扑上来接她的车,回家的心情,让一直没有什么特别表情的诸葛韵宁显得有些激动。负责送诸葛韵宁回家的司机,向诸葛韵宁汇报了这段时间调查的结果,还有迪诺已经回意大利了,不过听说,迪诺未来一段时间的重心将会放在日本,准确的说是并盛。
         “呵,并盛还真是好地方,云雀恭弥和六道骸的事,你们不用再查了。他们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人,看到六道骸的人绕着他们走。”云雀恭弥还不算什么,六道骸出场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她记得好像是挑了不少并盛的人。爷爷的这些手下,每一个的武力值都不怎么样,跟六道骸那些人对上,基本没有好结果,到时医院会大赚一笔。
         “我会向头转达,小姐还有什么嘱咐?”
         “最近并盛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我们能低调就低调下来,是彭格列内部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参与进去。”诸葛韵宁不太放心这些人,反复嘱咐了几遍,“他们都不是正常的人类可以并论的,一个个都跟打了兴奋剂的超人一般。”不知动漫世界里的正常人能不能理解这个,回家后跟爷爷提一提吧!钱是赚不完的,不能让他们把人都弄废了,不是主角的他们,可不是打不死的小强。
         “是!话一定带到。”司机面露凝色,小姐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小姐和彭格列的候选人之一的沢田纲吉是同学,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不过,沢田纲吉能做一个合格的老大吗?看着还不如小姐有能力。小姐至少在老大受伤的阶段,把一些想要惹事的人压了下去,管理一个黑帮不容易,沢田纲吉啊,估计没有几人能看好,哪怕他身边跟着一位超有能力的家庭教师。彭格列的九代浪费钱啊,大手笔的费用投在一个废材的身上……
         “不要小看任何人。”诸葛韵宁听到司机的碎碎念,淡淡的开口阻止,虽然不知作者是怎么想的,但是沢田纲吉身上确实有些东西是值得人学习的。只是上位者和手下成为朋友,诸葛韵宁觉得很不靠谱。真心换真心没错,做得过了,就会任由别人拿捏,慢慢的会变成傀儡。彭格列的事,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连热闹都不想看,会有生命危险的,她对捡回来的小命还是很珍惜的。
         “大小姐,前面是老大的车,我便送您到这里。”司机将车停下,确认了前方是接小姐的车后,便下车为诸葛韵宁拉开车门,恭敬的请大小姐下车。诸葛韵宁背着书包,直接冲上车。司机很负责的把行李交给下车给诸葛韵宁开车门的管家,行礼后离开。
         上了车的诸葛韵宁扑到爷爷的身边,挽着爷爷的手臂,一时之间不知应该开口说什么好。紧紧的靠着爷爷,感受着爷爷带给她的安全感。这不是任何人能够给她的,诸葛韵宁在一刻才发现,她也是需要人来保护的,不是那些外在的,而是心里上的保护,她觉得有爷爷在,心灵上就会变得非常的强大。
         “回来就好,有没有想爷爷?在学校还适应吧!”诸葛老爷子轻轻的抚摸着孙女的头发,他也舍不得,可是他老了,不能一直陪着孙女,他希望孙女能够快点面对一切,他不强求孙女立刻接手工作,至少,能在没有家人的保护下,学会独自处理一些事情,比如说复杂的人际关系。学校看似单纯,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的小社会,只不过他们的段数没有成人的高,但却不能小看的。
         “还好,学校里就那样,有同情心泛滥的,有习惯性看不起别人的,有事不关己的,还有逞能炫耀的,也有低调做人的。我就是最后一个。”说完诸葛韵宁就笑倒在爷爷的怀里。“爷爷,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我的乖孙女,要知道从你出生都是爷爷带着你,如果不是……”诸葛老爷子想到当年的错误决定,现在还很悔恨不已,如是自己坚持,孙女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算了,过去了,都过去了。”看着孙女担心的眼神,老爷子拍了拍孙女的手,“见到里包恩先生,是不是觉得他非常的有趣?”
         “他肚子里绝对是黑的。”对里包恩的评价,诸葛韵宁只有腹黑两个字,至于其他,接触的不多无从评价,当然也是她不想接触,她每天到风纪吃午饭的时候,都会看到里包恩,她没那个心跟里包恩接触。
         “他早些年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杀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成了现在的模样。那时我有跟他接触过,现在……”老爷子摇了摇头,当初里包恩算是救过他一次,对里包恩先生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但对他来讲却是没齿难忘。
         “爷爷,他忙着彭格列第十代的事,如果他需要帮忙,我会搭把手的。”关于里包恩,在某次通电话的时候,爷爷跟她讲过当年救命的事,她觉得挺不可思意的。“爷爷,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位很厉害的中国杀手,岚?”
         “那位现在也跟里包恩一样,不过他不是杀手,而是清道夫。清理一些大恶大奸之人。是不是有点儿像是警察?”老爷子想到两位,摇了摇头,他已白发,那两位却成了婴儿,还是停止生长的婴儿,事事无常啊!或许有些人会羡慕他们,但是他却清楚,那几位的痛苦,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不论是生理,心理,亦或是身体。
         爷爷?诸葛韵宁看向爷爷的眼神里冒满了疑惑,要知道有些事情是秘密存在的,而爷爷显然是非常了解的。彩虹七子之外还有一个半成品,不过当年应该不止是那几位被选中吧!难道爷爷也是其中之可是为什么爷爷会没有事?诸葛韵宁越来越觉得爷爷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而且藏得还是很深,而诸葛家的事业,在合法化的日本一直屹立不倒,连最大的山口组的人见到他们家的人都到礼让三分,这种地位让诸葛韵宁很奇怪。
         “好了,现在还不是让你知道的时候,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了。放心爷爷不会把你卖了的。”老爷子自然能看出孙女的疑惑,现在还不是全都说出来的时候,再等等看吧!诸葛老爷子扫了一眼孙女手上的戒指,在心里叹了口气,当年拒绝的东西,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到了孙女的手上。当时如果不是难得见孙女有中意的东西,这个他是绝对不会让孙女拍下的。
         “管家爷爷,我饿了,有没有给我带点心。我决定这次回来要跟厨房里的阿姨好好的学一手,饭团和速食太折磨我的胃了。”诸葛韵宁说得可怜兮兮的,让管家那叫一个心疼,立刻把私藏的点心送上,不在意老爷子的瞪视,哼,你也就嘴上说说,其实比谁都心疼小姐。
         “管家爷爷是第二好的。”诸葛韵宁笑眯眯的接过,吃一块熟悉的点心之后,立刻觉得好舒服,心情变得好好。“爷爷,最近能不能让并盛的人撤出去,我觉得会有大事发生,要知道沢田纲吉现在还不过是一个初中生,而且能力很差,我怕出差错。”
         “你怎么?”老爷子点头,并盛的势力本就不大,那里错综复杂,想要扩张不容易,留或是不留其实都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并盛的人撤了,他不放心孙女。
         “爷爷安心啦,他们不敢动我的。”诸葛韵宁一脸“我很强”的表情,让车里的两位老人都乐了。
         回到家,诸葛韵宁在熟悉的大床上翻了翻,还没翻够就被山本春拉起来盘问在并盛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说得好像她多弱小似的,诸葛韵宁知道山本春是不放心她,而且山本春很有可能对她的情况十分了解,但就是想从她的嘴里听到。诸葛韵宁很认真的讲,说到进风纪的事,山本春奇怪的打量着诸葛韵宁,“风纪里就你一个女生没有问题吗?是不是有心眼不好的人,在背后说你的闲话?”
         “安啦,就算是有,被风纪的人抓到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在并盛中学,风纪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保护伞,一般人即使是想说三道四也要在心里思量再三的,别没把人整倒,自己先被打得爹妈不认。
         “这么说风纪还是很不错的地方,听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只是你在学校我放心。”山本春想到小姐常吃的东西,心里就不舒服,“小姐,这次小春说什么也要跟着你一起去,你看看你都瘦了,肯定是在家里没吃好。就算是学独立,也不是这么学的,小姐还是长身体的重要时候,可不能耽误了。”
         “这个,小春……”诸葛韵宁想要拒绝,其实就是吃的差点,别的也没有什么的,她现在挺习惯一个人生活的,小春要是跟着去,她可能还会有些不适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