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综)左边的微笑

(综)左边的微笑

水墨清薇
N次元
类型
2019-11-29
上架
0
字数

第37章戒指争夺战开始

							     
     
         从迹部景吾离开之后,诸葛韵宁便有些恍惚,她对感情,尤其是关于喜欢了解的非常的浅薄,难道她真的做错了?诸葛韵宁迟疑了,站在窗边望向外面,看着山本春忙碌的身影,她突然有一种想要的人倾述的念头,连倾述的对象都想好了。拿着电话拨了出去,约好了地点,诸葛韵宁连招呼都没打便出去了。
         山本春看着小姐离开的身影,“我还以为小姐一直盯着我看,是想跟我说说话。”
         “你想太多了。”保镖扫了一眼山本春,跳下平台往房间走,他相信小姐绝对有自保能力的,他其实就是一个摆设,而山本春也没比他强到哪去。不,山本春还是比他强一些,至少还能打扫卫生,保镖先生第一次对自己的保护对象冒出怨念的情绪。
         山本春瞪着保镖的背影,哼,我想太多至少我有工作,不像一些人,只拿工资却什么事都没不做。
         笹川京子和三浦春坐在露天咖啡吧,两人谈论着最近发生的事,焦点在沢田纲吉身上。诸葛韵宁站在路口看着两人,她一直有一个疑问,笹川京子和三浦春应该算是情敌吧,两人的相处模式是不是也太好了些,情敌见面不是应该分外眼红的吗?不是应该掐个你死我活吗?两人怎么以朋友的模式相处得这么自然。诸葛韵宁坐到两人的面前,性格开朗的三浦春立刻追问是什么情况,听到诸葛韵宁的改动了一些内容的转述之后,三浦春立刻表示,“我觉得女孩子想太多了,虽然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要问问对方的想法。”
         “我同意小春的,我觉得喜欢应该是相互的,如果不能共同面对,那么就不要喜欢,虽然男孩子都有很强的保护欲,女孩子在那个方面比男孩子强会让男孩子有那么一点点的受挫,但是并不代表男孩子样样都比女孩子差啊!”笹川京子瞪大眼睛看向诸葛韵宁。
         “如果摊开说对方退缩了,那么就不要喜欢了,也不值得喜欢,如果对方坚定的说只喜欢这个人,那么他是真的不在意那些。如果有一天男孩子后悔的话,就让女孩子把对方打飞好了。这叫欺骗,那时也不会心疼的。”
         “小春,不可以这样的。”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诸葛韵宁想不通的事,以旁人的角度那么一分析就想通了。那就试试吧,如果迹部景吾欺骗了她,她是不会让对方好过的。有了决定,诸葛韵宁的心情变好了不少,主动和两人说着沢田纲吉的事,把他现在在山顶受苦的事讲了一下,两人虽然一脸的担心,却没有阻止,而笹川京子单纯的以为沢田纲吉要参加什么比赛。
         就算是想清楚了,诸葛韵宁也没有立刻和迹部景吾联系,她最近要忙的事太多,并没有时间去培养感情。原本想要请十天的假,诸葛韵宁觉得没有必要后,白天去上课,能下午放学就去山顶打击沢田纲吉。从山上下来,再去山本家转转,并没有出手,她只是看看山本武的进度,论剑道的专业性,她是不行的,虽然她也拿一把剑,只是差别很大的。
         第四天,沢田纲吉能坚持三分钟。
         第五天,五分钟
         第六天,八分钟
         第七天,沢田纲吉能坚持十分钟。
         里包恩对沢田纲吉的进步很满意,而诸葛韵宁却摇了摇头,她准备明天用全力,现在沢田纲吉死所的攻击力并不是很强,没有动画片里看么的强大,对此她非常的不满意,她还以为能通过沢田纲吉的死气激发自己的潜能。收回攻击的姿势,诸葛韵宁清飘飘的扔了一句,“明天继续。”
         “痛痛痛。”沢田纲吉揉着刚刚被打到的地方,诸葛韵宁的攻击太霸道了,哪里是死穴哪里往打。“里包恩,她没出全力。”说完之后,沢田纲吉疑惑他为什么会知道。
         “强大的直觉是必备的条件之一。”里包恩点头,他也觉得沢田纲吉的进步太快了。看向离开的身影,希望明天她能用全力,沢田纲吉的很多潜力需要强大的对手帮忙挖掘。“诸葛走了,不代表你能停下来。”
         “呃……”沢田纲吉内牛满面。
         第八天,沢田纲吉坚持的时间再次回归到三分钟,诸葛韵宁皱起眉,“死气的能量跟昨天的一样,你昨天干什么去了,不要以为有一点点的进步就可以骄傲。”
         “我,我,我在练。”沢田纲吉气喘吁吁,诸葛韵宁的攻击力太恐怖了。
         诸葛韵宁退后,让当过特种兵的保镖先生上,她记得特殊兵受训的时候,教官说的话挺损的,现在就让沢田纲吉听听,如是被打击到,一蹶不振,那也用不着支持他们了,不过,她觉得再损的话也未必会把沢田纲吉打击倒,之前他说听过太多的难听的话,应该也不差这一两句。事实证明,诸葛韵宁的想法是正确的,保镖先生的话够损,但是听习惯的沢田纲吉脸上虽然带着宽面条,嘴里说着“就算是事实,也不要直接说出来。”脸上虽然有被打击的样子,但并没有很颓废。
         “今天给你一个机会。”诸葛韵宁收回攻击的姿势,“我只防守,你可以随便攻击,只要打到我,今天就算你过关。”诸葛韵宁摆出防守的姿势,示意沢田纲吉攻击。
         沢田纲吉脸上还挂着宽面条,黑首党的人气场都这么强吗?只是一个防守的姿势,就让人觉得没有可攻击的地方。想归想,沢田纲吉还是攻了过去。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二个小时,诸葛韵宁就像跟小朋友玩一样,没有给沢田纲吉任何的机会,而她也能感觉到沢田纲吉身上的死气要比之前强很多。
         三个小时过去,沢田纲吉因为体力不济停下了。诸葛韵宁则皱起眉,“你这个样子太丑了,就像是在为疲惫而停下,也不能给对方留下被一击毙命的机会。”沢田纲吉看向里包恩,里包恩也清楚沢田纲吉的缺点所在。诸葛韵宁没再多说什么,带着保镖离开,明天是她最后一次过来,她应该能看到“改”,此时的“改”要比未来时的差很多,但多少已经有了一个样子。其实沢田纲吉是一个非常坚韧的人,只是死气后的性格能在平时的生活也出现,那么就让人看得顺眼多了。
         第九天,诸葛韵宁还是选择防守,今天沢田纲吉给人的感觉是状态不错。诸葛韵宁要让沢田纲吉学的是如何在防守中攻击,和攻击中防守。以快为守,并不是正确事,现在沢田纲吉适用的方式就是攻击为守。
         这一天诸葛韵宁停留的时间比往常要长,回家的时间更是比昨天还要晚。晚上回去的诸葛韵宁并没有去山本武家,而是回家倒头就睡,太久没有这样活动了,身体有些吃不消。山本春站在客厅里,心里暗暗的做了一个决定,要给小姐做些好的,补补身体。
         第十天,诸葛韵宁并没有去沢田纲吉那里,而是去了一趟山本家,她对山本武没有任何的指导,对于这个,其实她更想去云雀恭弥打一架,看了又看,有山本的父亲教他,她就别插一脚了。还是去学校的顶楼看看,云雀恭弥的成长是很快的,不知道迪诺先生能不能应付得来。之后应该能有休息的时间,休息的时候,她想回去看看爷爷,希望彭格列的事不会把诸葛家牵扯进去太多。
         并盛中学的天台,云雀恭弥和迪诺的对打并没有结束,诸葛韵宁靠门而立,看着两人,似乎也没有她能插一脚的必要,诸葛韵宁转头看向后面的保镖先生,“要不要打一场?”
         “小姐,如是我有一支加强连,我会同意的。”保镖嘴角扯了扯,面色有些僵硬,尼玛,保镖也不容易啊!
         诸葛韵宁也不勉强,“明天我要回爷爷那边,你安排一下。”伸个懒腰,诸葛韵宁离开天台,难得的休息,还是回家去学习好了,最近似乎落下了很多的功课。
         ~~~~
         连续十天,迹部景吾没有接到诸葛韵宁的电话,有点儿着急诸葛韵宁到底有没有把他说的放心里。仔细想想诸葛韵宁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他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倒的不华丽的男人吗?这十天,迹部景吾也没闲着,每天除了网球训练之外,又加入了搏击的课程,甚至还专门请了一位专业的教练,每天为他做辅导,要说自信的男人,和自认为是废材的男人,差别就是大,迹部景吾对自己的信心满满,还钻研很多局书籍,力求能够用聪明的头脑,用最快的时间,学到最多的东西。
         “少爷,诸葛小姐刚刚回了诸葛大宅。”迹部景吾身边的管家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向少爷汇报,“是诸葛小姐身边的山本传过来的消息。诸葛小姐应该是想通了,才会让山本传消息的。诸葛小姐大概是害羞所以没有直接说哟,不过少爷为什么不主动打电话给诸葛小姐呢?诸葛小姐再冷淡也是女孩子啊,女孩子在谈恋爱时都非常矜持的。”
         迹部景吾拿着书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合上书,“我要去拜访诸葛老先生。”慢慢的将书合上。
         “这就去准备。”迹部管家很快后退开,去联系诸葛家的人,两家只是说推迟订婚,却没说取消,说明两边的家人对婚事还是很满意的。如果少爷积极一些,也许在新年前就能停下来。
         诸葛家里,管家向老爷汇报几位晚辈要过来拜访的事,诸葛老爷子拒绝了,今天就他和孙女,他想知道孙女现在的想法有没有改变,他就这么一个孙女,宠着惯着都是应该的,孙女想怎么做不管对错他都会支持的,至于外界什么看法,那东西能顶孙女的笑容吗?有毛用。
         回到家里的诸葛韵宁在自己的大床上睡得舒服,山本春的小动作还真不是诸葛韵宁允许的,山本春只是习惯性的讲发的消息,等她想起来的时候消息已经发出了,不过她也没在意,那天小姐出去找人谈心,回来之后心情非常不错,她以为小姐想通了,也算是美丽的误会了!
         被拒绝的迹部景吾并不在意,对方的理由很充分,今天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名义的拜访,只要不是单独拒绝他,就不会有什么偏差。
         “少爷,上村小姐的电话,要接通吗?”管家先生对这段时间频繁找少爷的上村小姐非常的不喜,她似乎知道什么的样子,找少爷找得特别的勤,如果少爷不接电话,她就会以各种名义找人,最近夫人似乎还挺喜欢上村小姐。诸葛小姐的性子是冷了一些,但没有什么心眼,做事直白,不会搞小动作,但是这位上村小姐的动作太多了。
         “有些人还是没有学乖。”迹部景吾脸色严肃,现在他和诸葛韵宁的关系本就紧张,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事。“管家!”
         “是,少爷!”跟随少爷多年,管家太了解少爷,上村小姐是把少爷惹怒了。只是迹部管家的速度再快,也架不住一些厚脸皮的人自己往脸上贴金。
         ~~~
         饱饱睡了一觉的诸葛韵宁,下楼吃早餐,昨天晚上她和爷爷聊了很久,关于彭格列,关于迹部景吾,还有关于婚姻。虚岁十六,真实年龄二十几岁的她,对于结婚并不着急,诸葛韵宁的说法是——公开恋爱。诸葛老爷子同意了,以前急着一是出了被暗杀的事,还有戒指的原因,现在既然都摆在台面上了,而且孙女虽然在商业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天分,但是在另一边却是非常有能力的,至于商业的管理上,又不是诸葛家的主业,到时完全可以雇高级的管理人才,孙女只负责分红就好,没有必要事事必须自己经手。诸葛老爷子对孙女公开恋爱的想法,也表示赞成,绝对是对迹部景吾的一个考验。只是两人都没想到,他们刚刚做了决定,第二天早晨就看到一个大大的消息——某报纸上刊登一则新闻。
         诸葛韵宁把报纸放下,山本春站在一边看着心惊,她早晨一直忙着别的事情,并没有注意报纸上有什么新闻,而且这份报纸为什么偏偏出现在小姐用餐的时间,是不是有人故意捣乱?山本春这么一想,打量四周仆人的眼神变得凌厉。诸葛韵宁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淡定的吃着早餐,不多不少,还是平时的量,吃完之后还非常优雅的擦了擦嘴,“山本,通知管家爷爷,宅子需要清理了。”
         “是!”
         迹部景吾看着报纸,第一个想法就是找诸葛韵宁解释清楚,第二个念头就是把那个不华丽的女人掉海里去。迹部景吾的手机响个不停,询问的人有很多,包括他的父母及爷爷。对爷爷,迹部景吾的态度非常明确,跟了爷爷几十年的管家,现在似乎很不满足迹部家对他的礼遇,想要去上村家发展。至于父母,妈妈的天平已经偏向了上村,但是她也要为家族考虑,更要为儿子考虑,她的选择是尊重儿子,但也不忘说了几句对上村的夸奖。至于父亲的态度就是非常的明确,上村家连二流家族都称不上,想要抱上他们家的大腿,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诸葛老爷子是非常愤怒的,现在不管孙女说什么,他都不会同意她和迹部景吾交往了,不管报纸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的孙女是什么样的身份,而那个上村家是什么玩意,也敢出来跳一跳。诸葛韵宁的态度是,没有态度,完全以爷爷的意见为主的样子,当天就打包回了并盛,原本还想跟迹部景吾见一面的想法,也只能是暂停。这件事不管是真是假,“无风不起浪”是最好的解释。当然诸葛家内部的清理,也在同意进行。
         迹部景吾在得知诸葛韵宁回并盛的消息时,差点把冲到上村家里把那个女人给拖出去扔了。愤怒的脸异常的扭曲,对于把消息卖给上村的爷爷身边的管家,迹部景吾没再碍于爷爷的面子留情,直接将人踢出迹部家,他那么喜欢上村,就去上村家好了。
         诸葛老爷子对迹部老爷子几次要求的见面,只是应了一次,虽说没有不欢而散,但也没有聊出什么结果。迹部老爷子回到家里,心情非常的不好,诸葛韵宁原本对订婚的是有些恐惧,又因为家里的环境自然就想得多一些,虽然不想订婚,但不反对公开谈恋爱,现在毕竟年龄还小,可被上村家的这么一闹,诸葛老头觉得非常没有面子,诸葛韵宁也觉得是不是太草率了,人直接走了,迹部老爷子彻底的怒火冲天了。
         回到并盛的诸葛韵宁让山本春直接把迹部景吾的电话拉电,这段时间非常的重要,她没心思去考虑迹部景吾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她会大方的送一份礼物过去的,至于是什么礼物,就得看她是什么心情了。
         迹部景吾每次给诸葛韵宁打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气得他差点把手机摔了。
         周末过后,背着书包去学校,出门就看到沢田纲吉一脸的紧张,手脚发抖的往前走。诸葛韵宁翻了个白眼,她对沢田纲吉的这种废材表现,没自信的样子,这样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到了学校,先是遇到担忧的笹川京子,又遇到一脸淡漠的云雀恭弥,只是他眼里的火焰能不能别在看到她的时候燃起,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彭格列答应的合作,现在已经展开,等到戒指争夺战之后,她不打算再参与了。
         一天的课程非常平静的结束了,回到家里吃饭,还没饭吃完,家里就多了两个外人,诸葛韵宁看着一大一小,“我吃完就会去的。”
         “诸葛姐姐,我们一起去吧!”风太坐到餐桌的一边,冲着诸葛韵宁卖萌,一平小朋友也跳到桌上,盘腿坐好,“熟悉的味道。”
         “你们吃晚饭了吗?”诸葛韵宁让山本春给一大一小拿些零食,平时这些零食她是很少吃的,多以水果为主,两个小家伙吃得倒时非常的开心,带着两人出门的时候,一平和风太非常认真的向山本春道谢,感谢款待。
         一平被风太抱着,时不时的打量在诸葛韵宁,诸葛韵宁对于一平的打量没特别的感觉。到达学校的时候,诸葛韵宁望着教学楼,明天还要到这里上课,会不会一脚踩下去会踩空掉下去?二次元的世界,真让人搞不懂,人受伤之后,如果作者想让他好,立刻就会好,如果作者不想让他好,就会拖着,比如说奶牛受伤,比如云雀感冒去住院……
         诸葛韵宁并没有站到沢田纲吉的身边,当然也没有站到xanx那边,她站到了两边的中间,沉默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搭好的擂台,如果她像云雀恭弥一样爱并盛中学,大约会把这个拆了,也会把这些人全赶出去。
         晃眼的灯光亮起,生死决斗便拉开了序幕,沢田纲吉的一方显然是年龄还小,他们即便是经历了几天严厉的训练,但他们还怀着单纯的心思,并没有你死我活的想法,他们只想打败敌人,而不是打死敌人。而xanx一方却不是这么想,招招致命,也就有了后面奶牛受伤很严重的现象。作为老大的沢田纲吉更是单纯,人受伤之后,连管都没管,如果不是有里包恩在,安排碧昂琪去照看奶牛,估计历史就要改写了。
         收拾乱七八糟的思绪,诸葛韵宁抬头看向擂台里的两人,保镖先生出现在身后,“迹部少爷在学校外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