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名
(综)左边的微笑

(综)左边的微笑

水墨清薇
N次元
类型
2019-11-29
上架
0
字数

第54章 五四

							     
     
         去购物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位手持dv机的人,怎么走怎么别扭,若不是此人是家里的司机,诸葛韵宁很想把人踹飞。走了几步停下,转头看向司机,诸葛韵宁叹了口气,“你这样跟着,我觉得很别扭。”停下脚步,她已经没有逛街的性子,“你不觉得你的样子很像猥琐的大叔?还有,你没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司机表示,他也不想这么做,不单单是看小姐的眼神不对,大家看他的眼神也很奇怪,可是管家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要完成,录好了回去要给老爷看的。“小姐,请不要让属下为难!”一边说着一边向诸葛韵宁行礼。
         诸葛韵宁叹了口气,转身走进离她最近的店里。店内的服务人员看到手拿dv机的男人,抬手拦住,“先生对不起,店内禁止拍摄。”店内的服务员说完之后并把男人拦在外面,店内是专卖女士内衣的,若是哪位女士在更换内衣时被拍进去,他们是要赔钱给顾客的。诸葛韵宁回头看了一眼被拦在外面的一脸焦急的司机,耸了耸肩,脸上挂着笑意。司机伸着脖子往里看,就怕小姐一个没注意,从别的门溜走,他回去之后没有办法向管家交差。
         “先生,你刚刚一直在拍的那位是新进女优吗?长相清纯,身材也很正点!有没有d杯!”一个长相看起来很正经的男人用手臂轻轻的撞了撞伸着脖子往里望的司机。司机听到男人的话后,拿起手上的dv给男人拍了一张照片,“诸葛家听没听过?”
         被拍了照的男人开始还抱着一些很龌龊的想法,在听到司机提到诸葛家之后,立刻表情便不对了,在日本,诸葛家和山口组一样有名,诸葛家虽然不是日本第一大帮,但却是由中国人创建的帮派。“里面是,诸葛帮要捧的女优?”
         司机抬手便给了男人一下,“那位是诸葛小姐,怎能容你乱想。”一下没打够,司机又在对方的头上来了一下。男人被打蒙了,尼玛,谁会往诸葛家的小姐身份上想。
         诸葛韵宁挑选完东西出来,便看到司机正在向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单方面施暴,淡淡的扫了一眼男人,再看向司机,“怎么回事?这里是公共场所,应该注意些行为。”诸葛韵宁不想在外面惹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非常显眼的地方。
         “是的,小姐。”司机收手后,向诸葛韵宁行礼,然后把小姐手里的手袋接过,恭敬的走在小姐身后,这会儿司机可不敢再录,他怕再被人误会了小姐的身份。诸葛韵宁看了一眼司机,虽奇怪司机怎么没再拿起dv机继续录,但也没有问出口,若是再录下去,她还真怕会忍不住逃开。在商场里转了一大圈,走到婴儿用品卖场时,诸葛韵宁停下脚步,看着里面玩具,想到十年后相片里的那个孩子,不知怎么的就走了进去。看着各种各样的小宝贝东西,诸葛韵宁看哪个都喜欢,也毫不吝啬的买了一件又一件,看得司机眼睛瞪得很大,小姐怎么买起小孩子的玩具。司机奇怪诸葛韵宁的行为,可不敢多问,有钱人都有一些奇怪的爱好,说不定小姐是想要收集这些东西。
         买了一大堆小宝贝的玩具回来,诸葛老爷子也跟着瞪大眼睛,孙女这是干什么,想着孙女有可能要去十年后的事,诸葛老爷子本就瞪得很大的眼睛,愣是又瞪大了一圈。难道说,十年后孙女连孩子都有了?这怎么行。诸葛老爷子越发的想要把拐走孙女的人找出来,居然让孙女那么早就有孩子,他还想让孙女多玩几年,虽说他一直想让孙女早些有个男朋友,可不代表他想让孙女早生孩子。
         看着爷爷一脸纠结的样子,诸葛韵宁微微侧着头,“爷爷,怎么了?”
         诸葛老爷子欲言又止,思考了很久之后,叹了口气,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也是他一直想让孙女早些定下来,才会让孙女那么年轻就有孩子吧!不知道他现在改变想法还来不来得及。其实二十四五的年纪有孩子并不是太早,只是诸葛老爷子心里不舒服罢了。“韵宁啊,告诉爷爷那人是谁吧!爷爷着实是太好奇了。”
         诸葛韵宁沉默的看着爷爷不言语,对着爷爷坚持的视线,诸葛韵宁仍没有别开视线,最后还是诸葛老爷子败下阵,没再开口问。管家在一边只能干瞪眼,他也好奇拐走小姐的人是谁。诸葛韵宁让人把带回来的玩具打包好,然后思考,若是去十年后,这么一大包子的东西,真的能进到十年火箭炮里?想到十年火箭炮,诸葛韵宁挺奇怪的,为什么会允许有这样的一个超大的作弊器存在。
         并盛町,里包恩拦下要去东京找诸葛韵宁的三浦春和笹川京子,里包恩不能说十分了解诸葛韵宁,但也能猜到几分诸葛韵宁的想法,这样的事,换成是他未必会应下,更何况是诸葛韵宁,那位对什么都毫无在意的人。若想劝动她,除非是诸葛老爷子,而此事诸葛老爷子绝对不会同意。“诸葛若是不想去,谁劝都不可能的,而且我不认为诸葛去了就一定能帮到我们。”
         “可是白兰当时不是说我们不能缺人。”三浦春一脸担忧的开口,笹川京子站在一旁点头。
         “我想白兰其实并不希望看到诸葛。”里包恩摇头,说不上为什么,他直觉告诉他,诸葛韵宁此次就算是去了,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甚至有可能还会做出让人意外的决定,他不能冒这个险。
         “白兰是不是怕诸葛?”三浦春觉得如果白兰怕诸葛韵宁,那更应该请诸葛韵宁一起过去,这样一来,他们的胜算更大了。
         “未必是怕,也有可能是没有找到说服诸葛加入他的把握。”里包恩觉得这样便全通了。“我会跟诸葛说的,你们只要做好去的准备就行。”里包恩不敢轻易的冒险,白兰的底细他们还没有摸透,若是早早便将底牌全都掀开,不利的只有他们自己。为此,里包恩决定去一次东京,他也希望从诸葛韵宁那里得到一些其他的消息,他觉得诸葛韵宁对白兰的了解要比入江正一的多。
         见到里包恩,诸葛韵宁并不意外,没见到三浦春才叫诸葛韵宁有些意外,她以为最先冲过来的会是三浦春和笹川京子。诸葛老爷子看了一眼里包恩,开口的第一句并不是打招呼,而是“我家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欢迎您的到来。”
         “今天过来并不是请诸葛小姐一同去旅行,而是向她询问一些问题。”里包恩说完之后向诸葛老爷子行了礼,诸葛老爷子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看向孙女,征询她的想法。诸葛韵宁同样有些意外,只是脸上不怎么变化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她的反应。
         诸葛韵宁意外里包恩不做说客,她大约能猜到里包恩想要询问什么样的问题,只是诸葛韵宁并不想说,更何况她不觉得说出来的东西有用。“我可能无法回答您提出的问题。”
         “我只想知道胜算有多少。”里包恩知道他不会轻易的得到所有想知道的答案,但仍不放弃。
         “成败的关键仍是沢田君身上,但是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有用的,还有投诚的故人未必是敌人。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你们过去要加倍的小心,若是见到那人,代我说一句‘我安然无恙’便好。”诸葛韵宁说完之后,不论里包恩再问什么样的问题,便没再开过口。里包恩见着实问不出什么来,也只能点头同意,然后离开。
         望着里包恩离开的身影,诸葛韵宁松了口气,同时也提着心,此次她不用过去,那么下一次呢?她不相信十年后的她做出的决定,就只是让她过去打打酱油,或者说只是让她去十年后看看未来的她生活是什么样子?
         诸葛老爷子看向孙女,“真的决定不去了?你买的那些东西要怎么办?”
         “爷爷,我只是这一次不去而已,下一次恐怕会更难。”诸葛韵宁笑了笑,她有预感下一次里包恩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爷爷还是想想下一次里包恩过来,爷爷准备拒绝他吧!”诸葛老爷子还真就开始认真的想,如果里包恩下一次过来,他要怎么拒绝。
         “小姐既然不离开,幸村少爷的比赛,小姐要去现场加油吗?”管家可是记得幸村精市特意过来送现场的门票,如果小姐不去,会不会不好?
         “管家爷爷,我对网球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我觉得比分什么的,算不太通。”诸葛韵宁叹了口气,她觉得让她去现场看比赛,连睡觉都不可能,最近网球在日本越来越火,到时去现场的人肯定多,“我想幸村也不想看到他的比赛,居然有人在睡觉吧!”而且沢田纲吉一众人的离开不会太久便会归来,到时应该是如何获得初代的认同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戒指,诸葛韵宁一直没弄明白为何戒指哪同长在手指上一样。像是沢田纲吉他们手上戒指,还能拿下去,可是她的却不行,区别在哪里?而她会不会在他们归来的时候,也遇到戒指的初代拥有者?
         “幸村少爷没看到小姐才会失望吧!”管家心里想着,小姐应该是对幸村少爷没有什么想法,要不然肯定会同意的,难道小姐的另一半是凤三少爷?管家正计算着他猜测出来的可能性有多高,然后便听到电话响,管家立刻接起,电话里传出门卫的声音,“管家,凤三少爷过来给小姐送学习笔记,要请他进去吗?”听到门卫提起的名字,管家越发的肯定是凤三少爷了,他记得凤三少爷和小姐可不是同一年级,居然还能过来送学习笔记,这个借口太烂,可也太实用了。“快请他请来。”
         诸葛爷孙二人同时看向语气里透着兴奋劲的管家,谁过来了让管家这么高兴。管家神神秘秘的也不说谁来了,忙去厨房吩咐准果盘和茶水招呼客人。爷孙二人互视一眼,然后便时不时的向外看去,他们好想知道进来的会是谁。待两人见到进来的人之后,两人觉得管家肯定被凤三少爷收买了,要不怎么会没提上一提,凤镜夜可是小辈,怎么能劳老爷子亲自招待客人。
         凤镜夜见到诸葛爷爷有些意外,忙向诸葛爷爷行了大礼,然后才在诸葛老爷子的招呼下小心的坐到沙发上。诸葛老爷子打量了一番凤镜夜,暗暗点头,此人不比他两位哥哥差,甚至很有可能比他的两位哥哥强上一些。凤家的一直忽视小儿子的存在,以后怕是会吃大亏。诸葛老爷子对凤镜夜的评价不低,但也不会因此而留下来招待小朋友,便找了个借口回房间了。诸葛韵宁看向凤镜夜,“我们并非一个年级,学长的笔记,我恐怕是用不上的。”
         “笔记是春绯的,我只是受托送过来,大家都很担心你。”凤镜夜说得很真诚,至于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他是不会告诉诸葛韵宁的。
         “因为过几天大概还可能要去旅行,所以就先不去学校。”诸葛韵宁说完之后便觉得后悔,她向凤镜夜解释个什么,他们现在也就只能称得上是熟悉一些的认识的人。
         凤镜夜没有想到诸葛韵宁会向他解释什么,听到之后,心情上扬,又忍不住会多想,诸葛韵宁是不是感觉到他的心意?所以才会向他解释。凤镜夜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诸葛韵宁,因为专注,所以他捕捉到诸葛韵宁眼底快速闪过的懊恼。
       
     
     						

更多